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1/1/26 - 20:29

【專訪】辦周梓樂追悼會遭重罰停學 科大學生會正副會長,和他們的科大精神

現屆科大學生會去年 8 月接教務處通知,被指控參與五項「不當行為」,包括:

2020 年 5 月 8 日舉辦周梓樂半週年追悼會
2020 年 6 月 3 日嘗試為「青蛙路」補油
2020 年 6 月 12 日成功為「青蛙路」補油
2020 年 6 月 21 日拒絕移除「香港獨立」文宣
2020 年 6 月 30  日於科大校園北閘張貼文宣

校方隨後召開學生紀律委員會(SDC),最近公布六位幹事的處分。其中,就讀綜合商業管理三年級的會長麥嘉俊,及工程系三年級的內務副會長勞啟浩,被校方勒令即時停學一個學期、不准使用圖書館等學校設施半年、75 小時校園服務令及接受書面譴責。

廣告

六人的懲處將永久紀錄在大學生涯。

不過,校方指控的「不當行為」是否真的嚴重至停學,甚至永留紀錄,以致影響他們的前途?會長麥嘉俊及內務副會長勞啟浩接受《立場》專訪,直指校方指控荒謬,「我去幫一個科大嘅同學搞悼念會,但都可以得出呢個咁嘅結果,喺香港、喺科大,仲可以有幾多更荒謬嘅事出現?」勞啟浩說。

第一項「不當」:是「播毒」還是「政治表達」

學生會在去年 5 月 8 日舉辦周梓樂半週年追悼會,惟校方以追悼會造成人群聚集,有傳播病毒的風險為由,拒批舉辦追悼會,更在當日早上向同學發電郵,警告參加者或違反限聚令。

對於校方著重的防疫問題,麥嘉俊指,當日追悼會以「流水式」進行,參與的同學分批取蠟燭、獻花,學生會甚至安排人手為同學量體溫,又不時開咪呼籲保持社交距離。而校方心知追悼會依舊進行,卻未有派出人手協助符合防疫要求,更不斷透過中央廣播,以廣東話、英文及普通話三語,大聲警告在場人士有機會違反限聚令,騷擾追悼會的進行。

被問到是否校方以疫情打壓追悼會,麥嘉俊冷笑,「我唔評論,但係『疫情』真係好萬能」,坦言為達到防疫要求,已找來十多個同學協助,但他承認,舉辦半週年追悼會時剛上任,未有充分時間與校方商討安排,而校方得知學生會要辦追悼會時,亦未有讓步,「一嘢就 Ban」。半年後的周梓樂逝世一週年,學生會提早兩個月與校方詳談,最終「成功爭取」校方許可,再辦追悼會。

2019.11.8 科大(此活動非由現屆學生會主辦)

2019.11.8 科大(此活動非由現屆學生會主辦)

不過,麥嘉俊強調,學生會安排倉卒固然是活動不獲批的原因之一,但去年中傳出通過《國安法》前後,校方態度已有非常大的轉變。他說,傳聞要立《國安法》前,大部分學生會舉辦的活動,即使有政治色彩,亦毋須申請,「喺賽馬會大堂幾乎係唔使 approval,要搞 formal 嘅就入紙,唔 formal 就直接做,好似播《榮光》咁」,但去年 5 月底開始,校方開始收緊學生一切政治表達,情況在《國安法》生效前更為明顯。

*   *   *

第二、三項「不當」:是「補油」還是「落校方面」

2020 年 6 月 3 日,科大學生會一年一度為校內小徑「青蛙路」上的 12 字 —「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補髹漆油。然而校方一邊以「阻礙通道」拒絕學生會補油,一邊以鐵欄圍封、白布遮蔽該路段,又派出保安駐守,同學需要繞路而行。學生會又以一名幹事帶三名記者同坐的士的做法,將六個記者偷偷帶進校園內,希望透過報道,將校方疑有政治考慮的舉動公諸於世。

約一週後的 6 月 12 日,學生會在未有通知校方下,成功為「青蛙路」補油。

科大學生會會長麥嘉俊(右)、內務副會長勞啟浩(左)

科大學生會會長麥嘉俊(右)、內務副會長勞啟浩(左)

