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6/30 - 14:23

【專訪】會因別人不幸而哽咽的「岳義士」 19 歲陳以晉籲毋忘初心、守住香港

網民稱呼佢「岳義士」、「岳巴」、「岳少」,他是反送中運動一個標誌性人物,於北角被捕後血流披面的畫面,於不少港人腦海中揮之不去。但他其實並非姓岳,他叫陳以晉,英文名 Zero。

記者問他為何叫 Zero,他笑著支吾以對:「唔知,呵呵,唔記得啦,中學改嘅」。這時身旁女友笑著插話:「佢記得嘅,佢成日話覺得自己係零。」陳以晉尷尬地笑而不語。

這個英文名字,多少符合他對自己的形容:一個普通的香港人,「一個同大家共同進退的手足」。

廣告

19 歲的陳以晉早前遭裁定拒捕罪成,今早被判入獄 10 個月,要暫別他最愛的自由山岳,承受牢獄之苦。

案件於 6 月 15 日裁決前數小時,陳以晉用僅餘的自由時光,在拍拖約兩年的女友陪同下接受《立場新聞》簡短訪問。被問對或被判囚有何想法,剛毅之中仍帶點稚氣的他表示「預咗,衰咗啦都」,神情未必坦然,但不見退縮。

陳以晉表示,自己已買了幾本歷史書,準備於獄中閱讀, 「我鍾意歷史,以史為鑒嘛。」面對鐵窗生涯,他選擇笑對,裁決前更在 Instragram story 呼籲支持者,把有趣的 Meme 圖(網絡創意搞怪圖片)寄到獄中為他解悶。即使即將失去自由,他對未來未感絕望,正如他早前呼籲公眾毋需就他被拘控事件捐款時寄語同路人「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別因一時困境走上絕路,堅持珍惜生命才會勝利。

*   *   *

初心:為他人之不幸

陳以晉投身反送中運動的初心,是去年 6 月 12 日金鐘催淚煙霧彌漫一幕。

當時他不在場。他身處日本,陪女友畢業旅行,看到香港金鐘的情況,心急如焚。同日下午,警方發射催淚彈,陳以晉想起 2014 年 9 月 28 日,雨傘運動之初,催淚煙滿佈夏愨道的畫面,驚覺香港人原來已再次投入抗爭,「抗爭的硝煙已經升起。」

硝煙彌漫,人在異鄉、焦急到不得了的兩人最終於 6 月 16 日返港,「一落機返屋企換件衫,即刻去維園」,終於趕上了 200 萬人遊行和後續的抗爭 — 直到 9 月 15 日他在北角被捕。

運動至今歷時已逾 1 年,陳以晉印象深刻的,是去年 9 月初,一名中學生於大埔墟站,被警員圍毆致頭破血流,「佢係中學生,仲要考 DSE,但被打到腦漿都出晒嚟。」

圖片來源:眾新聞

圖片來源:眾新聞

陳以晉自己被捕當日,腦海亦閃過中學生被歐打的畫面,但他對案發時經歷不願多談,只笑言自己當天到現場,本來只是打算看熱鬧 「食花生 」,被捕是意料之外。

對於自己即將入獄,陳以晉顯得頗豁達,但對他人的不幸,他感受良多。訪問當日正值梁凌杰逝世一周年,陳以晉形容,仍記得當日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太古廣場對出勸梁凌杰的畫面。說著說著,這男生更一度哽咽,「意識到呢個政權下壓迫緊我哋啲後生、壓迫緊香港人」。

他眼中,與 2014 年雨傘運動及 2016 年「魚蛋革命」相比,香港人已大有進步,亦做到了以往未做到的「和勇不分」,但當然仍有不足,「呢場運動我覺得香港人最欠缺的是反抗的心,好多時香港人就好似羊咁樣,遊行完都無結果…」他補充,「雖然而家勇武完,都未必有結果」,但他仍心存希望,相信香港人如肯繼續努力嘗試,總會找到出路,「要畀啲掙扎 !」

