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5/17 - 9:58

【專訪】褪去藝人光環 親身見證警暴 吳日言:今日做正常人都感受到壓力

吳日言不紅,她自己也知道。

「可能大家會覺得,會識吳日言囉,會知道呢個名囉,無乜代表作喎佢,髮型囉,咁樣。」

在娛樂圈載浮載沉十多年,她早已不是當年一臉稚氣、留著冬菇頭與 Juno(麥浚龍) 在石板街邊走邊唱《扯線風箏》的少女。但說起星途平平,她笑得豁達,雖然不諱言仍在等待機會,但此刻她最享受的,是打理與朋友合資的飯團店、照顧歲半的女兒。 

廣告

囡囡歲半,飯團店運作漸上軌道,吳日言近年已鮮少出現於娛樂版與公仔箱,從藝人過渡到普通街坊,她一天比一天適應,但在每天更新「新常態」的香港,普通人也不易做,「我本身都唔係做啲好激進嘅事,但係就係,依家做返個 normal 嘅人,我都 feel 到有嗰種壓力,先至出聲。」

吳日言在石板街

吳日言在石板街

說的是 4 月 26 日,在網民發起的太古城「和你 Sing」活動期間,吳日言身處現場,打算與丈夫、小姑往心儀餐廳吃飯時,第一次面對面被衝進商場的防暴警員驅趕。她怒火中燒,在 Instagram 上載多個限時動態(story),其中一張是集結的防暴警照片,寫上「幾時死」字樣,表達對警暴的強烈不滿。

想不到這些 story 一夜間被廣傳,質疑她「忽然轉黃」有之,嘲諷她「過氣藝人」有之。大量「五毛網軍」事後到她社交網站「洗版」,以簡體字留言謾罵,淹沒留言區。也是因為「太古城事件」,她事後失去了一個電視節目的訪問邀請,飯團店少了一個被報道的曝光機會。

普通過生活、正常做生意,在 2020 年的香港,再也不易為。

「好似著起套制服就與市民為敵」

吳日言清楚記得,在商場碰見防暴,是當晚的 6 點 40 分。她家住港島東,平日經常會到太古城消遣和食飯,當晚他們一行三人剛在商場泊好車,正是「和你 Sing」開始的時間,誰知只十分鐘後,大批防暴警就「兵拎唪唥」開始驅趕商場內市民,阻擋了他們往餐廳的路。

一直是和理非的她,至此才第一次面對面遭遇防暴無理驅趕。當警員濫權一幕在眼前上演,原來比平時看直播畫面還要真實和使人窒息,「殺到埋身嘅時候,你會見到點解一個人可以完全咁唔公平、無理地去驅趕我,我好想據理力爭,嗰一刻,同佢講,我冇犯法架喎。」

2020 年 4 月 26 日,太古城中心

2020 年 4 月 26 日,太古城中心

身邊一把聲音傳來,「你唔駛同佢講咁多嘢,你同佢拗,無用架,走啦,冇用架。」是她丈夫拉著她的手。其實不用他說,她心裡也很清楚,言語反擊只是徒勞,但她忍不住。那一刻,怒火凌駕了理智。

回過神來,抒發不滿的連串 story 已被她發了出去。「哇,真係好嬲架,好嬲,嬲到要呻。呻完,個 post 已經擺咗喺度。平時我地出 post 呢,真係要諗過,可能三、四十字都要諗半個鐘或者一個鐘,但嗰一刻真係成個腦標咗好多字出黎,就咁打打打打打,就係咁樣。」

她一直以為自己能夠理解執法者的威嚴,例如認識一些做懲教署的朋友,知道他們在對待犯人的時候,說話也是粗聲粗氣。「但唔係個個都係呀嘛,佢(防暴)連(對)小朋友啦、老人家都係咁嘅態度,好似覺得佢一行出黎,著起套制服,就與所有市民為敵咁樣。」

