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紫荊黨創辦人黃秋智:黨員是否共產黨「唔係咁 care」 為港做好事中央「無理由」不祝福

2021/2/1 — 18:50

去年 11 月民主派總辭後,緊接而來政圈矚目的消息,莫過於多名親中商人牽頭成立的「紫荊黨」(Bauhinia Party),黨章寫明目標招募 25 萬名黨員。坊間即議論紛紛,懷疑是中共在港地下黨員正式「浮面」,建立「管治梯隊」取代傳統建制派,也有說是北京推行「改土歸流」、「京人治港」;最先曝光的三名創辦人,李山、陳健文和黃秋智,身份背景亦令人充滿聯想。

但自去年 12 月創黨的消息爆出,至今紫荊黨仍低調,未有公開活動或發言,亦未見官方網站或專頁,只有幾名創辦人偶爾接受傳媒訪問,漸漸令人質疑紫荊黨是否名大於實,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曾笑指紫荊黨不足為懼,「有甚麼理由,中央會信任這些海歸派、港漂,多過土生土長的傳統愛國人士?」

兩個月來,紫荊黨創黨消息由熱轉冷之際,其中一名創辦人、56 歲的中播控股董事長黃秋智接受《立場》專訪,透露紫荊黨很快會「開鑼打鼓」,正式登場,預計 2 月農曆新年前後正式運作。

廣告

坊間種種疑問、猜測,黃秋智自然知曉,而最明顯的,是他無意和北京保持距離,甚或有意營造這印象。

「我們做的事,無理由中央不祝福。」紫荊黨創辦人黃秋智說

廣告

紫荊黨惹來議論紛紛,其中一個原因是在反送中運動後,北京加強打壓反對派,其時由背景明顯與中國大陸關係密切的三名創黨黨員成立紫荊黨,自然令人側目,據紫荊黨黨章,該黨立場包括支持一國兩制、推動普選、改善中港關係,支持民主法治,也支持黨員參與各級選舉等。李山、陳健文和黃秋智為執委會永遠成員,而李山將於創黨首 5 年出任黨主席。

其中李山是全國政協,黃秋智是中播控股(0471)持牌負責人、董事長,二人均在中國大陸出生;而卓悅控股(0653)主席陳健文,更身兼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工商專業同學會主席,與中聯辦關係密切,陳健文亦曾在 2019 年 8 月,率團到觀塘警署參加「撐警日」活動。《立場》去年 12 月亦曾有一系列調查報道,整理三人背景。

廣州出生、12 歲來港的黃秋智,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他受訪時透露,紫荊黨有 13 名創黨黨員,暫時已招募的黨員數目未足 100 人,均來自五湖四海,有「港漂」(中國內地到香港留學或工作的人)、「海歸」(到海外留過學的中國人),亦有土生土長港人,大部分都有國內人脈,在不同政府機構身居要職,「不能否認我們和國內有好好的關係,好明白國內」,他形容該黨黨員和中國國內,「是一個溝通好暢順的關係。」

雖然黃秋智強調,與國內的關係不會影響紫荊黨立場,亦不需要猜測他們是否有中央支持,他們的目標是守護香港利益,讓香港回歸安定繁榮,促進青年參政等,但他又指這些理念中央不會不支持,「中央怎可能有第二啲立場?唔係(為)香港好,係咩呢?」他們有沒有中央「祝福」,他同樣不置可否,「但我會覺得,我們所做的事,無理由無佢哋嘅祝福。」他又稱雖然組黨無刻意去「諮詢」中央,但是溝通的渠道一直存在,隱晦暗示在紫荊黨成立之後有到「不同部門」,「令他們了解我們是怎樣一回事。」

紫荊黨創辦人黃秋智

紫荊黨創辦人黃秋智

黨員是否共產黨「唔係咁 care」

同樣,紫荊黨成員中,有無共產黨員的問題,黃秋智亦拒絕正面回應,「你係邊度嘅黨員,你自己本身嘅政治傾向係乜嘢,我哋嘅黨係唔係咁 care。」他只是多番強調,紫荊黨「無問西東,不問政治顏色,不問文化背景、社會階層」,成員就是以香港為家,愛護、貢獻香港的「香港人」,「你係唔係共產黨,或者你係唔係美國民主黨,或者你係唔係台灣國民黨,呢個對我哋嚟講係唔重要。」

但顯而易見的內地背景,紫荊黨的核心,是「香港人」還是「新香港人」?

「『新香港人』這標籤是非常分化的,很無理由,其實我們就是『香港人』。」

他以他自己為例,指自己 12 歲由中國大陸來港,作為「基層」長大,「住過劏房,做過童工」,自言自己見過香港「民生疾苦」,亦見證過香港最輝煌的時刻,「如果我都不是香港人,我不知道誰才是。」又指要找「真正」香港人,可能只有新界圍村才有,他中五在拔萃男書院畢業後,轉往美國留學,而他在香港期間從沒有感到受歧視,令他在美國學成後,「很願意」回香港發展。

近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港澳辦等明確下旨,香港要落實「愛國者治港」,黃秋智認為「名正言順」,「美國有無可能找一個不愛國的人出來選總統?」強調這點只是中央的主權宣示,實質分別不大,「你知不知道有多少香港人是愛國的?絕大部分都是。」在他眼中「港人治港」和「愛國者治港」,本質都是一樣,最重要是選出有能之士,「愛國者治港就不等於香港人治港,是完全錯誤、非常之滑稽的。」

