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衞生服務界 3 民主派擬挑戰現任李國麟 「溫和」至「攬炒」政治光譜之混戰

2020/5/5 — 18:07

9 月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矢志要奪下 35+ 議席,要達成此目標,必須進攻現時由建制派掌握的功能組別席位。然而除了這些爭奪激烈的「主戰場」外,即使長年由民主派佔有的功能組別議席,選情也比過去「熱鬧」,當中率先拉開戰幔的,是衞生服務界。

現任議員李國麟自 2004 年開始擔任該界別議員,是現時立法會內第五資深的議員。身為民主派一員,李國麟卻屢被批評作風保守,在投票意向上亦偶有「唔跟大隊」的情況,如 2015 年財政預算案,民主派群起杯葛,他卻投下贊成票。事後他解釋,因為預算案包括了醫護加薪的項目,權衡業界利益下,他惟有贊成。

衞生服務界包括護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等 23 個醫療專業,2019 年界別選民人數為 36,804,當中護士佔逾半。自界別設立以來,議席一直由有護理背景的民主派人士出任,雖然建制派亦偶有派人出選,但都不成威脅。外界一直認為,衞生服務界的選民多為保守民主派支持者,而由多位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組成的「專業議政」,也一向被視為「溫和專業中產選民」的代表。

廣告

但自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這界別已有明顯變化。

11月17日,警方在紅磡理工大學拘捕至少16名急救員。(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11月17日,警方在紅磡理工大學拘捕至少16名急救員。(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廣告

去年反送中以來,大批醫護人員擔任急救員,在衝突現場救場扶危。但即使在戰場上也應該受到保護的醫護人員,運動期間卻屢遭警員恫嚇。理大圍城一役,一批醫護人員甚至被手綁索帶,拘留圍困。加上曾有警員涉嫌強進產房、荷槍進入醫院、在醫院附近施放催淚彈等……聚沙成塔,令一向專注在「專業」的醫護人員,在政治的參與不住加深。

因反送中而生的新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於武漢肺炎之役,為了逼迫政府封關,更發起了動員達 8000 人的醫護界大罷工。

雖然根據現時有意參選的名單,衞生服務界只是民主派內部之爭,看似不會影響爭取議席過半的大局。但包括有意爭取連任的李國麟在內,目前已出現四位潛在參選者,不但一改過去多屆都是「一對一」的局面,參選者更幾乎橫跨了大半個民主派光譜。這個界別的發展,亦能反映出反送中過後,民主派支持者意識形態上的轉變。

《立場新聞》專訪了四位有意參選者 — 爭取連任的護士協會主席李國麟「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仁安醫院護士訓練學校校長袁偉傑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四人均屬民主派,但在政治議題,特別是 35+ 的演繹上,立場迴異。

四人訪問完整對答見此:李國麟余慧明袁偉傑劉凱文

對自身的政治定位

受訪四人雖同屬民主派,但政治定位明顯有異。

現任議員李國麟形容,在未有「和理非」說法時,他已經是一個「和理非」、溫和派﹛甚至直言「我在整個光譜中站在一個中間的位置」。作為香港公開大學護理及健康學院前院長,於院校已任教 23 年,李國麟稱自己是學者,「作為學者,理性討論是重要。」即使在如今政治形勢壁壘分明的今天,他仍然認為,即使雙方立場不同,但仍然要保持開放,「了解後,可以說,『對不起我和你不同。』」

袁偉傑則自稱「理性民主派」。2016 年特首選委會選舉,他是衞生服務界選委及「民主 300+」一員,綑綁投票下,最終支持曾俊華。「始終我們的界別中,都是專業人士。大家都不喜歡政府,但同時業界希望用理性角度,讓政府明白一些事情。」他也承認定位與李國麟相近,但認為自己比對方進步,至少他形容,有時形勢是「不能理性」、「我也可以抗爭」。

雖然如此,袁偉傑還是認為「空間是存在的」,「我們看,愛沙尼亞的歌唱革命,不用流血可以脫離蘇聯。我希望仍有一個空間,和平理性,去解決問題。希望政府懸崖勒馬,大家埋位傾,可以發展香港的未來。」

曾任護士、現任職醫院行政的余慧明,則因近月因帶領醫護罷工才廣為人識。如果說李國麟和袁偉傑代表「溫和」,她無疑便代表了「激進」。按她的說法,她考慮參選是為了「撕破議會的假面具」,「讓市民明白議會制度是無效的」。她也明言,一旦當選,就是成為真正的「反對派」,「進到去,全投反對票」、「逼政府解散立法會、重選、最後拉停政府,要它實現五大訴求。」

余慧明

余慧明

劉凱文也坦言,自己為政治定位費煞思量,「如果你說我是傳統泛民,我未必 100% 是,因為我經常出來抗爭,或經常出來鬧醫管局,或抨擊醫管局及公營醫療。但是否十分『本土』,我自己不敢這樣說,因為這些定位應該是他們給予我的,而不是自己判斷。」

