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0/11 - 10:03

【專訪】由鋪路移民到決定停留 葉子健參選港大研究生校委 「只想奪回香港人話語權」

原職為保險經紀、現就讀港大文學及文化研究碩士一年級的葉子健,參選港大校委會研究生代表。

原職為保險經紀、現就讀港大文學及文化研究碩士一年級的葉子健,參選港大校委會研究生代表。

這所百年老校的研究生會,最詳細的新生指引不放在 Facebook、IG上,而在「微信」公眾號中;供研究生參加的網上講座裡,除了英語之外,最常用到的語言是普通話;學生優惠之中,研究生學會的合作夥伴是「中國移動」[1];代表全體研究生的學生代表,曾經推動刪除繁體中文為學會語言、貼出譴責反送中示威者的公告,還投票贊成解僱發起公民抗命的資深教授。這正是 2020 年的香港大學。

原職為保險經紀、現就讀港大文學及文化研究碩士一年級的葉子健,獨個站在大學街,向途人派發傳單:「你好,請問你係咪研究生?」他以經紀特有的客氣腔調向學生微笑說,「我競選緊做港大校委研究生代表,希望你可以支持我。」

由鋪路移民至鍾情的國家,在去年社會運動中徹悟仍深愛香港,決定停留此地,他說只想爭取在香港的大學、為香港人發聲。

廣告

正職為保險經紀的葉子健,從學校拉票後回到公司。

正職為保險經紀的葉子健,從學校拉票後回到公司。

將香港的大學「攬上身」

25 歲、中大工程學士畢業的港大校委研究生代表候選人葉子健上年因興趣突然報讀文學碩士,「我嘅 Life Motto 係自由,當下每一個決定都想係自己嘅決定。可能因為咁我大學喺中大從來無勇氣上莊,唔想有 commitment,我今日想嚟幫朋友派吓學會傳單又得,聽日突然想瞓教唔嚟又得,想去讀個碩士又得。」他 4 年前剛畢業便有一份新鴻基地產見習行政人員厚職,但嫌工作太忙,當了半年便改到保險公司當一名經紀。

「係㗎,如果當日繼續做 MT 可能而家都可能有啲地位掛。」他聳聳肩說,「不過我唔想『賺錢買藥食』。」

今年 9 月,葉子健碩士課程開學後不久,逐一詢問本地碩士生有沒有興趣競選校委,「不了」,幾乎每個人的反應都是笑笑、搖頭拒絕,眼看已是提名期最後一日,從來未上過莊、沒有正式參與任何政治職位的葉子健毅然填上自己的名字,如此將一場選戰「攬上身」,他的理由聽起來卻很簡單,「香港大學係香港嘅大學,我想為香港人喺港大發聲。」

提到港大校委會,2015 年鬧得熱烘烘的陳文敏副校長任命,正是由校委會投票否決;今年 7 月底,佔中發起人之一、港大法律學院前副教授戴耀廷被任教近三十年的母校解僱,決定正是來自港大校委會,以 18 比 2 大比數通過解僱動議;上月底,約 30 名中年男女闖入港大校園破壞連儂牆,校園保安僅以言語敷衍、勸告離去,向管理層投訴促使對保安公司問責的,亦是「校委會」內的本科生代表。

「過去,本科生代表就由本地學生選出,但研究生就永遠由內地生攞到,形成咗本科生同研究生對立的情況」,葉子健舉例指,戴耀廷解僱動議案的兩張反對票,據報正正是由校委會內本科生代表及一名教授投出。當時,來自內地的研究生校委投下了支持票,「營造咗個假象,好似學生民意都係一半半咁,但我感覺到事實根本唔係咁。」

「你好,請問你係咪研究生?」葉子健以經紀特有的客氣腔調向學生說,「我競選緊做港大校委研究生代表,希望你可以支持我。」

「你好,請問你係咪研究生?」葉子健以經紀特有的客氣腔調向學生說,「我競選緊做港大校委研究生代表,希望你可以支持我。」

微信中的小圈子

「事實係,我根本無辦法知道研究生民意係咩,因為大陸嘅學生根本無諮詢過其他人,咩資訊都剩係放晒上微信,連選舉宣傳都無,佢完全無理過香港學生的意見,因為佢無論點都已經『坐定粒六』啦。」葉子健說:「我唔想再望住內地學生鵲巢鳩占。」

根據港大數據,今年內地與本地研究生各佔港大整體研究生分別約 41 %及 50%,而內地本科生佔整體本科生只有約 11% 。自 2013 年以來,校委會研究生選舉便每年都由內地生勝出,最近兩屆更已經沒有本地學生競選,由內地學生自動當選,多年來的投票率都不足一成。記者翻查上屆、今屆參選研究生校委的內地生候選人資料,的確連兩人的中文全名也難以找到(港大官方只提供其英文名);經港大學生提供消息再搜索,記者才在「微信」上找到兩人的宣傳資料。

今屆候選人、即葉子健的對手張潤智(Zhang Runzhi)為港大研究生會主席,網上現時只有他當時選研究生會的資料,未有找到其今次校委參選政綱。他當時提倡的福利包括「學費減免政策應惠及非本地學生」、「更多活動促進國際學生融入香港生活、瞭解中國文化」、「食堂增加不同特色菜系飲食(如川菜、魯菜)」等。至於即將卸任的研究生代表王宇辰(Wang Yuchen),去年同樣以全簡體字撰寫政綱

港大校媒《學苑》曾於去年報導,指港大研究生會懷疑只在「微信」和「搜狐」上,向來自中國的研究生宣傳其服務及活動,並涉嫌於上述活動中擅自以會費支付機票及酒店開銷,在迎新活動與「中國移動」合作以不當牟利等。當時《學苑》曾向索取相關年度的財政報告,惟研究生會未有提供。