圖片來源:有線、NowTV直播影片截圖

圖片來源:有線、NowTV直播影片截圖

興趣:嚮往爬山的青年

陳以晉的生命軌跡,早已和香港社會運動連結。2014 年雨傘運動,當時讀中二、年僅 14 歲的他,已經隔三岔五往佔領現場跑,當時他的朋友及同學,甚至長輩都會覺得奇怪,「佢唔明點解十零歲嘅𡃁仔會去現場,但佢哋唔會阻止到我,呢個係我個人政治理念。」

由雨傘到反送中,再走到今天,陳認為議會抗爭與街頭抗爭同樣重要,因議會可帶來制度上的改變,而街頭抗爭則是保持運動熱度的方法之一。不過他強調,街頭抗爭不應只為政客帶來選票 — 被捕後,有不少政治人物接觸他,邀請參與助選活動等,但他都一一拒絕。

「政治從來都係險惡……我知道自己唔想從政,唔係嗰種人,我鍾意自由,我寧願與世無爭,匿埋喺山入邊。」

在兄弟爬山式社會運動以外,陳以晉更熱愛的運動,其實是爬山。真的爬山。

圖片來源:陳以晉 instagram

圖片來源:陳以晉 instagram

聊起這項中學就開始參與的運動,他的神情終於回復一個 19 歲大男孩應有的興奮和天真。他一臉自豪地稱,自己去過紐西蘭、台灣、日本等地爬山,被捕前他曾打算去紐西蘭留學,只因喜歡當地的自然風景和自由自在的生活。但被捕之後,此計劃變得遙不可及,「其實(被捕)呢件事都拖累好多嘢」,「等呢單 case 搞掂先啦,而家都係見步行步。」

突如其來的被捕和入獄,陳以晉未來人生或面臨劇變。但有一點他很肯定,就是經歷這一切後,他反而更渴望留在香港。他坦言,保釋等候審訊期間,絲毫沒有離港或流亡的念頭,「我鍾意香港呢個地方,我仲想繼續留喺香港,想喺度見屋企人同朋友。」

入獄前,陳以晉以親筆字「毋忘初心」勉勵港人。

何謂初心?陳以晉參與社會運動的初心,是守住香港人身份。他批評香港政府,一直用不同方法試圖沖淡香港人身份,由普教中、引入新移民,以至國民教育、國歌法, 「依家政府做緊嘅嘢,係試圖改變香港年輕一代的諗法 。」因此他慶幸去年 6 月爆發反送中運動,否則「好多香港人仲係做緊港豬,玩抖音,飲喜茶」,但時移勢易,香港人心已變,「喜茶都執笠啦。」

這是陳以晉入獄前給同路人的最後託負:「守住香港嘅人,守住香港人嘅思想,香港人呢個民族!」

*   *   *

後記 「請記得前人付出」

「岳義士」陳以晉被指持棍襲警並協助 3 名示威者逃走,被控襲警、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和抗拒警員共 3 罪。案件今日於東區裁判法院判刑,裁判官最終判陳以晉監禁 10 個月。

與兩星期前裁決相比,今日判刑時庭內氣氛較為平靜。陳以晉入獄後剪了平頭裝,走入被告欄後目光一直投向公眾席上的家人、女友。

不變的是繼續有不少市民等候、送別他的囚車。中學生 C2、C3(化名)身穿黑衫褲,拿著「公義與社運人士一樣」、「會遲到但從不缺席」紙牌。他們指今天曠課,特地來到法院聲援。C2 形容,陳以晉是他們最尊敬的「手足」之一,因他是為救另外 3 名示威者被捕。

他又說這代人是首代抗爭,很多人未必能見證成功一刻,「得到民主和自由的時候,希望後世嘅人會永遠記得前人嘅付出。」

聲援「岳義士」的中學生 C2、C3

聲援「岳義士」的中學生 C2、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