2014 年以來的 6 年間,科大同學一直有為「青蛙路」補油,惟校方僅將去年兩項事件列為「不當行為」。

勞啟浩估計,校方真正不滿的,並非單純「補油」的行動,而是學生會將記者帶進校園,「有損」學校形象,因而作出懲處;麥嘉俊補充,有校方職員一度轉述高層表示,帶記者內進的做法是「落校方面」。

*   *   *

第四、五項「不當」:是「規定」還是「剝削自由」

對於被校方指控拒絕移除「香港獨立」文宣及張貼文宣,麥嘉俊指,去年 6 月有外來人士突然清除校園北閘的文宣,校方疑怕被外界關注科大學生的政治表達,加上《國安法》將近,向學生會表示,「塊 Board 就大學擁有嘅,而家你唔跟我哋嘅規矩」,繼而清除包括寫有「香港獨立」在內的所有文宣,更添加新規定,要求所有單張要以實名張貼,並設 14 日張貼期限。

麥嘉俊澄清,實名制等規定,原屬學生會內部規條,用以監管屬會,避免屬會間的爭執,基於運動及政治表達,同學自 2019 年起可自由張貼文宣;然而校方以此「規定」,直接套用於所有類型的海報,表明所有告示板、大字報,只可用以宣傳校內活動,「話(大字報牆)係畀屬會宣傳,除咗之外其他都係 inappropriate(不恰當)」。在《國安法》實施前,校方清除學生會告示板上所有文宣,帶有政治色彩都一概不能留下;《國安法》實施後,連同學張貼的空白 memo 紙亦同樣被移除。

麥嘉俊批評校方剝削同學表達自由,以實名等規定令同學對張貼文宣產生疑慮,「同學貼都要有(學生會)會印,慢慢限制越嚟越明顯,導致而家塊大字報都係空嘅,冇話過一定要貼文宣,但文宣以外嘅嘢都冇人貼……基本上係廢咗」。

2019 至 2020 上半年的大字報牆(圖片提供:科大學生會)

2019 至 2020 上半年的大字報牆(圖片提供:科大學生會)

2021 年 1 月,科大的「大字報牆」空空如也

2021 年 1 月,科大的「大字報牆」空空如也

*   *   *

結案未陳詞 上訴機會渺茫

判決下來,身任正、副會長的麥嘉俊及勞啟浩,終究被校方勒令即時停學一個學期。

麥嘉俊及勞啟浩表示,雖然事前已料到有被停學或退學的可能,但對於校方未有解釋有關懲處是基於哪條「校方規定」,依然難以接受。

麥嘉俊說,校方的確搬出相關「規定」為「證據」,但卻從未明言有關「規定」做法合理與否,而懲處又是對應違反哪條「規定」,只頒下一個「判決」,「校方就真係搵到有啲 Regulation 嘅,唔好理合唔合理先,個場係佢嘅,佢話點就點,但係法庭都有結案陳詞啦,至少要解釋」。

結案未陳詞,六人會上訴嗎?

兩人都說「會」,但隨即搖頭歎息,「就算 Appeal (上訴)都係同一班人(決定),機會好渺茫,都說服自己呢個事實唔會變,不過唔想不明不白,起碼有一個合理啲嘅解釋去講邊一樣野,導致停學或者其他後果」。

一週後,科大第二個學期即將開始。頓時「冇書讀」的麥嘉俊及勞啟浩,只好一邊上訴,一邊尋找實習或兼職工作,僅希望不要浪費時間,但坦言時間倉卒,未必能找到工作。

*   *   *

荒謬,還是荒謬

除正副會長,另外四名學生會幹事「有老有嫩」,有二年級生,亦有即將畢業的四年級生,同樣因「違規」,受到不同程度的處分。

會長麥嘉俊最擔心的,並非自己被停學或退學,而是即將畢業的幹事,在大學四年的努力或一剎被抹掉,「做得呢個位、依啲嘢(舉辦行動)都預咗。尤其見到國安法都睇路啦,都聞到陣味,最擔心係(幹事)喺依一間咁高壓嘅大學讀到 Year4,但係臨尾嗰年『衰咗』」。

