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遭遇喬裝警暴力致骨折 治療半年難完全康復 — 林維坤抹不走的傷痕

2020/4/30 — 18:42

在尖沙咀一間中醫診所內,林維坤脫去上衣躺在病床上,露出左肩一道約長 10 厘米的嚇人疤痕。

醫師拿出一個名為「梅花針」的器具,小錘錘頭佈滿密麻麻的幼針。梅花針往林維坤的肩旁敲打幾下,頓時血花四濺。醫師立即蓋上抽真空的拔罐,大量瘀血馬上從針孔傷口抽進罐內。

2019 年 8 月 11 日晚上的銅鑼灣街頭,假扮示威者的喬裝警員首次現身作出拘捕,林維坤被推倒制服及毆打,導致左肩一帶最少五處骨折。過去半年,針灸、放血、物理治療已成為林維坤的生活日常。

廣告

事隔逾八個月,對林維坤而言,康復之路仍然漫長,追究警暴決心未變。

廣告

不怕痛的領袖

林維坤曾經是一名廚櫃設計師,近期無業留家專心養病。某日傍晚,他在記者的陪同下,來到這間中醫診所覆診。醫師先檢查他左手的活動能力,可見他經過半年治療後雖已能舉起左手,但移動幅度與健康的右手明顯仍有一段距離。

醫師之後在他左肩及手臂施了十多針,之後再出動梅花針及拔罐放血,最後為傷口敷上藥粉。44 歲的林維坤顯然是個硬漢,對於放血治療早前見怪不怪,反而一邊與記者談笑風生,藉此分散注意力和痛楚。

他常說自己是九型人格中的「領袖型」,做領袖就不能怕痛。

警喬裝示威者拘「暴力核心」

去年 8 月 11 日,市民原定於今日在港島東及深水埗遊行,惟兩個遊行均遭警方發出反對通知,僅批准市民在維多利亞公園進行集會。示威者最後在香港多區遍地開花、「快閃」抗爭。

當日的新聞焦點落在銅鑼灣軒尼詩道。當晚 10 時許,多名警員喬裝成示威者,他們身穿黑衣,戴口罩或防毒面具,突然衝前制服多名示威者,多人被毆至血流披面,有人被打甩門牙。現場記者不斷追問這班黑衣人究竟是否警察,但不獲回答。 

翌日時任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見記者,他多次拒答有否警員曾裝成示威者,僅強調警員在行動中曾喬裝成「不同人物」,又稱因應發現有「核心暴力示威者」,故派出警員喬裝作出拘捕。

喬裝示威者的黑衣男,手持警棍 立場圖片

喬裝示威者的黑衣男,手持警棍 立場圖片

左肩骨折五小時後方送院

林維坤就是當日「喬裝警事件」的傷者之一。在事發半年後,如今他向記者憶述當日經過。

他透露 8 月 11 日當日參加了在維園獲警方批准的集會,之後就與朋友到灣仔吃晚飯。飯後約晚上 10 時,他走到銅鑼灣軒尼詩道近希慎廣場的入口「嘆冷氣」,突然聽到遠處有人呼救,他立即衝向利園山道了解情況,發現多名黑衣人出沒。他們的打扮與一般示威者幾乎無異,戴防毒面罩,細看才發現各人手執一支疑似警棍。

林維坤見到,這些喬裝警員當時正手持警棍追打年輕人,少年們只能用雨傘抵抗。混亂中林維坤被喬裝警猛力從後推跌,他感到自己左肩著地,下巴亦受傷流血。倒地之後喬裝警繼續棍毆其背部,但他在左肩骨折劇痛之下,根本無暇理會背部的痛楚。

他之後雙手被索帶反綁背後,受傷的左肩感到極度痛楚,在整個拘捕過程中,喬裝警員完全沒有向他表露警員身份,亦沒有向他解釋被捕人的權利。過程中他兩度要求送院,但警方仍然堅持將他帶上旅遊巴士,送往新屋嶺扣留中心,要求他在劇痛之下錄取口供。

到凌晨 3 時許,亦即是受傷後約 5 個小時,林維坤才獲安排送院接受治療。醫生發現他左肩一帶有最少五處骨折,要進行兩個半小時的手術,用金屬板接合骨折處。手術後超過一個月,他幾乎每晚都從睡夢中痛醒。醫生亦警告他,康復後仍然有骨枯的風險。

中醫師:僅能恢復七、八成活動能力

出院初期,他活動能力大打折扣,左手只能抬到腰間,日常生活難免受影響:不夠力用雙手打開抽屜,就用單手逐點逐點拉開;把毛巾掛在水管上借力,就能單手扭毛巾;每日出門前都要花更多的時間穿衣服。

過去這半年,他定期接受物理治療,亦要看中醫針灸、放血。協助他的中醫師楊澤琪在過去大半年來,協助了過百名反送中運動的傷者,形容運動初期病人主要都是因為催淚氣體導致皮膚及呼吸道問題,到後期中彈等外傷愈來愈常見。對於這些受外傷的病人,在中醫角度上主要是用針灸、放血等方法作治療。

他形容林維坤初初接受中醫治療時,左手只能抬起約 30 度,已喪失近九成的活動能力,「要當他中風咁醫」。經過多個月的針灸、鬆筋、放血治療,手部已能抬起至 160 度,人也變得開朗活潑。不過楊澤琪亦坦言,林維坤的骨折不可能完全康復,最多只能恢復七、八成的活動能力。

中醫師楊澤琪

中醫師楊澤琪

所謂「核心暴力示威者」

早在 6.12 開始,林維坤就已經開始參與反送中運動。他笑言雖然希望可以和年輕人一起走在最前線,但自己實在太胖跑不動,因此只能在運動中擔當支援角色,經常在抗爭現場派發一些口罩、面布等物資。

當日鄧炳強口中所指要派出喬裝警拘捕的「核心暴力示威者」,原來是林維坤這位頂著肚腩派口罩的中年大叔:「我不是鄧炳強所講的暴力核心 … 我作為當事人,就知道他是講大話。」

林維坤坦言在警方濫捕之下,早就有被捕的心理準備,但就從未想過會受如此重傷,對此感到非常無辜:「你要拘捕我們,不需要用如此大的武力。」

更令他不忿的,是眼見眾多年輕人遭警暴所傷:「你對悍匪亦未必隨意開槍,對著小朋友卻如瘋漢隨意拔槍,射一射就無咗個腎 … 咁就一世。」他說的是在 11 月 11 日於西灣河中槍的 21 歲學生周柏均。周中槍後需切除右腎及部分肝臟,幸好性命得保。

眾籌控警暴 盼更多人站出來

林維坤目前已經「踢保」,暫未被警方落案起訴。去年 9 月,包括林維坤在內的 10 名警暴受害人聯同民陣義務律師團隊發起「反濫權大控訴眾籌計劃」,希望眾籌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及司法覆核,並已籌得超過 840 萬元。

其中要求法庭下令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需展示警員編號的司法覆核案件,因為受到疫情影響而要延至 6 月 24 開庭。另外他們亦計劃透過民事索償的方式,追究警方暴力行為以討回公道。

作為眾籌計劃成員之一,林維坤卻並不在乎官司輸贏,明言願意站出來只是希望鼓勵更多人勇於發聲:「表現勇敢,就能激勵別人 … 希望更多遭受警暴的人,站出來告黑警。」

與記者走回銅鑼灣軒尼詩道的事發地點,林維坤面上不帶半點恐懼:「希望大家勇敢面對、克苦忍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