2015 年,競逐連任研究生校委的內地生朱科,被當時港大研究生、現任區議員的巫堃泰參選挑戰,結果朱科被揭發向選民發出「微信紅包」,涉嫌賄選;最後港大校委會認為朱科發出的「微信紅包」金額只有 80 元、分給 100 人,認為每人只有數毫子金額不足以左右投票者意向,裁定賄選投訴不成立,令朱科成功連任。

即將卸任的研究生代表王宇辰(左)和今屆參選研究生校委候選人張潤智(右)。

來源:兩人的微信宣傳照

即將卸任的研究生代表王宇辰(左)和今屆參選研究生校委候選人張潤智(右)。

來源:兩人的微信宣傳照

內地生與共青團

「內地候選人有共青團背景,有中聯辦拉票,佢哋完全唔宣傳都可以自動有幾百票,相反,香港學生多數係 Part-time Student,對港大無咩歸屬感,所以好難搵到佢哋投票」,問到認為內地生常勝有何關鍵?葉子健這樣解釋。

除了校委席位之爭,港大學生會選舉亦曾因跟共青團扯上關係,引起社會爭議。2015 年港大學生會幹事會選舉中,來自內地的候選人叶璐珊的共青團成員身份被曝光,她直指港大 99% 大陸同學皆為共青團成員,形容是「好普遍現象」,「不清楚大家的疑慮」。

然而,共青團成員並沒有官方名單。針對葉子健的對手、另一研究生校委候選人張潤智,網上報導只指他去年以港大研究生會執行副主席身分,曾出席由深圳共青團主辦的「粵港澳高校青年知識競賽決賽」,故記者無法證實有關共青團的指控為真確。

《立場》已就張潤智的背景、參選政綱等等,電郵至港大研究生會查詢,惟截稿前未獲回覆。

對對手幾近一無所知,對葉子健而言,這場選舉顯然是場硬仗。

從來上過莊、未正式參與任何政治職位的葉子健,毅然將一場選戰「攬上身」,他的理由很簡單:「香港大學係香港嘅大學,我想為香港人喺港大發聲。」

從來上過莊、未正式參與任何政治職位的葉子健,毅然將一場選戰「攬上身」,他的理由很簡單:「香港大學係香港嘅大學,我想為香港人喺港大發聲。」

從鋪路移民日本到決定留守香港

日語能力達 N1 級的葉子健不時提起自己在大學時到日本交流的經歷,之後在日本做義工更認識了一個日本女朋友,雙方交往 4 年,現在他從事保險工作以外,又與在日友人合資開了一間珍珠奶茶店,一步步鋪路移民日本,「原本計劃係去日本再讀書,或者移民,不過經過咗上年之後就變晒啦。」葉子健說。

葉子健曾在 2016 年當過數名本土派立法會候選人的選舉義工,但他強調自己是零政治聯繫,只是以「有咩幫到手」心態助選;2014 年時他剛好在日本,沒有經歷過雨傘革命,直至在魚蛋革命他才稱自己「感受到勇武抬頭」。葉子健坦承,去年 9 月在反送中運動曾被控非法集結,不久便成功踢保,而這場運動令他選擇暫時留在香港,「原來我都好鍾意香港,對呢度有歸屬感。」

碩士課程開學個多月,眼看內地生可能再次自動當選校委會研究生代表,葉子健再以「有咩幫到手」的心態到處找人填表。9 月 22 日,當大家都擔心參選或有政治後果時,葉子健正式報名。

如果成功當選,葉子健便要當個「四料香港人」:校委代表、碩士生、保險經理,還有日本珍珠奶茶店主,他只輕鬆地說,「唔驚,返完工咪返學,校委會要開會咪請假,我公司好 Free。」

葉子健拉票完回公司與客戶簽約,之後在辦公室用手機看課堂錄影。

葉子健拉票完回公司與客戶簽約,之後在辦公室用手機看課堂錄影。

盼香港學生走出來投票

但對選舉結果,葉子健卻沒那麼輕鬆,「我覺得現在是 50 : 50,起碼我要有 1,200 票先穩(勝)。」1,200 票?比以往每一屆總票數都高?「係啊。」他眼神認真地答。「今次我真係輸唔起,我唔想辜負身邊咁多人,又文宣、又訪問、又課金幫咗咁多手,如果我輸左仲邊有面目去見你地哋……」訪問時樂觀的他,事後在社交網站這樣寫道。

研究生校委大選在即,由明天(12 日)至周三(14 日)一連三日,葉子健目前並沒有在 Facebook 及 IG 開設專頁,只以公開的個人帳戶公佈參選資料及政綱,記者不太能掌握選前民情、這位候選人到底獲得多少關注。葉子健解釋,自己曾呼籲友好政治人物不要太早宣傳,「我唔想搶走大家對十二港人嘅關注,我呢啲始終係校園嘅事,寧願最後投票期先『速戰速決』。」

他又承認在關鍵時刻、單憑他一人無法發揮關鍵作用,「真係選到嘅話,投票上其實唔會有太大分別,如果再炒多次戴耀廷,都只係會變 17 比 3,都係炒,只不過會多咗個人去從香港人角度出發。」

「選到入去,如果校委會唔聽我講咪走,我一直只係想攞返香港人話語權,選過、講過都無用嘅話,先話唔得啊嘛。」葉子健笑說。

[1] 根據港大研究生會網頁及港大校媒《學苑》報導,研究生會微信帳號提供更多內地生到港資訊及活動,該會近日亦有其他新優惠,包括與香港電訊合作之電子用品計劃,但過往與「中國移動」合作被質疑不當牟利而沒有公開財政報告,故文首以此為例。

文/ 莫曉晴

攝/ Oi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