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2/14 - 19:59

【專訪】舉家流亡海外 許智峯:最親的人安全在側,就放心向政權全面宣戰

2019 年 8 月,許智峯在香港抗爭現場

2019 年 8 月,許智峯在香港抗爭現場

12 月 3 日,面臨 9 宗控罪、在保釋期間以「公務外訪」為由獲准離港赴丹麥的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社交媒體宣佈「流亡」及退出民主黨。同樣流亡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帖安慰「我們會一起回家的」;前黨友林卓廷及羅健熙留下「去留肝膽兩崑崙」、「保重。信念不滅,煲底再見」等祝福。

宣布流亡海外第10天,許智峯接受《立場》訪問,形容帶同太太、子女、父母流亡,是因為避免家人留港成為人質,「我最親的人在我身邊,或在安全地方,我就可以好高調、以全面宣戰的狀態同佢(港府)打仗」。

離開香港,許智峯強調自己是「流亡」而非「移民」,在社交媒體寫下一句「我寧願四處漂泊著,等待回家的一天。我已下定決心,我必定會回家,在光復後的香港,與大家在煲底流淚相擁。」許智峯現時身在英國。他以旅遊簽證入境,暫只能留英半年,但他表明,對於申請其他簽證或庇護暫時未有想法,「任何一個地方停留都唔係落地生根,我都唔會好有歸屬感」。

廣告

他最主要的考慮是 — 哪裡、如何能有價值地,為香港發聲?

2020 年 8 月,許智峯被捕送往警署

2020 年 8 月,許智峯被捕送往警署

考慮在港身位 倉卒決定逃亡

許智峯說,這次流亡海外的決定雖然來得非常倉卒,但之前卻非從未考慮過,「當香港的情況好差,差到大家都預期唔到,我是否可用外訪(的機會),就唔返嚟?」

內心的掙扎未退,卻迎面遇上再多 6 項控罪。

11 月,許智峯因 5 月內會風波及《國歌法》三讀,被控「《特權法》下藐視罪」、「妨礙正在執行職責的立法會人員」等 6 項控罪,連同之前因 2019 年「光復屯門公園」遊行被控的 3 項控罪,共身負 9 項控罪,其中 2 項更可被判監 3 年。許智峯形容加控的罪名,令他非常掙扎留港與否,「在香港的身位真的不多,要去外頭,先可以為香港做到多啲嘢」。

12 月 1 日,許智峯被發現身在丹麥,當時他對外宣稱正「公務外訪」,將會回港,否認要尋求庇護。兩天後,許智峯發聲明證實「流亡」外地。協助許的丹麥保守黨全國青年委員會前主席Anders Storgaard 早前透露計畫細節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不點名批評許智峯,「向法庭說謊,找方法離港,違反保釋條件」。

許智峯強調,提供行程予法庭及警方時,一直被告知以「氣候轉變」為外訪主題,甚至擔心自己未能應付與會學者及專家的討論;直至抵埗丹麥才獲悉行程被大幅改動,「我去到都 O 嘴㗎,唔知佢哋係算聰明定係點,我事前都唔知。」成功到埗丹麥,加上家人安全抵英,許智峯才正式落實「流亡」計劃。

許智峯、丹麥綠黨領袖 Sikandar Siddique,圖片來源:Frie Grønne twitter

許智峯、丹麥綠黨領袖 Sikandar Siddique,圖片來源:Frie Grønne twitter

許智峯以「外訪」為由成功流亡,外界有聲音憂慮政治人物日後或更難以此途徑離開香港,許智峯亦坦承案例為法庭或警方提供「一個好輕易再收緊(條件)嘅藉口 」。他曾清晰向丹麥一方表達「唔使咁高調、唔使咁揚」,不過他亦明白身為政治人物,不能控制對方的做法。

家人安全在側 許:放心全面與港府宣戰

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 6 月流亡英國,其後公開宣佈與家人斷絕關係;梁頌恆 11 月赴美尋求政治庇護後,同樣宣佈與家人斷絕關係。

許智峯則連同妻兒、父母離港流亡,總算是「舉家而退」。

他形容,此舉只為避免家人留港成為人質,「我最親的人在我身邊,或在安全地方,我就可以好高調、以全面宣戰的狀態同佢(港府)打仗」。許智峯又表示,今年 9 月開始,立法會停車場內長時間有「幾肯定係警方或政府人員」監視,更有不知名人士親身及以車輛跟蹤他及家人,猶如威嚇,製造白色恐怖,甚至「唔介意俾你知道(監視、跟蹤)」。

