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由派物資到找工作 龍門冰室老闆:不談「經濟圈」,我說的是良心社會

2019/12/19 — 16:29

圖片素材來源:龍門冰室 facebook、朝雲

圖片素材來源:龍門冰室 facebook、朝雲

近千呎的工廈單位擺滿桌椅,年輕人畫畫、做手作,幹事們在另一邊圍桌開會;角落裡有人與「手足」面談,社工姑娘幫受傷的小女生清理傷口、教她正確護理的方法,幾個壯丁則不停出入搬運物資。

熱鬧與雜亂,有點像社福機構或者區議員辦事處。這裡是「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將來或會成為一個屬於黃絲社群的「工聯會」:包辦福利支援、社群網絡、各式興趣班和就業轉介,長遠目標是結成各行各業的聯盟。

受反送中運動影響的經濟困難者可以來拿現金券和禦寒衣物;需要醫生和心理支援,立即介紹;因政治立場被解僱、被父母經濟封鎖無法交學費的,這裡有逾十種興趣班,助你成為化妝師、髮型師、電工、影片製作者或音響技工等,都是沒有人會過問你案底、收入亦不差的自由業。

廣告

名字中的「冰室」所指,望望散佈桌上的外賣杯和飯盒就知道 — 都是龍門冰室出品。資源中心由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發起,日常營運則由「手足」負責;他想年輕人們學習成為 CEO、創業人材。

龍門冰室是知名黃店,但張俊傑一聽到「黃色經濟圈」就皺眉;皆因他見過黃店賺大錢後沒有捐出來、也有警察家庭投資的偽黃店不斷被「懲罰」。他寧願談「良心社會」:「有好多『良心老闆』、『良心導師』可以俾機會年輕人,好多『良心髮型屋』、『良心電工』俾黃絲居民光顧,然後佢哋又捐返某個百份比嘅營業額落嚟。如果我哋可以形成一個有足夠財力養活 200 萬人嘅社群,仲有咩走唔過去呢?」

廣告

* * *

抗爭基金的漏網之魚

這裡上班的「手足」都說,張俊傑行動力強,日日有新想法,返工緊張又刺激。中心 11 月底開始運作,首二十天已經租過三個地方:第一個被業主知道他們的計劃後就迫遷了,搬去紅磡一個約千呎工廈單位。才安頓沒幾天,越來越多「良心導師」向 Facebook 專頁報名義教,興趣班增加至六、七班;場地很快不敷應用,於是再在鄰近工廈多租一個 3,000 呎 studio。張的電話在訪問期間響個不停,每日只睡三小時,因為「手足」的需要,刻不容緩。

中心的構想源於 10 月 27 日龍門冰室店員的女兒被捕。店員一方面通知了張俊傑、說女兒出事要請假,又聯絡了「星火同盟」找律師。同場被捕者約 70 人,被扣留在紅磡警署,但張指星火只有兩名律師到場處理,而且叫所有人都保釋離開,「我伙記就好擔心,佢個囡真係路過就俾人捉咗,如果同其他被告一齊保釋、整批俾人告非法集結,會唔會無得分開答辯呢?咁個囡咪前途盡毀?」張於是立即自資聘律師,「因為其他人都保釋走晒,得返佢一個好無助,我同佢爸爸去到警局,但只得律師可以入去睇佢。」最後由律師傳達他們的打氣說話,女兒才撐過 44 小時獲釋。

之後他再陸續聽說不少「手足」申請星火或 612 基金支援被拒,「你話你因為哩件事失業,佢就問你點樣證明你係因為抗爭所以被炒呢?十個只批兩、三個,要你俾晒被捕紙、口供紙,好多文件。就算申請到,一個月只得 1,400 蚊,你叫佢哋食咩?」而且一些未有被捕的「手足」處境也很困難,卻被拒諸門外,「我之前捐咗十幾廿萬去星火,無晒錢都捐,以為會幫到啲細路 .... 我唔想去負評佢哋,但我覺得咁做法太官僚,好似申請綜援咁,好多條件資格,唔好咁樣。我哋用人性、用良心去做嘢。」

* * *

「良心導師」要人

過去數月龍門冰室雖有學生免費餐,但分店不是遍佈各區,也有「家長」(支援抗爭的中年人)跟他說,年輕人不好意思去餐廳白吃。張俊傑覺得很多有需要的人得不到幫助,決定拿出 30 萬作啟動資金,租個地方開資源分享中心。最初計劃是向所有受抗爭影響的年輕人分發「家長」捐出的現金券、八達通和禦寒衣物;未幾發覺很多「手足」不想只拿物資,而是想找工作換取收入,於是張俊傑就註冊了一家手工藝品製作公司,以時薪 60 元請他們畫畫和做手作,再拿到龍門冰室義賣,「鍾意每日上來做幾耐、畫幾多都可以。」又聘請了 12 名因政見問題而失去工作或家庭支援的「手足」負責中心營運。半個月間花錢如流水,投資已過百萬。

