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本土閣「薪燧」出選港大學生會 倡與校方對話被質疑太溫和 候選會長:委曲求全冀守僅餘空間

上月底,百年老校香港大學跟隨中大腳步,與學生會「割蓆」,停止為學生會代收會費、不再提供財務管理服務,預告收回學生會會室等設施。與此同時,主要由不曾參與校政「素人」組成的 4 人內閣「薪燧」,剛確立幹事會補選參選資格。

國安法時代下,自稱支持本土主義的「薪燧」,是學界近年來少有走「溫和路線」的內閣;內閣明言要捍衛本土語言及文化,續清洗「國殤之柱」但拒赴支聯會六四悼念,但他們同時主張與主動「割蓆」的校方修復關係,尋求對話。

「曾經畀人鬧話,我哋好似分咗手,仲追住佢(校方)要求復合咁,好嘔心。」候選會長郭永皓(Charles)說,不介意被指委曲求全,盼同學理解「難言之隱」,「現實就係當敵人步步進迫時,我哋就要喺剩餘空間,建立自己嘅實力同籌碼。」

「薪燧」4 人身穿白色莊 Tee ,在暫用的屬會室準備競選活動,左至右分別候選大學事務秘書黃靖軒(Jason)、候選財務秘書麥晉棋(Ryan)、候選會長郭永皓(Charles)及候選行政秘書林隆輝(Eric)。

續清洗「國殤之柱」 拒赴支聯會悼念

「薪燧」自稱支持本土主義,主張「香港大學是為香港人而立」,捍衛本土歷史、語言及文化,針對許多議題的立場與歷屆港大本土派學生會相似,包括會繼續清洗「國殤之柱」及重漆大古橋,但拒赴「以中國人角度出發」的支聯會六四悼念活動;繼續以港大學生會名義參與獲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對社會議題發表大專聯合聲明;為社運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支援;舉辦反送中運動展覽或製作「懶人包」等。

不同的是,「薪燧」是近年少有表明走溫和路線的大學內閣。

會長 Charles 明言,內閣將低調行事、不會舉辦任何違法活動,一旦當選,他們會與主動「割蓆」的校方尋求對話。「薪燧」政綱指,因香港言論空間日漸萎縮,任何國安相關言論都可能觸犯《國安法》,令學生會籌辦外務的空間減少,故將調整方向,提倡先以內務活動凝聚學生力量,冀未來在社會議題上引起更大迴響。

諮詢大會上,閣員屢被質問為何如此溫和,Charles 的回應是,低調處理外務才能保障同學安全,僅指「唔希望公開場合講太多,希望同學諒解」。

「在此時勢下,學生會必須在夾縫中努力生存,在僅餘的空間裡發揮學生會力量」,政綱如此寫道。

向校方釋善意 冀保留大學思辯空間

訪問過程中,「薪燧」4 人明顯言行較謹慎,多次表明不想透露太多。候選會長 Charles 拿起一本貼滿便利紙條、關於港大校務制度和憲章書冊,談起過去曾經於校內舉辦活動,當時邀請了現正因「初選案」還押的林卓廷和梁晃維,辯論立法會委任議員的去留爭議,引起了學生間的激烈爭辯。

他笑言,對罵中「十句都有兩、三句幾有道理」,令他驟覺大學需要這種思想交流的平台。正因如此,儘管校方主動「割席」,內閣仍決定向校方「釋出善意」。

「其實我哋傾到底(對校方態度)應該用『恥與為伍』定『釋出善意』都傾咗好耐。」候選財務秘書、政治與法學二年級的麥晉棋(Ryan)說,但最後「大家都一致覺得學生會仲有可以發揮價值嘅地方,所以要保存返學生會先」。

Charles 進一步解釋,學生會仍有資源和網絡,以及一定程度的政治空間,不應輕易放棄,反而應該在社區深耕細作、壯大不同舍堂及學會的時事網絡、推動校內時事風氣,「讓理念遍地開花」。此外,如大學再進一步「割席」,將不止影響幹事及外務,也影響學生會屬下所有學會活動,故不支持「起晒鋼」,盼修復關係再找出路。

是否委曲求全?Charles 不否認,「好似有個敵人喺面前,當佢步步進迫嘅時候,你係要搵空間生存,再去諗點回應佢...長遠嚟講,我哋要減少對學校嘅依賴,咁佢威脅我哋嘅籌碼咪少啲囉。」

港大學生會「薪燧」候選會長郭永皓(Charles)。

拒講明抗爭底線 「底線如底牌」

諮詢大會上,內閣的溫和立場受到不少質疑,有同學形容他們對校方態度有如分手要求復合:「唔夠激」。但當問到各人是否有覺悟、或因學生會職務遭清算,閣員一致表示有心理準備,不會介懷個人得失,包括被處分或退學。

Charles 亦強調,向校方釋出善意,不等於向政權亦如此,列舉如六四事件、反送中運動、港台蔡玉玲事件及「完善選舉制度」等社會議題上,「薪燧」已表明堅守歷史真相、悼念為追求民主自由而犧牲者等立場。

對於與《國安法》相關的審查,Charles 則明言會迴避已知的違法字眼;如果校方對學生會展覽、活動審查或施壓,他們指可能模仿梁晃維在選舉時的做法,遮蓋被審查的字眼,讓外界知道展品或傳單哪一部分被刪去。

然而,當有院校以可能違反《國安法》為由,禁止學生會舉辦反送中相關活動,或在活動後追究、清算學生會幹事,一旦港大再次以「割蓆」要脅學生會,「薪燧」會否配合校方要求,甚至自願變成只管內務的「福利莊」?

