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2/15 - 0:04

【專訪】流亡美國 誓爭取金融制裁、救生艇計劃 梁頌恆:盼重返屬於港人的香港

前立法會議員、前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上周宣布流亡美國,並與家人斷絕關係。他今日(14 日)晚上接受《立場新聞》視像訪問,透露自己將會申請政治庇護,同時繼續進行國際遊說工作,倡議金融制裁香港、為 97 後年輕人爭取「救生艇」,以及在海外設立影子議會等。他坦言掛念香港的人和事,會視之繼續做遊說工作的動力,「我真係好希望,有一日係可以返到香港……係一個屬於香港人嘅香港」。

宣佈流亡後三天,梁頌恆以視象形式接受《立場新聞》視像直播訪問,他透露自己已在美國安頓好,生活暫無問題,但就坦言每日仍不斷見到有人被捕、被檢控,「心情唔好受」,特別是自己身在異國,「好多人都係原本認識,一齊希望做到某件事情,但實際上我哋距離好遠,感覺上冇任何嘢可以做到」。

他形容,現在這種類似愧疚心情,相信很多在外香港人都有同樣的感覺,「想做啲嘢去贖罪、買贖罪券」。

廣告

有心理準備被通緝

同樣流亡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羅冠聰均是有案件在身。梁頌恆無案在身,為何仍要流亡?梁頌恆解釋自己自 9 月衝擊立法會案出獄後一直被跟蹤,反映自己可能已在政權的「雷達」上。

梁頌恆認為現在留在香港變得更危險,當局採取「拉咗你先」的態度將異見者困在香港,民主派根本無法對應,因為執法權在政權手上,「司法系統有幾能夠企得直、揸得正做,我諗大家心裡面有個答案」。

他表示,當黎智英 Twitter 上追蹤外國政要都成呈堂證據,自己亦有被通緝的心理準備,「除非我完成唔講野,無論如何都一定會觸犯(國安法)」。

冀爭取金融制裁、「救生艇」計畫

梁頌恆承認自己此前在「國際線」上做得較少,但過去做得比較好的骨幹成員目前亦難以離境。他希望當支持香港仍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共識時,爭取針對金融系統上的制裁,以減慢中國對香港等地的壓迫;亦希望為 97 後出生、沒有 BNO 者,爭取「救生艇」計畫,以助他們尋求政治庇護,「起碼讓每一個人有逃生門」。另外他亦會支持正流亡英國的前英國領事館職員鄭文傑,在英國成立「影子議會」的計劃,「尤其香港好難再有一個 legitimate 嘅議會」。

他又稱,目前的遊說工作反應正面,「香港人去年嘅努力係好多人心中留下了一個位置」,「香港人可以放心,(美國)兩黨共識,對香港支持,係真實地存在,短期都唔會改變」。他表示,自己將會申請政治庇護,預計審批時間為半年,期間會繼續國際遊說工作。

只有兩國 才有兩制

梁頌恆現在的 FB 專頁頭像,仍是四年前身披「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幟,在立法會宣誓時的照片,當時的宣誓風波令梁頌恆本人被 DQ。

成為第一批被褫奪議席的立法會選舉當選人,到後來有更多人被 DQ,香港政局翻天覆地。四年過去,梁頌恆稱自己的政治信念沒有改變:「Only when having two countries, you can have two system. 呢個係我成日會講嘅一個講法,呢個係大眾、或政府理解,呢個就係等於獨立,但必須要強調嘅係,唔係我想毀約先,係北京政府冇履行佢哋承諾。」

他進一步解釋,從歷史上看中共如何處理西藏問題,亦可以得知香港在中共治下的未來,「我唔相信,任何一個中共治下地方,會有一個民主嘅制度、會係一個自由嘅地方。」

梁頌恆覺得,「香港人對上一年,用血用汗用生命,其實就係證明咗一國兩制係唔 work」,而這場運動,將會是告訴國際社會「中共不是 honest player」的有力證據。

流亡海外 依然是「鬼」?

梁頌恆的政治信念沒變,同樣沒變的,可能是對他的質疑,直至今日流亡海外,仍然有人批評梁頌恆是「鬼」。

他苦笑,由 16 年新東補選、同年換屆選舉到宣誓風波都有人形容他是「鬼」,但時至今日,自己「唔會再去質疑任何一個人,鬼定唔鬼」,因為最重要是香港人要團結、一齊做到一件事,否則「香港人唔會有任何生存空間」。

面對質疑,他覺得只能請對方去看自己所做的事,「如果你覺得我做嘅嘢唔啱你嘅心意,咁你咪繼續質疑,但如果你覺得我做嘅事係 ok 嘅,咁咪一齊去 work out 。」

無須再分本土、自決、泛民

在梁頌恆初現於政治舞台上 2015至 16 年間,民主派被劃分成本土、自決、泛民三個版塊,如今梁頌恆本人、羅冠聰及許智峯,三個版塊的代表相繼流亡。

梁頌恆認為,這正正反映了在中共治下,港人生存空間不會因為政治光譜有異,「只要你嘅信仰係民主自由,而呢啲嘢係講緊從中共手上拎返權力,你就係中共敵人」。

「以前大家會分民主派、自決派、本土派、獨派,我唔認為今日呢個環境下有必要咁去分⋯⋯我幾肯定不論羅冠聰、許智峯也好,佢哋都會為同一件事努力,努力令香港變返一個我哋能夠返到去嘅香港。」

他坦言,人在異國,無可避免會掛念所有認識的人與事,「呢個係其中一個我會繼續去做(遊說工作)嘅最大動力,我真係好希望,有一日係可以返到香港,返到去嘅香港,會係一個屬於香港人嘅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