2020 年 8 月 14 日,許智峯在西環被不明人士跟蹤

2020 年 8 月 14 日,許智峯在西環被不明人士跟蹤

許智峯坦言,當自己先行出訪丹麥、家人尚未安全抵達英國時,他心情「好焦急」,擔心「(家人)去機場…….會唔會被警方『生安白造』搵個罪名拘捕」。

不止家人,對於香港其他人和事,許智峯說都不會刻意切割。

「我去到邊都係香港人,所有人、所有物件、所有文化、土地,對我來說都仍和我有很大關連」。他明言,「我可以光明正大同香港的所有人接觸」,甚至認為被政府監聽亦不擔心,因為港府要「迫害」任何人,不再需要這些「easy excuse」。

許智峯、其太太及父母的匯豐、恒生及中銀香港銀行戶口,被警方指有「85 萬港元可疑的現金流動」,因而多次被凍結、解封、再凍結。被問及會否以法律途徑追討警方,許智峯坦言「現實好困難」,因為其「流亡議員」的身分,或令受僱律師「好大壓力」,加上絕大部分現金在戶口解凍時已馬上匯走,他暫時未考慮有法律行動。許智峯又再三強調,去年眾籌所得的約 220 萬元,是經網上支付平台直接匯到楊浩賢律師事務所戶口,只會在支付律師費用時才有交易。

面對警方的指控 ,許智峯公開邀請警方指出,「有邊啲部分有可疑?」,更質疑警方做一場戲以「人格謀殺」他,「配合住啲藍絲嗰啲諗法,你攞住嚿眾籌錢走咗去」。

試在海外延續代議士影響力

許智峯短期內會在英國逗留,但數月內會考慮往其他洲分,目的地優先考慮「五眼聯盟」的國家,如美國、澳洲。

對於目的地,他考量的並非人身安全,而是自己在該國可發揮甚麼作用。例如他日前曾與同為英國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見面,事後便認為,「似乎我哋(許與羅冠聰)唔使合體 」。在他眼中,與戰友分工或可擴大「國際線」的影響力。

2020 年 12 月,羅冠聰、許智峯在英國見面

2020 年 12 月,羅冠聰、許智峯在英國見面

最近開設了收費平台 Patreon 的許智峯又揚言,將以「全職打國際線」維生,除與當地官員會面,要求對方採取制裁等行動外,他更希望由外將策略傳入香港,「講一啲本身喺香港講到嘅說話……喺外頭講返入去香港裏面,畀香港人去吸收」。

單單是許智峯宣佈流亡的一週,香港至少有 20 政治人物被警方拘捕,許智峯亦估計未來有更多市民、「有頭有面」的人離開香港,因此希望在外可以連繫各人,「一齊去做啲事影響返香港 」。

日前,羅冠聰與英國內政大臣彭黛玲會面合照時,背後展示的一幅特區區旗,被港府形容為「全無官方身分」人士與英方的「挑釁行為」,許智峯笑言港府說法諷刺,反問「我一個暫時都仲有官式身份的人,難道佢就可以接受咩?」

現時仍為中西區區議員的許智峯,若連續 4 個月缺席會議,將被取消資格。早前已隨全體民主派辭去立法會議員職務,若再失區議員身份,許智峯在海外又如何自處?他說自己是「流亡議員」,但不會拘泥於這個官式身份。辭任立法會議員、退出民主黨,甚至身在外地,甚或失去區議員資格,對許智峯而言沒有太大分別,「市民對我們的信任……會繼續落去」。他又說,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一言一行都當自己是一個公職人員,履行代議士為市民監察政府的職責。

2019 年區選,許智峯

2019 年區選,許智峯

「我成世人都係做議員咋嘛。」

然而對於「國際線」的具體計畫,許智峯坦言了解不深,仍在摸索中,未來將會見英國議員、官員及支援香港的海外團體等,了解未來可行的方向,例如推動制裁匯豐銀行、香港金管局總裁等,或是幫助維護中共政權,打壓港人的持份者。他特別提到,華盛頓國務卿蓬佩奧非常關注香港的情況,而他自己未來會繼續為港發聲,「睇下邊個國家可以帶頭行呢一步(制裁)」。

警方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日前表示,許智峯出行丹麥時提及「聯繫其他地方 ,繼續做某啲動作」,所指「國際線行動」是徵求外界制裁香港的表面證據,許智峯聞言以「我理得佢死呀」回應,又直指「港共政權」提出的極不公義指控,對他而言已經不重要,亦不屑給予回應。

2019 年,許智峯在香港抗爭前線

2019 年,許智峯在香港抗爭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