「而佢(防暴)就同我講,你唔好喺度扮嘢喺度行嚟行去呀,我可以告你架。」想起當日防暴警的橫蠻狠戾,她仍是意難平。

當日她在 IG 發布影片,狠狠嘲諷警察:「今日有『特別嘉賓』嚟咗,好滋擾呀佢哋!都痴線、痴筋,禮拜日出來食飯有咩問題?」「唔怪之得咁多人去同佢理論,但其實無結果嘅,分分鐘俾佢毆添!」直至晚上離開太古城,她再在 IG 貼文道,自去年起見到很多人「被鬧、被打、被控告」,會想如果自己遇上會怎樣,「結果今日兜口兜面被人驅趕,我甚麼都做不到 … 只能夠啤住啲賤人,完。」

當晚,戰場由太古城延伸至吳日言的 Facebook 和 IG,大量「五毛網軍」叫囂「只係識鬧警察」、「講咁多你又唔係議員,做咩要咁惹事」,隨後更多支持者湧入幫口反駁。一時之間網絡世界之熱鬧令她招架不住,最後索性隔岸觀火,「由得佢哋兩派人互鬧,真係追唔切。」

不想標榜黃店去賺錢

然而,吳日言的經歷不是獨例,當今年 4 月疫情稍歇,商場歌聲再起,各區「和你唱」每周上演,防暴警連番進入市民日常生活的商場和街道,即使是過去如何對抗爭現場避之則吉的平民百姓,如今都不能保證,會在哪一次出門轉彎的街角,就遇上警察暴力驅散。

去年 6 月開始的反送中運動,讓不少過去不關心政治的香港人都有「殺到埋身」的感覺,吳日言也不例外。如果細看她 Facebook 和 IG 內容,就知道她不是「忽然轉黃」,從 6.9 大遊行的「加油」、「鍾意香港」宣言,到經常 hashtag 「香港加油」、「不流血」、「天佑青年」等,她從不掩飾敢言、直率和支持民主的立場,旗幟鮮明。

吳日言本來不想多談「太古城事件」,記者相約訪問時,她甚至拒絕以太古城為訪問地點,更曾明確表明如果以太古城切入則「恕我不能接受訪問」,因為她很清楚,在日益常見的警暴裡,「受害嘅唔止我一個,更加多嘅人,佢哋受嘅傷害更加大,我嗰日真係純粹有感而發地講自己感覺而已。」

可能因為自從「黃藍是政見」後,肯公開發聲的「黃色」藝人太少,自數年前減少在娛樂圈曝光,吳日言今年反而屢屢被談起,如參與一丁目的宣傳區選短片,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坐陣其飯團店任一日店長等,都令她的熱度上升,多了年輕人認識。不過她卻說,不想把這份名氣帶到她的飯團店去。

公民黨譚文豪、余德寶為吳日言開設的飯團店做一日店長

公民黨譚文豪、余德寶為吳日言開設的飯團店做一日店長

問她不想受惠於「黃色經濟圈」嗎?她搖搖頭,「鋪頭唔係屬於我一個人。」所以不能代飯團店表明立場,擔心會對其他伙伴帶來影響。

撇開黃色經濟圈實際效用不談,吳日言說,開店是要做大家生意,「我個人立場,好鮮明好明確,但我唔想拉鋪頭落去標榜自己。」她會派口罩,做學生、醫護優惠,就是不想在鋪面貼上文宣和便利貼。她希望客人能夠認同食物質素,而多於討論其立場。在她眼中,做生意無愧於心,能養活自己,就是這麼簡單。

表態立場失去曝光機會

00 後出生的讀者,可能沒多少印象吳日言是誰。她在 2004 年以歌手身分出道,推出過幾張專輯、拍過幾部電影,最為人所知的是麥浚龍《耿耿於懷》的姊妹作《扯線風箏》,曾任商台主持。2012 年後較少曝光,至前年與青梅竹馬的丈夫擺酒結婚,生下女兒,去年與朋友合資的飯團店開張,滿足了她喜愛下廚的樂趣,平凡的日子充實也美滿。

