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1/3/22 - 20:51

【專訪】遭左報狙擊斥荼毒信徒 王礽福赴台籌備「榮光教會」:助流徙港人圍爐取暖

 「過來台灣是政治原因。」去年曾被中聯辦控制的《大公》、《文匯》狙擊,被指控「荼毒年輕信徒」的王礽福說。

今年 50 歲的他是宣道會出版社前社長、傳道人。25 年前來過台灣讀書,今年 1 月由香港移居舊地,卻感到非常陌生。繳交健保費(台灣醫療保險)、垃圾分類等日常生活細節,他一頭霧水:「我哋(移民港人)經歷啲低能白痴嘅嘢…大家好多都係走難心態,亦可能帶著不同創傷。喺移民初期,的確需要圍爐取暖。」

教會是個不錯的圍爐場所。王礽福昨日(21 日)表示,將於今年  5  月與同樣由香港移居的牧師王少勇,於台灣成立「台北榮光教會」,而另一牧師楊建強則會在英國成立「愛丁堡榮光教會」。「榮光教會」將以提倡香港人同行、抵抗極權政治的《香港 2020 福音宣言》為共同信念,並希望日後陸續在各地成立教會,在海外傳承香港精神、牧養流徙港人。

廣告

王礽福

王礽福

王礽福接受《立場》專訪時透露,「榮光教會」現時依然在籌備階段,預計每間「榮光」會成為可容納 100 人的中小型教會,透過當地教友資助、網上講道的月費收益及奉獻,維持開支;而在台北,崇拜選址則暫定為一間由港人借出、備有音響設備的店鋪。

然而, 「榮光」不僅是一個宗教場所,而是像他這樣的香港牧者因政治上被威脅而移民海外後,藉著教會建立一個讓移民基督徒港人「圍爐取暖」、生活互助的平台。

當「榮光」變成禁忌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反修例運動代表歌曲《願榮光歸香港》隨即被政權視為「禁歌」,連常在聖經出現的「榮光」一詞,都突然變得敏感。從這角度看來,在台灣成立實體的「榮光教會」,在政權眼中或是大膽挑戰紅線的舉動,發起人之一的王礽福只覺得不能擔心太多,「香港彷彿陷入文革式批鬥,做咩都會出事。」

香港不是第一次被捲入移民潮;以往的移民潮,亦令海外已有不少以香港人、華人為主的教會。那為何還要另立「榮光教會」?王礽福認為,不同時代移民的香港人,對香港社會狀況的理解大異,例如九七離港的人,有感危機停留於「信心」階段,未必如今天的港人,因實質危機而離開;加上不少海外華人教會比較親中,追求民主自由的港人未必能融入,「離開(香港)某程度是想離開嗰種(不同政見下的撕裂)張力,但如果張力繼續存在,係會好艱難。」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將重達 20 公斤的器材搬上獅子山頂,投射字幕「願榮光歸香港」字幕。(朝雲 攝)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將重達 20 公斤的器材搬上獅子山頂,投射字幕「願榮光歸香港」字幕。(朝雲 攝)

因為他想成立「榮光教會」。王礽福承認,「榮光」的命名確有政治意味,但所謂政治,其實不過指向一個群體的真實處境,而教會正正由這些人組成。「我哋真係唔係一個政治群體,冇必要永遠存在政治性,只係社會喺依個階段有需要,顯得教會對政治方面的關懷多啲。政治係會過去的,「榮光」(一詞)卻依然會喺聖經上出現。」

「香港人來到台灣,想搵返相同(政治)理念的教會,唔係一件咁嚴重的事。」

因此王礽福一方面強調「榮光教會」不會避開政治,但另一方面亦明言,不會將講道政治化。「我哋受嘅係神學訓練,唔係政治訓練。」而「榮光教會」的最終目標,亦不是在海外建立一間「只有香港人的教會」,甚至是「另一個自成一角的唐人街」,而是讓公義觀接近、處境相似的港人相互支援,承接而非照搬香港人的記憶到海外;然後再進一步,與當地教會聯繫,融入不同群體,貢獻當地社會,「唔能夠一輩子圍爐取暖,長期咁樣係好病態,亦唔需要重複香港嗰種分裂。分顏色係起點,不過冇可能只跟『黃人』或者『藍人』往來。」

假如有一天,移民海外的香港人能融入當地的圈子,王礽福說:「(榮光)可以係過渡期的群體,唔係開咗唔可以關,冇需要冇功能,結束都冇所謂。」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Someus Christopher @ Unsplash)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Someus Christopher @ Unsplash)