中心以時薪聘請「手足」製作「五大曲奇」,迅速被市民訂購一空,不停加製

中心以時薪聘請「手足」製作「五大曲奇」,迅速被市民訂購一空,不停加製

及後有朋友提醒他,一味自掏腰包聘請「手足」不是辦法,於是中心的業務擴展至各種就業興趣班。十幾日之內,gel 甲師、婚禮化妝師、髮型師、電工、導演、編劇以至音響技工等紛紛報名義教,部份更可提供實習以至長期工作機會,例如已有遍佈十區的「良心髮型屋」認投請「手足」。

「哩啲行業嘅特性係,你唔會問你個髮型師『你有無案底架?有案底我唔搵你剪架。』唔會咁樣。我哋嘅方向就係想啲小朋友,就算揹住條暴動罪、被起訴緊,都會睇到有將來。」至於手藝製作班則擴展至手工曲奇、皮革配件等,學一堂已有產品可拿到龍門冰室義賣。「五大曲奇」訂購推出兩日便超額認購,要加推第二輪;有市民向冰室反映,每次想去買「手足」手繪聖誕卡都被搶購一空,「懲罰」無門。

* * *

五百多袋的寒衣

計劃開展沒多久,中心便接到各式超乎想像的個案 — 單親爸爸被捕又被打斷四條肋骨,無法上班,女兒發燒,他到超市偷食物維生;幹事上門給他送上價值 1,000 元現金券,發現他已面青口唇白。有年輕女生因抗爭失業,見面當日是 18 度天氣,她只穿短袖衫,冷得不停流鼻水,鞋襪都破了洞,幹事立即帶她到運動舖買了全身衫褲鞋襪。也有人長期吃豬柳蛋和烚烏冬,自己沒飯開卻去幫學生義務補習,接過現金券那一刻即淚崩,事後發訊息給幹事說:「好期待今晚食餐正常大快活」。年紀最小的求助者是 12 歲中一生,因為問新移民家人「如果你覺得共產黨咁好,點解要嚟香港住?」之後車錢飯錢全被斷絕。

12 月初寒流襲港,被家人經濟封鎖而不夠寒衣的年輕人越來越多;甚至有學生參與抗爭被父母發現,於是父母把他的衣服全部丟掉以逼他留在家。張俊傑於是在龍門冰室 Facebook 專頁號召市民捐寒衣,數日內各間分店就收到逾 500 個紅白藍袋的大褸、冷衫、長褲、頸巾和鞋襪,還有大批全新 Heattech 防寒內衣。十多名「家長」當義工整理物資,每日都有新的百幾袋衫運到,未執好又再送來,「我特別想多謝佢哋,見到佢哋真係好支持班小朋友,日日屋企仔女去咗返學,佢哋就嚟幫手整理同分類。細路去拎衫,哩班媽媽好熱情、好快手就揀到啱著嘅尺碼。」

中心一般會向生活困難的「手足」批出每星期價值 700 元的現金券和八達通,特別個案再加碼;對象以 25 歲或以下為主,但成年人因抗爭失業等都會酌情處理。高鋒期每天有 50 至 70 人上來,以每人 700 元計,一日便可派出價值近 5 萬元的現金券和物資。靠張俊傑一人當然獨力難支,龍門冰室六間分店都接收市民捐出的現金券,張俊傑試過點算 11 月底其中兩天、三間分店收到的現金券,總值達 30 萬。除了餐廳和超市,還有馬拉松、運動家、無印良品等衣服日用品。金額排名第三位的卻是 Dr. Kong,原來是因為中心早幾天在 Facebook 貼過一位校服男生的破爛皮鞋照、號召需要 Dr. Kong 券買返學皮鞋,「家長」們就蜂擁捐出,熱情和購買力不能小覷。

* * *

寧願幫錯、不想錯過

處理大量現金券和資源,中心卻仍堅持簡化手續,「講個信字」。張俊傑知道很多「手足」擔心身份外洩、不想傳太多個人資料,所以幹事們全用 Telegram 接受查詢,只需提供年齡、職業、簡述個人狀況,再上中心面談和拿資源。「負責見個案嘅都係手足,從佢講嗰啲問題,我哋一般都分到係真定假。如果有疑問,就我哋幾個主要幹事再開會決定幫定唔幫。」

YO 是其中一個早期向資源中心求助的「手足」,大學讀到四年級,父母知道他參與運動後就不肯再付學費,也拒絕提供入息證明讓他申請學生貸款,「佢哋覺得幫你借咗錢,你讀完出嚟咪又係去搞事?」最後一個學期近三萬元的學費無著落。張俊傑知道他急需現金,立即就以時薪 60 元聘請他做幹事;每日接個案、編排興趣班、聯絡學員和義工。雖然有時接查詢接到凌晨三點,YO 還是幹勁十足,「又幫到人,又可以靠自己一雙手維持生活,覺得好有意義。」

