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西灣河中槍青年:信念唔會俾子彈打死 父擔心仍支持:你唔去我又唔去,香港無架啦!

2019/11/23 — 18:45

11 月 11 日早上,西灣河太安街及筲箕灣道交界,交通警員關家榮在馬路上連開三槍實彈,其中一槍打中 21 歲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學生周柏均腹部。周柏均中槍後即時倒地,被送院搶救。經過 4 小時手術後,周柏均需切除右腎及部分肝臟,幸好性命得保。

周柏均留醫 9 日後,現時已經出院,他今日(23日)在立法會議員及律師陪同下見記者。律師先友善提醒記者,由於周同學早前已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罪名拘捕,雖然還未正式落案起訴,但還望盡量不要談及案情。

周同學撐著拐杖勉強自行步入會議室,右手掩著腹部傷口,聲線因曾插喉而變得非常微弱。

廣告

甫坐下,周柏均透過傳媒鏡頭向關心他傷勢的香港人道謝。他又笑言,之前不經意說起想吃熊仔餅,現時收到的熊仔餅,疊起來已有一個人那麼高。

周柏均同學在立法會議員及律師陪同下見記者

周柏均同學在立法會議員及律師陪同下見記者

廣告

能撐拐杖步行短距離 傷口仍疼痛

他表示,連醫生都想不到他康復神速,現時他已能撐著拐杖步行一段短距離,雖然食量不如受傷之前,亦能進食一般食物。不過醫生提醒他,由於右腎及部分肝臟被切除,年長後有可能更容易患上腎病、糖尿病等。不過周同學笑言,說幸好今次受傷沒有致癱,不然他本來想當化妝師的夢想,恐怕要幻滅。

周同學說,自己留院的首五天,每一晚都睡得很差,除了因傷口劇痛,不時都會夢見警員關家榮在馬路上,用左輪手槍指著他,然後扣下扳機 — 「開槍嗰一下係 … 好驚。」

周同學憶述,中槍躺在地上一段時間,第一個念頭,先是想起家人、朋友,或許因此非常擔心。之後又想到自己,會不會就此喪命呢?

「但如果我咁諗,意志力就會更加薄弱 — 我要活落去,先可以見到香港有民主的一日。」

周同學做完手術後,在醫院昏迷了幾天才醒來,他清醒後做的第一件事,是立即上網,希望了解運動的最新發展。但他看到的新聞,只有更多示威者因警暴力而受傷,令人非常擔憂。

「我希望警察停止用不公公義的手段對待追求民主的市民。」

周柏均需撐拐杖步行

周柏均需撐拐杖步行

強調信念不因受傷動搖 「信念唔會比子彈打死」

21 歲的周同學自言,他在 2014 年開始認識政治,2016 年接觸到本土派思潮,不久後目睹香港政府以行政手段阻止候選人入閘;以宣誓無效為由,褫奪民選議員資格。

現在身受重傷,就算是和平的集會遊行,周同學都難以親身出來參與。但他強調,自己支持運動的信念,絕不會因此動搖,他會繼續在其他崗位、例如在文宣崗位上,繼續與其他抗爭者砥勵前行。

「人就可以俾子彈打死,但信念,係唔會比子彈打死。信念係可以人傳人,一傳十、十傳百。」

周同學中槍後一週,香港烽煙四起,戰場由鬧市,蔓延至各大學,警方與示威者武力同樣升級,警方已不諱言或開實彈鎮壓。周同學認為,香港衝突日趨嚴重的最大責任,無疑在於香港政府。

「由 6 月 9 日一百萬人(遊行),林鄭唔撤回;到有人死,梁凌杰、周梓樂,政府都無一個正確的回應俾我哋,」

「更大的示威,唔係因我而起,而係因為政府一路都無一個回應,所以市民更加憤怒,要為同伴爭取應有嘅嘢,伸張同伴(面對)嘅不公。」

周柏均同學

周柏均同學

周父:頭破血流個個都唔想 不會阻兒子抗爭

周同學的父親於同場見記者。雖然周同學說,家人對非常支持他、和他「站在同一陣線」,但周爸爸坦言,在運動開初,父母始終擔心兒子安危,兩代人之間也偶有小爭拗,「血肉之軀嚟架,小心啲啦唯有。」

周爸爸當天從朋友間聽聞兒子中槍,甚至在前往急症室途中,聽到的士收音機說西灣河有青年中槍,他也一直不相信這是事實。直到到達醫院,看見傷者的姓名,才認知到最荒謬的事情,已然發生。

周爸爸說,作為人父,當然擔心兒子安危,但他一直沒有阻止兒子去抗爭,「我聽過人講,你又唔去,我又唔去,咁香港無架啦!」

「我唔可以見到人哋嗰個(小朋友)頭破血流,就叫自己嗰個唔好去 — 頭破血流個個都唔想。唯有叫佢小心啲。」

周爸爸憶述,兒子在醫院醒來,見到家人時,「佢(兒子)第一件事問,你會唔會鬧我架?我話唔會 — 係都唔係依家啦!」

父子倆現在笑起來,如釋重負。

周同學父親(左)

周同學父親(左)

周同學:我們是被選中的一代

性命幾乎不保,周同學坦言,其實他覺得如果示威者用性命去換取政府回應訴求,非常不值。

「因為民主及自由,根本上是一個基本的東西,但是香港政府一直都無俾給我哋,及《基本法》寫我們是有普選的權利,所以我們不應該用性命去換取,是政府必然要俾我哋的權利。」

他又呼籲港人珍惜自己手上民主一票,明日(24日)參與區議會選舉投票,「多你一票真係好多」。

由 2014 年雨傘運動、2016 年旺角衝突、到今年的抗爭運動。雖然反抗的代價與日俱增,周同學仍深信,自己和同代人是「被選中的一代」。

「我們這一代年青人,根本押上了我們的前途,甚至是性命,為了我們未來的香港,爭取我們應有的權益,民主自由,」

「年輕人再不企出來對抗不公政府,我們只會被壓迫得更犀利,若不出聲,明日就可能無出聲嘅機會。」

「每個人都可以握緊自己的信念,我現在受了傷,就算是一個民陣發起的和平集會,我都未必可以出席 ... 只可以在家做宣傳,去令更加多人知道這場運動的主要目的及五大訴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