當極權凌駕宗教

王礽福今年 50 歲,本來預計 65 歲才回台灣養老,卻因為政治原因,計劃足足提早了  15 年。今年 1 月他隻身來台,並正與其他海外牧者籌備建立教會。

何謂「政治原因」?時間退回 2019 年反修例運動。

王礽福熱衷就政治發聲。2019 年 5 月,時任基督教機構協會主席的他,發聲明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7.21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他以時任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副主席身,發聲明譴責警方及港府;同年 11月,王礽福成立基督教網上電台「辛福台」,曾邀請佔中三子戴耀廷、朱耀明、陳健民等分享;去年 1 月,他與理念相近的牧者組成網上教會「榮光敬拜事工」,提倡「分色牧養」,讓政治立場相近的教徒聚首。6 月,「榮光敬拜事工」發起聯署,對中國就港區國安法決定草案的制定「深表憤慨」。

這些政治參與,成為政權眼中的「罪證」。去年 7 月 1 日、香港國安法生效的第一天,《大公報》、《文匯報》即以報道炮轟他及「榮光事工」「荼毒年輕信徒」。

王礽福稱,自 2019 年反修例運動開始,已從多個途徑收到不同派別的知情人士的「提醒」、騷擾電話等,並得悉有「負責宗教事務」的內地中央官員對他的批評及警告,而情況在國安法後尤其明顯,「知中方對我不滿、知道 exactly 中方某啲人有啲咩批評我的說話,無論親中、非親中的人士都分別提醒我,指向我有危險。」

被多次「警告」,王礽福考慮過後決定離港,今年 1 月回到曾度過大學生涯、畢業後曾工作兩年的台灣。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當未來已成定局

《港區國安法》生效、通識科被扭曲、公務員被規定宣誓、民主派人士被捕、選舉制度「被完善」過去一年政權對香港各方面的整頓從未停止。在左報點名批評牧者已為常事下,宗教會否成為下一個目標?王礽福早有預料。

他記得,現屆特首林鄭月娥早在競選時已經「做大陸會做嘅嘢」,提出設立「宗教事務小組」;加上現任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曾在 2013 年主政浙江期間,拆毀當地逾 2,000 間教堂的十字架及建築…「拆開有癮,點會唔搞宗教?中共會良心發現?冇可能。」

面對看似已知的結果,擁抱著同一公義的基督徒該如何自處?決志 30 多年的王礽福依然相信,信仰會帶來希望,牧養亦會延續下去。

「生命係會自己搵出路,箝制冇可能去到咁絕對化。參考 1949 年中國文化大革命,中國教會依然能夠以不同形式生存,相信總有人在某空間可以搵到牧養的機會」,但他亦承認在香港規模較大、較為制度化的教會,領導層會有話語權決定所謂的「大局」,令教徒覺得受制,難以繼續在會內事奉,「香港教會以『大局為重』,唔係弟兄姊妹四四六六拆掂佢,係大量妥協,而唔係共識。」

資料圖片來源:“浙江強拆十架運動”資料庫

資料圖片來源:“浙江強拆十架運動”資料庫

當牧者有軟弱時

同辦榮光教會的牧師王少勇、楊建強,還有基督教銘恩堂前堂主任梁永善等曾為反修例運動公開發聲的牧者,過去一年相繼低調離港。王礽福說,離港的牧者,一些是收到風聲,在恐懼下離港;有些則是覺得在香港教會越來越難說話,沒辦法做到正常的講道,情況尤見於駐堂教牧,「困難的是,牧者覺得做唔到牧養,講句說話都冇辦法講到。有口難言,好容易意興闌珊。」

牧者離開香港,有人說他們丟下了「弟兄姊妹」。王礽福未有否認,認為牧者離開要面對很多道德譴責。但他強調,人對政權、極權存有恐懼是正常不過的事,「教牧都會有恐懼.......唔好合理化、正義化自己移民,要向弟兄姊妹承認軟弱」,為在港的人留下一個交代。

還有再踏足香港之日嗎?王礽福說,本來不打算永遠離開,惟民主派初選者遭還押,政治形勢不斷惡化,他再未能肯定會否回港,唯有寄語有基督信仰的港人,做好心理準備:「大家唔好為死物咁緊張,冇哂教會,信仰都會存在。喺艱難的環境下,大家有不同選擇,只要非以不義為義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