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15 - 23:06

【專訪】曾浩輝:中國未發佈武漢肺炎個案細節 憂影響香港判斷疫情

2003年沙士襲港,成為港人永不磨滅的傷痛回憶。17年後,本港再度籠罩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陰霾。衞生防護中心作為對抗外地疫情的第一道防線,中港兩地疫情通報的成效備受市民關注。曾在沙士一役中查出京華國際酒店是傳播源頭,被譽為「神探」的前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曾浩輝,近日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表示,中國仍有很多基本流行病毒數據未向外發佈,包括每宗個案的病發日期、年齡、接觸史等,擔心會影響香港判斷疫情,期望港府可早日取得有關數據。

曾浩輝訪問中多次表示,不相信中國會隱瞞疫情,認為是源於能力問題,包括人力物力、搜集及核實資料時間、配套設施等,不能期待中國可一朝一夕提供所有資料。他坦言衞生防護中心「一定係盡晒全力」,明白公開透明原則是控制疫情最重要的一環,惟中心可向外提供多少資訊,則需視乎中國提供的資料及研究進度。

廣告

武漢首現家庭傳染病例 曾浩輝:難排除沒有沙士情況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上月底至今錄得41宗個案,當中1人死亡。直至今日凌晨、即錄得首宗確診個案相隔約兩星期,武漢市衞生健康委員會才發稿,指在41宗確診個案中,發現一宗家庭聚集性,於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工作的丈夫率先發病,妻子在數日後再發病,惟妻子否認曾到有關市場;即病毒有人傳人的機會。

食物及衞生局代表團今日從武漢視察後回港,不排除有機會出現人傳人個案,更有機會出現物傳人風險(另見稿件)。

前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曾浩輝2003年因破解沙士在京華國際酒店爆發,被譽為「神童輝」、「神探」之稱,更與港大微生物學講座教授袁國勇、衞生署副署長梁柏賢等人共同抗疫。曾浩輝2007接任梁栢賢擔任衞生防護中心總監,先後應對流感、人類豬流感等疫症爆發,直至2012年辭職,轉投醫學專科學院工作,及後鮮有在傳媒的鎂光燈下露面。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令香港市民憂心沙士重來。《立場新聞》近日邀請曾浩輝專訪,以昔日對抗疫情的經驗,分析兩地疫情的千絲萬縷。

訪問期間,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不斷傳來更新,當時正值錄得泰國首宗確診個案,及世衞澄清未有清晰的人傳人證據。曾浩輝強調,即使未有清晰人傳人的證據,不能排除其風險是零,在特別情況下或會出現有限度人傳人情況。他以1997年H5N1禽流感為例,起初本港一樣未有清晰人傳人的證據,惟及後發現照顧者、家人等親密接觸者,可透過分泌物等傳染,始定論H5N1禽流感具人傳人的能力。

2003年沙士傳播系數較高,平均一個病人可傳播 2.5 至 2.7 人,其中威院8A病房、淘大花園等爆發事件,更清楚顯示沙士人傳人的能力,雖然武漢現時未有大型爆發。

「沙士個情況喺武漢睇唔到,係咪完全抹殺冇呢個情況呢?我覺得唔可以咁放心。」曾浩輝提醒。

武漢每宗病例數據未明 恐影響本港判斷疫情

沙士距今已 17 年,港府汲取沙士的教訓成立衞生防護中心,並與中國建立傳染病通報機制。

曾浩輝說,中國在溝通方面「一般都好合作」,但不得不提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一役,即使是國家衞健委、武漢市衞健委,或是世界衞生組織發出的資訊,現時仍有很多香港未能掌握的細節資料,例如每個個案的年齡、性別、接觸史、病發日期等,形容是十分基本的流行病學數據,期望港府可以早日取得有關資料。

反觀香港衞生防護中心在近年麻疹、嚴重流感、新型冠狀病毒的公布中,中心會清楚交待每宗個案的呈報日期、性別、年齡、入住醫院、化驗結果、接觸史、患者情況。截止現時,武漢市只提供病例總數,未曾就每一宗病例提供細節資料。

