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高票當選醫委會委員 冀大時代下捍衛每個空間 馬仲儀:我是因懦弱而勇敢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PDA)會長馬仲儀一向是「傳媒之友」,不論是專訪還是電話訪問,只要時間許可,她來者不拒。馬仲儀上一次接受《立場》專訪,正值「理大圍城」之際,當時反送中運動爆發半年,警民衝突正烈,醫護人員在理大外被捕、雙手鎖上索帶,畫面震憾國際。她受訪時,協會正籌備發聲明,譴責警方拘捕義務醫療人員。那一次的專訪,標題最後用上了「時代選中的會長」。

「好痛苦。」這是對這條標題,也對於這一年,馬仲儀的感受。「唔係我個人好痛苦,係呢個時代好痛苦。」

但她也確實不好過。會長的兩年任期間,她勇於在警暴、全民檢測和限聚令等議題發聲,雖獲得不少掌聲,但也同時招惹親政府人士不滿,屢受狙擊。她承認,自己曾想過逃避,甚至「消失」。但性格使然,在本可遠離浪尖的時候,她還是再踏前一步,參選醫委會。

去年 12 月 30 日,結果公布。她連同另兩名醫生,高票當選,被認為是「黃營」全取。成為醫委會委員,未來須處理無數針對醫生的投訴,甚至是引入海外、或中國醫生的議題,馬仲儀肩上的壓力,只會更重。

更何況,在參與初選,也會被誅心入罪,成為顛覆政權的重犯的今天,即使只是跟足「規則」,在醫委會「審議」議案,會否因此便身陷囹圄,誰能說得準?

馬仲儀說,她害怕。但有話,還是要直說。她說,這是「因懦弱而勇敢」。她更害怕的是,自己沒有站在公義一方。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

不能依靠他人捍衛自己權益

醫委會 32 名委員中,16 名醫生及業外人士由行政長官委任。三個由全體醫生直選的議席,最近改選,首次參選的馬仲儀以 3,815 票高票當選,其餘兩席亦由「黃營」勝出,擊敗其餘兩名被認為是「藍營」的醫生。

作為獨立於政府的法定組織,政府應不會干涉醫委會,在專業自主範圍內的決定。理論上,應該沒有甚麼政治壓力。

理論上。

但馬仲儀以教育局取消考評局歷史科試題一事為例,提醒這些權利並非與生俱來,「當佢哋唔係由自己專業組成嘅組織管理佢哋,完全由僱主,由政府管理佢哋嘅時候,就會出咗咁嘅問題。」她說,參選醫委會,因為不能依靠他人捍衞自己及同路人的權益,更不希望醫委會成為橡皮圖章。「唯有自己入去,先可以肯定業界應該保留嘅嘢繼續維持,或者希望改善嘅嘢可以做得到。」

馬仲儀於前年 8 月一次醫護集會發言

引入海外或中國醫生,修改醫生考試方法等,過去屢次被建制派提出,在立法會「中門大開」的情況下,更似是如箭在弦。醫委會的態度,變得更加重要。被問到會否擔心政府凌駕醫委會,馬仲儀指,若政府未來完全漠視醫委會的權力及地位,相信會受到法律挑戰,甚至影響香港與各國的醫療合作,「如果政府都唔在乎香港醫療水平,咁咩都可以犧牲,冇人可以阻止到,做呢啲野嘅人,要認認真真考慮個後果。」

反而針對醫生投訴,她認為較易處理。她解釋,無論是怎樣的投訴,必須回歸「醫生的標準」,若沒有違反標準,投訴便不會成立,「可能他日潮流逆轉,有一班黃色市民去投訴藍營醫生,但如果投訴佢嘅嘢,唔係同醫生標準有關,喺我眼中都唔會成立。我哋有把尺喺到。」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