勞啟浩說,一直有被懲處的心理準備,但未有想到最後要被停學,亦認為「不當」行為的嚴重性不至於停學,更估計停學或耽誤課程,需延遲一年畢業。

勞啟浩形容自己家人暫時不知情,而在宿舍生活的他打算「瞞到最後」。他是家中的獨生子,父母對他最低的要求是大學畢業,亦非常緊張他的前途。他說,很難對父母啟齒,「由細到大都未試過留級,係佢哋(父母)眼中都唔會期望,突然入到大學先至會有停學依啲嘢……如果知道,(佢哋)已經唔係諗影唔影響我嘅前途,而係擔心有幾影響我出嚟搵工」。

記者提醒,經媒體報道後,家人或會得悉停學一事,很難做到「瞞到最後」。勞啟浩認同,但批評校方重罰實屬荒謬,過去亦只有對他人造成身體傷害的學生,才被勒令停學,才令他不得不出面接受媒體訪問質疑校方,「我搞學生事務,我去幫一個科大嘅同學搞悼念會,但都可以得出呢個咁嘅結果,喺香港、喺科大,仲可以有幾多更荒謬嘅事出現?」

我們的「同一科大」精神

貼文宣、為標語補油、國安法實施前拒絕移除港獨文宣、舉辦同儕舉辦追悼會……在科大校方眼中,這是損害校譽的嚴重「不當行為」,違反「1-HKUST」(同一科大)精神。

然而,校方由始至終未有說明、解釋何謂「同一科大」精神。根據科大網站,「同一科大」是科大核心價值之一,意指科大匯聚大學成員的見解與努力,「集思廣益,各展所長,相互影響、配合,共同朝著同一目標邁進」;但從未就此解釋,得到 2,000 多票學生授權的學生會代表,又是如何違反科大精神。

科大校方未有詮釋下,麥嘉俊及勞啟浩認為,他們心中的「同一科大」精神,是一種校園關心香港政治、社會命脈發展的風氣,同學會以行動支持民意授權的行動。

麥嘉俊說,校方常說「不要將政治帶入校園」,卻視年輕人為未來的棟樑,非常矛盾,「咩未來社會棟樑,但係要求(同學)對政治不聞不問,依間大學就係做緊啲咁冇意思嘅嘢,叫你唔好理會政治,一講政治就話好暴力,成件事好『內地』」,更擔心違反所謂「同一科大」精神會成為校方的「萬能 Key」,打壓有政治表達的同學。

另一方面,同學亦彷彿受到校方避談政治的影響。

麥嘉俊、勞啟浩的內閣「同洐」,去年 3 月取得逾 2,000 科大生的信任票支持下上任。麥嘉俊及勞啟浩卻有感,這年來同學在行動上支持不足。麥嘉俊說,剛上任時希望改變科大人對社會、政治不太關心的風氣,擺脫「豬大人」的稱呼,做到「青蛙路」寫及的「改變」及帶來「希望」,然而在至今 9 個月的任期內,卻發現改變並不容易,「科大學生會嘅嘢,最緊要係科大學生關心,但係大家好似唔殺到埋嚟唔畀反應」。

勞啟浩補充,《國安法》生效前夕,曾呼籲同學把握「最後機會」,在大學張貼有關《國安法》帶來什麼不良影響的文宣,最後卻未有人呼應。他說,不解為何當日投信任票的 2,000 多位同學,投票後未有共同努力對抗不合理的校政,及反映時弊,「校方真正懼怕嘅,唔係學生會幾個人,而係背後的民意,和 2 千幾個學生,集合一齊一個大的力量,對抗校政,唔好畀學校覺得可以話哂事」。

後記

訪問期間,會長麥嘉俊與勞啟浩竊竊私語,「會唔會撞到熟人㗎?」勞銘浩回應,「咁企後啲囉」。遇到協助學生會事務的相熟職員,兩人隨即對視,「唉,打個招呼啦。」

只見職員皺眉、一臉擔心的問及兩人狀況:「真係要停(學)?」兩人點頭。

校方職員只是說,「唔緊要我哋錫晒你,我逢星期一都喺度。」

科大學生會會長麥嘉俊(左)、內務副會長勞啟浩(右)

科大學生會會長麥嘉俊(左)、內務副會長勞啟浩(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