曾浩輝以病發日期為例,現時本港只獲悉最早及最遲的病發日期,但對於其他個案的細節從無得知。

「流行病學上來講,我哋可以由呢啲蛛絲馬跡去推斷,究竟疫情似乎係向上,向下,繼續點樣去發展……呢啲資料對於我哋判斷疫情係有相當嘅作用。」

武漢肺炎病例最早病發日期為去年12月12日,最早確診日期為12月30日,惟本港衞生局直至今日代表團回港後,即至少約兩星期後才首次向香港市民公布更多病毒的資料,有關資料亦未曾在中國部門的網頁披露。曾浩輝坦言,衞生防護中心可以掌握多少資料,需要視乎中國提供多少資料,及中國研究的進度,不能期望第一天便可取得所有資料,「等於你第一日識咗個女仔,第二日就娶佢做老婆,呢個係唔可能。」

2003年「未搭好條橋,未打通經脈」   不相信中國會隱瞞武漢疫情

「沙士雖然非常痛苦,但係經過沙士經驗之後,起碼配套,通報機制就孕育咗出來。」

中國當年隱瞞疫情,甚至對內封鎖消息,令外界無法得知中國疫情情況,不少人認為是疫情在香港迅速蔓延的元兇。

曾浩輝憶述,2003年3月11日香港發現首宗個案,政府當時希望與中國聯絡,「我哋唔係好掌握當時入口位喺邊到,應該搵邊個、邊個對口、邊個會掌握資訊、邊個可以話俾我哋聽資訊,個時真係摸唔到。」

「個時未搭好條橋,未打通經脈,所以拎到嘅資料係非常有限。」曾浩輝指,直至沙士中後期透過世衞協助,才逐漸確立互相通報疫情、當地視察、特別個案跟進等。直至17年後,兩地傳染病通報機制再備受注視,曾浩輝不相信中國會在武漢疫情有隱瞞,有動機欺騙公眾。

那到底為何中國遲遲未有公佈疫情細節?

曾浩輝則認為主要是能力問題為主,或當時中國掌握多少資訊。他解釋,不同國家衞生機構的能力有分別,「如果喺落後國家,有幾多個案都係一頭霧水,佢哋都唔知。你亦都要有相當嘅人力物力,同埋化驗所設施,先可以講俾你聽個案數目,點樣分類等等。」

他又認為,要求中國一次性將所有資料提交予香港是不設實際,「內地幅員大咁多,就算一個市都比香港大好多倍,佢哋係需要時間去搜集資料,去核實,所以我相信個合作意識一定喺到,但係去到幾時俾到幾多你,都要睇睇當地個疫情進展,做得幾多,先可以話到俾你聽。」

曾浩輝:香港人寵壞咗,沒有國家具香港透明度

衞生防護中心工作除了每日讀取各地報章及接收外地衞生機構的通報,亦會不時主動跟進各地疫情,「唔可能每日打幾百個電話,問幾百個國家發生咩事,最主要係用專業判斷,你每日收到嘅訊息,究竟邊啲係紅旗,可能有問題出現,主動去跟進疫情。」

本港市民期望政府透明度高、開誠布公。疫情是否需要定時公佈,曾浩輝指世上沒有劃一準則,形容香港人是「寵壞咗」,指香港每日均會公布疫情最新情況衞生情況,更認為即使先進國家如美國、英國等亦不可能有香港的透明度,「如果將香港呎度,(其他國家)達唔到就係隱瞞疫情,好老實講我覺得唔係好公道。」

曾浩輝認為,其他國家因資訊不透明或不準確,導致不時出現謠言及公眾恐慌,因此與公眾溝通非常重要。

衞生防護中心作為對抗外地疫情的第一道防線,理應作為全港最早獲悉外地疫情的機構,及適時向外發佈。回顧中心設立17年,曾浩輝認為中心在應對疫情「一定係盡晒全力」,指香港經歷沙士、豬流感、流感等傳染病,明白公開透明原則是控制疫情最重要的一環。

「我都好有信心佢哋唔會虧待市民,冇任何動機去做(隱瞞),佢哋仲驚添,俾傳媒發覺咪孭多條罪。所以香港政府層面,絕對公開透明絕對有信心。」

 

文:蔡俊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