不過他就不評論紫荊黨是不是中央眼中的「愛國」,「應該由我們行動表達出來,係人哋嘉獎我哋幾愛國,我們同『忽然愛國』的人是兩回事。」

民主「當然」只是一種感覺   中國、新加坡亦有「獨特民主」

個多小時的訪問中,黃秋智亦多次表述紫荊黨支持「民主」,要「捍衛民主、自由、法治、人權」,但他口中所指的「民主」,就和一般香港市民理解的「民主」有很大距離,例如他認為民主「絕對不是」權力制衡(balance of power),而是「以民為主」,得出的結果「民生」是否做得好,而民主「當然」只是一種感覺,「民主自由是每個社會的核心價值,亦是我們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民主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所以在黃秋智口中,中國都有自己「獨特的民主」,「你應該返國內睇下,中國好多(地方),民主程度高過呢度(香港)好多:受保護、安定、安全,就業、房屋,成個民生……民主就是,以民為主,主完之後,就是你的民生是否做得好,是否生活得好。」他更引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指民主、自由、開放等,都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排頭位」,「我也不明白,為甚麼一說民主,好多人覺得…基本法無,中國大陸更加無。」

順理成章,另一個公認的威權社會,經常被親建制人士推為香港「榜樣」的新加坡,都一樣有民主,甚至「最民主」,因為新加坡 90 年代位居「亞洲四小龍」末位,如今人均 GDP 是香港兩倍,「新加坡人會不會不開心?會不會說自己無民主?新加坡也是其中一個最民主的國家,但佢的民主,是只有新加坡獨特的民主,有自己特別的民主。」

DQ 候選人    人大 831 亦是民主

理解他口中的「民主」,就自然不會對他其他有關「民主」的看法感意外,例如在他眼中,北京仍然支持香港有普選,只是前提要尊重主權,人大 831 決定,讓受操控的 1200 人選舉會提名行政長官,才讓公眾投票,一樣是民主,「問題喺邊度呢?提名咗之後,中央最基本要求,是忠於一國兩制、愛國,大把人都可以做到……如果一個又唔愛國又想破壞的人想選,中央唔畀佢過,就叫不民主?」

既然有篩選的特首選舉都是民主,DQ 候選人亦自然會是黃秋智「民主」的一部分,他認為被 DQ 的人自然都是逾越了顛覆國家、叛國等的紅線,例如先後在區議會、立法會都被 DQ 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佢畀人 DQ,係佢自己的事,你想民主,你的民主不是靠佢的,係咪?」他認為有違例的人被 DQ,不會損害選舉認受性和民主程度,「不可以說是因為 DQ,就演繹成香港無民主,去選,和觸犯了國安法,是兩回事」,而即使像公民黨般被集體 DQ「連根拔起」,市民都可以自己再組黨代表自己,「你咪自己出來整個黨囉,你可以有公民黨、公社黨,可以文聯黨,乜嘢黨都得,其實香港是好開放的,點解唔可以?」

紫荊黨創辦人黃秋智

紫荊黨創辦人黃秋智

國安法是「除暴安良」

所以講到底,黃秋智說的民主,其實可能只是民生,公平選舉權、無篩選等似乎都不相關,而他所指紫荊黨要「捍衛」的香港「民主」、「自由」,其實更像是反對「社會被暴徒攬炒」,反對有自稱「民主派」用暴力、煽動手段「破壞社會」,「好多過去的暴力,是剝奪了香港人的民主和自由……我們街都出唔到,工都返不到,地鐵都開不到,成個經濟基本上癱瘓,這些是誰的民主?都是一小撮人搞出來的東西,那我的民主點?我的自由點?」

亦因為這個邏輯,對他們而言國安法絕對是個「正本清源」的好東西,「如果一個國安法下來,你會覺得國安法壓迫你的民主,我就覺得幾奇怪,因為國安法下來是做甚麼,是除暴安良,是止暴制亂的東西。」而目前被指控勾結外國勢力、顛覆國家或煽動分裂的,無論是議員還是社運人士,就應該耐心等待司法機構的裁決,因為「香港的法治是全世界其中一個最好的地方。」

雖然他一直強調,紫荊黨不是建制派或反對派,不會參與「黃藍之爭」,希望可以促進溝通對話,團結「香港人」,但黃秋智和紫荊黨的基本論述,和現有的建制派似乎大同小異,今次另立新黨,亦被懷疑是要取代現有的建制派,以至有前文提及曾鈺成對紫荊黨的揶揄。

黃秋智直斥紫荊黨要取代建制派是「無稽之談」,他們「非常尊重」建制派過去的貢獻,創黨不是為了和建制派競爭,因為香港政黨發展本身不發達,「最大的黨派也可能得 40000 個會員」,雖然沒有點名,但黃秋智指的應是建制派第一大黨民建聯,2019 年有 4 萬多名黨員。「香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無任何政黨關係」,他認為沒有政黨背景的 700 多萬香港人,正正是沉默大多數,亦是他們黨章所列目標招納 25 萬黨員的由來,「香港七百五十萬人,這目標並非不可能。」

黃秋智透露,紫荊黨正物色總部地點、聘請秘書處人手,預期正式運作後,就會積極招募黨員,時機成熟就會派人參加各級選舉,「個平台咁大,根本談不上我們要取代邊個人」。

採訪/Sophie、陳朗昇
撰文/Sophie
攝影 /P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