太古城一夜,不多不少令更多人記起她這個人,娛樂圈太多勢利眼,酸言酸語少不了,有人攻擊她說,「吓乜你仲喺呢行咩」、「你都無人識架啦。」她並不在意,今年 36 歲,青春偶像不再,自言很多事已看化,「我諗由我一開始入呢行,到我離開呢個世界,都係會係呢行、呢個圈,都會被報道」。

她深知,正是因為近年工作機會不多,才令她擁有比別人多的自由表達所想。她也不是對演藝事業沒有期望過,「呢一行,只要你一日唔死,就有機會。」「你唔知道喺邊一刻,做到一件咩工作,就可以令人記返起你。」而愈來愈多的表態,正正一點一點斷送僅餘的曝光機會。

太古城事件發生前,本來有朋友代一個每晚播映、收視率頗高的電視節目找到吳日言,邀約做一個疫情下的小店訪問,雙方談好由吳日言丈夫和飯團店另一拍檔出鏡,「因為(節目)唔想太過黃」。然後吳日言在一次《蘋果》訪問中批評政府,又大鬧林鄭「快啲走啦,無人想你喺度啊」,結果就收到節目組電話,「佢話,唉你點解要咁講,好難交差喎咁樣。」對方提議「扭一扭」,連她丈夫也不要上鏡。

「我哋就覺得,點解要咁,唔想好似又食黃絲又想討好藍絲。」她拒絕對方的提議,堅持丈夫適合受訪,對方不置可否,只說「到時睇下點就」。接著發展到太古城事件後,「個訪問直情唔知去咗邊,嗰個人就無再聯絡了。」吳日言笑着聳聳肩,「咪算囉,都唔恨做。」

吳日言與女兒和丈夫(圖片來源:吳日言 facebook)

吳日言與女兒和丈夫(圖片來源:吳日言 facebook)

陪伴女兒成長 寄語年輕人︰低潮會過去

吳日言從不否認喜愛做藝人,有幸入行是緣分,「我無財雄勢大,無後台,都做到。」表態之後,她也知道「工作機會確實一定會有影響」,至少一定不能再去大陸登台,主持、電影、電視劇角色也輪不上她。此刻她感謝仍支持她的客戶,至於以後的發展路,「我唔知,亦都無人知,你唔知個機會幾時先來。」

2018 年末,女兒 Beatrice 出生,自此母親成了吳日言最享受的身分,談起女兒時,她甜絲絲,「我會教養佢,想要乜、想做乜,就要勇敢講出來。」反送中運動下,香港人經歷動盪、不安的一年,小小人兒還不知道,身處的世界正經歷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我覺得佢長大後唔可以,喺香港已經唔可以(自由表達自己)。我咁講係好悲觀,好似大家爭取嘅嘢最後會輸,但呢個確實係我嘅預測,鬥唔鬥得贏,我真係好有保留。」她隱諱地,為香港未來投下不信任一票。

女兒一天一天成長,同時香港的人權逐步被打壓,看得她心灰。「運動之後,我同屋企人都有諗,好唔好移民,好唔好離開?... 可能為咗下一代都要諗。」她從來沒有想過,會有考慮移民的一天,但她希望女兒有機會離開,「去啲有自由、可以發展到嘅城市。」

她向丈夫提出移民念頭後不久,武漢肺炎在全球爆發,各地紛紛鎖國封關,留住了他們離開的腳步,反正捨不得,也就暫時擱置了。無論世界有多壞,此刻她最大的心願,只是陪伴女兒成長。「即使人生經歴過低潮、困難,覺得個世界唔需要自己,但呢一刻覺得我存在價值好重要,因為我係我個女嘅媽咪。」她以此勉勵年青人,「你而家仲年青,可以經歴失敗挫折低潮,唔好覺得係世界末日,時間仲有好長,總會過去、總會天晴。你捱得過,就多個人生經驗。」

吳日言

吳日言

文 / 丁喬
攝影 / Nasha Chan

場地 / Trois 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