「港大學生會無可能係一支福利莊」,Ryan 立即說道。Charles 主動提及因被「割蓆」而總辭的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如果有呢個情況,我諗我哋都會同『朔夜』同一個方法處理」。

Charles 解釋,雖然「薪燧」願意為保留學生會、首先對校方釋善意,但如果校方堅持以強硬態度處理,他們亦不會排除有實質行動。實質行動是否包括如馮敬恩於  2015 年香港大學副校長任命事件中衝擊校委會的肢體衝突?已表明不參與或舉行違法行動的「薪燧」是否不再支持同類校內抗爭?Charles 回應指,不以港大學生會名義參與違法行動是以往一貫的做法,但每名幹事及學生各有不同的行動底線,「不參與違法行動」不能代表每個人各自的個人立場。

進一步問到「薪燧」的抗爭底線,Charles 及候選大學事務秘書黃靖軒(Jason)強調,內閣的底線如底牌一樣,不宜太早公開向大眾透露,否則可能立即被「試探」。他們重申要保持秘密及低調行事,才能保留學生會最後的空間,但強調內閣成員已就各種情況有共識,如因保密而受外界質疑,也只能請求諒解。

9 人「傾莊」餘 4 人組閣

剛過去的春天,是《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第一次大學學生會選舉,除了理大、中大及港大之外,多間院校無人出選,港大僅得五度落選的學生麥嘉晉,以「不死傳說」一人之姿再度低票落選,中大學生會「朔夜」則因遭校方封殺,宣佈當選後隨即總辭,目前只有理大內閣「煥曜」成功當選。

然而,理大學生會 3 名成員近日因派發理大圍城紀念明信片,被指「影響校譽」正面臨校方紀律聆訊,投身學生會的「代價」,是很多人對參選卻步的原因,Charles 卻對此表現非常淡然。記者多次問及他是否有掙扎或擔心,他輕鬆回應:「個人層面無咩掙扎過,但有擔心過屋企人被騷擾」。

Charles 指,今年農曆新年前,原有 9 人有意組成內閣參加補選,但各自回去徵詢家人之後,就只剩下現時 4 人。他說當中有人與家人吵大架,自己則在團年飯拋下震撼彈,笑言「呃呃氹氹」後才令父母同意。終於,人數「一隻手數得晒」的港大內閣才勉強成莊。

學運低潮下,時事委員會主席 Charles 在過去數月暫時署理學生會外務,不時以學生會名義撰寫外務聲明,其中批評大學推行國安教育的聲明,被左報及官媒點名狙擊,要是「薪燧」當選,類似的狙擊似乎陸續有來。

他明言,即使被退學、被處分,也只是失去一張證書,自己仍能保有自學的渴望,「我都只係想服務同學,如果咁都要踢我出校,咁……我都吹佢唔漲。」

「素人」反思可做之事

驟眼看,「薪燧」4 人並非典型學生會參選者,3 人修讀理工科,會長郭永皓之外都是校政「素人」,不曾參與大學中央事務。

但一場反送中運動,在眾人心中各自埋下種子。

土木工程三年級、曾終日打波的 Charles 和理學二年級的候選行政秘書林隆輝(Eric)說,自反送中社運後,對本科已完全不感興趣。Charles 說:「美好生活係建基於正常社會之上,當社會禮崩樂壞嘅時候,我哋唔可能再剩係顧住賺錢」,他轉投閱讀政治書及評論,甚至曾打算轉系;Eric 則因此開始副修新聞學。

中學時只愛看日漫、不問世事並一心希望當物理學家的黃靖軒(Jason),現在搖身成為舍堂核心份子之一;他透露曾有宿舍前輩花不少時間,教他何為「理想的大學生」,迫使他重新思考大學生參與政治的責任。

今次組閣參選,Charles 形容是了解過時政後,決心進化成行動的一步。

問到為何對參選後果泰然,Charles 表示難以言明,但他想起以港大校友梁天琦為主角的紀錄片《地厚天高》,當中曾引用港大利瑪竇宿舍的精神-「絕對的付出與犧牲」,他渴望香港所有人都願意為香港付出和犧牲多一點,「所以我要做個咁嘅人先」。

文/ 莫曉晴

攝/ Nasha Cha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