YO 說,雖然手續已相當簡單,但有些「手足」連上來面談都很擔心,「佢哋驚上嚟中心會俾人點相、就知道佢出過去,聽到要親身上嚟都會卻步。但係面對面係好重要,我哋想佢一星期上嚟拎一次,原意係想見面睇吓有咩幫到佢,如果佢就業有困難我哋俾佢報啲班,見到佢傷咗幫佢轉介良心醫師。始終隔住個電話好難講,有啲手足又比較收收埋埋,面對面我哋用真誠去感動佢哋,就會講多啲自己嘅處境同困難。」

義工媽媽將捐出寒衣分類得井井有條,讓上來中心的「手足」即場揀衫。

義工媽媽將捐出寒衣分類得井井有條,讓上來中心的「手足」即場揀衫。

但他也記得有位讀中六的「手足」始終不肯來,YO 在 Telegram 跟他談了很久,感覺他不是說假話,是真的很害怕,結果將現金券郵寄了給他。那位中六生因為要考 DSE,沒時間去兼職,又被家人經濟封鎖,說想要一些百佳現金券去買即食麵,「煮兩個就搞掂一餐」。YO 問他:「有 Häagen-Dazs 券呀,你要唔要?」對方有點意外,然後說好:「聖誕節有雪糕食真係開心」。「如果佢係一個搲著數嘅人,應該唔會講哩句囉,會有幾多攞幾多,乜都要,乜都拎晒先。」YO 說,很難解釋判斷準則,都是一種感覺。

另一位負責做審批的幹事 Miss 也是大學生「手足」。他說起有次中心真的被騙了,一對接近 30 歲的兄弟,同事面談過後就叫 Miss 帶他們去拿物資,兩人拿走了幾袋冬衣和新 Heattech,然後上來幫手的義工媽媽目擊他們急急腳截的士離開。「批佢嗰個同事知道咗好嬲,唔係因為呃我哋,係呃咗香港有心人所捐嘅嘢。」但即使發生了這件事,他們仍沒有收緊審批的打算,「我哋角度係,寧願幫錯咗你,都唔想錯過任何一個真係有需要嘅人。如果我哋審批好多嘢,就會同星火、612 無乜分別。」

* * *

在勝利之前除罩相見

長期派物資並不是中心目標。張俊傑除了在龍門冰室放義賣心意箱、收集現金券外,堅持不辦眾籌。他想建立由良心僱主、良心導師組成的行業聯盟,培訓和聘請「手足」之餘,也捐指定百份比的營業額去支援中心發展,黃絲市民則去光顧這些店和服務;然後中心的管理層由會員選舉,大家都有投票和罷免權。希望突破目前「黃店名單」側重餐飲業的現像,也有更緊密和明確的營運模式,而不是每間黃店各自為政、不受監察。「現在有些黃店淨係諗自己生意點發展,卻沒講怎樣回饋返手足。最多都係捐款。但年輕人唔係想白白伸手拎錢。」

昨天是中心開幕第 24 日,張俊傑很高興地跟記者分享最新趨勢:來拿現金券等緊急支援的人越來越少,由每日五、六十個減至十幾二十人;但來畫畫、做手工曲奇、上各項興趣班的就越來越多,每日都有百多人來打工或學習。「短期我哋有資源急救,中期俾你開工,長期俾你有一技之長,哩個理想好似慢慢實現緊。」

照片來源:「香港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Facebook 專頁

照片來源:「香港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Facebook 專頁

要建立聯盟,因為他相信前面還有很長的困難日子。「大家都講煲底相見,要等幾耐?三年?五年?七年?定係 2047?無人知。咁哩段時間班細路點算?原本係佢哋事業嘅黃金期嚟喎。若果你成立到一個工會,一個有良心嘅社會,讓佢哋可以生存到,入面嘅財力足夠養活 200 萬人,咁就算你面對嘅係有 14 億人、財力無限嘅中共,都比較有可能自救。」

社群的意義還不只經濟資源,也讓「手足」得到心靈上支持。張俊傑記得中心開幕頭幾天,一些上來的「手足」還是充滿不安,即使明言沒有閉路電視仍是長戴口罩;十幾天後越來越多人除低口罩,看得見大家的笑臉。上周就有兩個失去家庭支援的年輕人,在這裡由「手足」陪伴切蛋糕慶祝生日。

這幾天他們上上下下最期待的就是 22 號冬至晚宴,張俊傑聯絡了可靠的酒樓包場,讓 300 多位年輕人和「家長」一起做節、分發市民捐贈的聖誕禮物。「中間會有兩個環節,一個係俾啲抗爭嘅小朋友去講嘢,另一個環節係俾啲『家長』去多謝返啲小朋友 ... 」他想及年輕人數月來的犧牲,一度哽咽,「佢哋為我哋付出咗好多。」舉行晚宴的酒樓也會關掉閉路電視,謝絕採訪,讓所有人除口罩好好交流。即使離煲底相聚那天尚有一段路,也可在途上記住彼此的面容。

照片來源:「香港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Facebook 專頁

照片來源:「香港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