我唔係偉人,但我唔想放棄

醫委會近年收到的醫生投訴大幅增加,馬仲儀自己,亦是被投訴的醫生之一。

她去年 8 月接受《大紀元》訪問,談及對疫情、全民檢測等的看法,事後被多個親政府組織狙擊,指她是「法輪功」學員。從來不發個人聲明的她,亦罕有要發文澄清。

在不少記者眼中,向來「有嗰句講嗰句」、「硬淨」、「快人快語」,甚至有點「惡」的她,原來也曾因為狙擊,想「消失一排」。

她不諱言,自己是「鴕鳥政策」,「我知道佢哋(狙擊者)存在,但係我唔會睇…唔去好認真睇清楚,就唔係咁大感覺,雖然係有啲逃避。」奈何,後來狙擊者甚至說她違反國安法,令她不得不發聲明澄清。

事後,不少好友曾建議馬仲儀,不要再接受《大紀元》訪問,但她斷言拒絕。

「喺呢個大時代,我哋得返好少空間,捍衞每一個空間、可以做嘅每一步、大原則,我都唔想放棄。雖然我唔係咩偉人,但我唔想放棄……」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右)

但有時,當你腰骨越硬,對方的拳頭,也會越用力。警方在 1 月 6 日,以涉違國安法拘捕 53 位民主派立法會初選組織者及參與者,在這個時代,稍為敢言的人,都不能肯定自己不會被捕。馬仲儀強調,自己過去的言論從無挑戰法律,亦相信沒有觸犯任何法例。

但她反問,「默不作聲,係咪就唔會被捕?」

她指,當市民活在極權之下,只有操控權力的人才會感到安全,「全香港人都會有擔憂,唔係因為自己犯法,大家都知道,其實無關你有冇做犯法嘢。」

未來一年民間發聲的機會或許越來越少,但馬仲儀認為:仍要發聲。

她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也很平凡。社會應該有不同聲音,讓不同政見的市民,仍感到有存在的空間,「唔好因為其他聲音完全掩蓋你,令到自己覺得唔應該存在喺到……今時今日,所有反抗都唔可行時,如果你選擇留喺到,都要建立呢個空間,畀自己,同埋同路人。」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

後記:性格決定命運

「時代選中的會長」,記者去年對她說這句話時,沒想過會令她這麼「頭痛」。

「呢一年喺香港生活嘅人,都係被時代選中,大家都好痛苦。如果今時今日仍然係好熱衷去旅遊氣泡,去百人生日會、跳舞群組,我都難以理解佢哋心情。我覺得呢一年好沉鬱,直情係沉痛,未來都係好沉重。」

若沒有擔任會長,馬仲儀至今可能仍是一個平凡的公立醫院老人科專科醫生,或許她也會參與罷工,會在社交平台發表自己言論,但大概只會出現在新聞照片的一角,而不是拍下一整輯的專訪配相。也不用忍受各方的攻擊。

後悔嗎?

她笑說,這是「性格決定命運」,是沒有時間後悔的單程路。「命運係咁行,你冇得後悔……呢一年行得太快,好坦白講,唔係太多回望嘅時候。」、「行得太快唔係自己呢個職位,而係你亦都係香港人,好多時都行得好快,冇時間回望,所以未有時間去後悔。」

「可能幾廿年後啦。」即是,可能數十年後,或許身為醫生,還是有不錯生活,但看看「識做人」的同業…又或者,那時不知她還是否在香港…

但正如她所說,性格決定命運。縱使命運真的如此,以她的性格,也不似是會後悔。

「我覺得而家社會,正義邪惡,敵我、係咁分明嘅時候,我自己性格,係好容易企穩自己嗰邊。」

「公義係好重要,呢一個時代對公義係好大衝擊,如果有衝擊,我係會好清晰,企喺我認為啱嗰邊。」

作為醫生,她希望在這大時代下略盡綿力。

「我未係可以做到一個政客,去改變社會其他好多嘢,但係香港人擁有唔多嘅資源,唔多服務、唔多福利……醫療係佢哋其中一樣可以擁有嘅嘢……睇吓我仲有冇能力令呢件事情,唔好同其他嘢一齊下滑得太快。」

採訪、撰文|蔡俊傑

攝影|Nasha Chan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