對 35+ 的想像

不論是激進還是溫和陣營,35+ 仍然是共識。但對於這個目標的演繹,四人均有所不同。李國麟說,立法會的功用是 check and balance,亦能審視政府的財政運用。但因為民主派人數不足,失去制衡的力量。他認為,若能 35+,民主派便可以「控制」議會 — 即發揮應有的制衡能力。

袁偉傑則說,35+ 可能出現的情況有兩種,「好的推演,是政府會理解民心所向,另一個推演是 DQ、臨立會、釋法,這一刻太多假設。但仍希望中央及政府可以懸崖勒馬,理解民情。」他認為,若政府能「理解」民情自然最好,否則只會「街頭見」,「街頭抗爭會越演越烈。」

余慧明則坦言,35+的話便可以「攬炒」,逼政府回應訴求。但她亦說,即使 35+ 達成,還是要所有民主派議員願意「齊上齊落」,「一起做反對派拉停政府」。至於 DQ 和臨立會等等可能性,她表明「屆時市民就會明白議會制度,根本從來都沒用。」據她所想,若最壞情況上演,屆時民主派便可以一同重返街頭,也不排除再發起罷工。

劉凱文則說,如果民主派做到 35+,「至少令他們不要太放肆,讓他們嘗試作少數派的滋味。」但他亦坦言即使民主派能 35+,政府也可以 DQ,「陰霾現時是無孔不入。」

劉凱文

劉凱文

衞生服務界的組成

功能組別多年來都被批評是「小圈子選舉」,李國麟也說,對於改革衞生服務界、擴闊選民基礎等建議「不敢亂說」,「反而多年來都是說要雙普選、取消功能組別,大家仍在爭議,所以要小心處理。」

袁偉傑也多番強調,必須把目標放在「真普選」上,「為甚麼數萬人可以選一個議席出來,我亦期望,在日後發展可以雙普選」、「而不是討論是否要擴大功能組別,否則會墮入政府、中央的圈套。」

余慧明卻說功能組別「不一定邪惡」:「如果做到公平公正公開,是可以有存在價值……每位打工仔都應該有自己一票。現在小圈子選舉當然要廢除,但如果可以重整,可以做到打工仔一票,直選一票,也有存在價值。」

劉凱文亦認為,界別的選民基礎應該改革,「因為在醫療系統不是只有註冊的專業人員才應被包括,如果 supporting staff,PC(病人服務助理)及 HCA(病房助理) 在公營醫療,或私營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員,我們上班是與他們拍住上,一起工作,因此他們應該被包括在界別裡。」

關於李國麟……

若說三位挑戰者的最大共識,必然是對現任議員李國麟的不滿。袁偉傑認為,界別多年來都沒有改變,作為議員要負責任。「自我可以投選功能組別開始,四次都投給他。每次都懷著最大期望,期望他會帶領業界,但因為看不到突破,所以我希望自己成為這個突破。」

李國麟

李國麟

袁偉傑又批評李國麟多年來沒為業界爭取到甚麼,「他(李國麟)自己拿到很多東西。我猜泛民之中,拿到銀紫荊星章的也不是很多人,他可能是唯一一個。(編按:單仲楷、楊森等個別民主派人士亦曾獲銀紫荊星章)但為甚麼業界的東西你拿不到?」

余慧明亦說,「明眼人都看到,(李國麟)其實根本甚麼都沒做到。」她更不滿的是,「 2015 年財政預算案,他對撥款投下贊成票,當中包括購買水炮車。他的回應是,因為財政預算案都會加醫護人工,所以不可以放棄業界利益,投下了贊成票。但他有沒有想過,水炮車是對付甚麼人?是對付香港人。」

劉凱文則批評李國麟「離地」,「不是在議事堂涼冷氣,有空說一兩句,說幾句 soundbite,然後發起不知實際意義的工業行動,無法幫忙,又脫離現實,這個是真離地,實情是太空人。」

李國麟的回應是:「讓業界朋友評價。」但他也指,自己在過去十多年,包括與護協一起在公開立場、議員立場、業界專業發展、工作環境的服務,一直與僱主周旋。

他又認為,自己一直在「制衡」政府,「例如護士學生畢業情況,實習影響等我們會跟進」、「例如有公務員在醫管局工作,進入 dirty team 取不到津貼,因為不是醫管局人,我們寫信至醫管局互相推卸,因此便寫信至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跟進。」

民主派正協調各地區直選及部分功能組別的出選名單。但到目前,衞生服務界未有舉辦初選的消息,各有意參選者在談及初選時,也沒有人確認一旦有初選,他們確定會參加與否。

袁偉傑

袁偉傑

採訪、撰文|劉偉程、蔡俊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