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31 Fact Check.1】地圖重組 8.31 太子站  閉路電視有真相嗎?

2019/9/9 — 22:46

部分圖片素材:網上直播截圖

部分圖片素材:網上直播截圖

8.31晚太子站盛傳警察「打死人」,真相至今未明。

消防兩次點算的傷者數目不同,到場後初步點算為 10 人,最終 7 人送院,當中被分類為「紅色」級別的重傷者人數由 6 人減至 3人;處方解釋數字差別源於傷者曾被移動到月台不同位置,初時點算有誤,惟市民質疑「被消失」的 3 人是否已遭不測。《鏗鏘集》前日報導稱有 3 名重傷者乘列車去了油麻地再送往廣華醫院,然後《蘋果日報》又迅速澄清,消防到達太子站作初步點算時,往油麻地列車早已離站,送往廣華的與太子站 3 名「消失的傷者」不可能是同一批。

有8.31太子站被捕者稱,月台上有人口吐白沬、不省人事;有直播片段中傳來女聲呼喊:「醒呀、醒呀!」令人不寒而慄。

廣告

為尋真相,《立場新聞》訪問多名目擊者、再翻查當晚現場影片,對照太子站月台環境,以站內地圖形式,重組當晚各重要事件的位置及時序。

公眾對於港鐵未公開的閉路電視片段寄予厚望,然而記者日前到太子站視察,月台上閉路電視的覆蓋範圍甚少,部份亦有曾受破壞痕跡。往中環月台尾位置更成為「鏡頭黑洞」,一部較大型的閉路電視損壞,警方一度於鏡頭死角位行動,又阻礙傳媒前進拍攝;有港鐵職員卻曾穿越警方防線、匆匆拿擔架往月台尾進發。記者搜索至今未能找到一條公開影片或照片拍到該區域,亦未有身處該位置的目擊者作證。

廣告

由於當晚傳媒在警方抵達月台後不到 15 分鐘便全遭驅趕,我們呼籲當晚目擊者、站內被捕者以至港鐵職員、救護員提供資料,為香港還原真相。


 

位置一:22 : 35  旺角站
手足被捕疑雲   數十示威者湧上往太子列車

8月31日,全部遊行集會申請均被反對,水炮車出動,示威者從金鐘一直撤退至銅鑼灣、天后,遊擊開始。一隊人在尖沙咀警署外聚集,再被催淚彈驅散。有由銅鑼灣轉場的示威者則在旺角彌敦道上設置路障,預備供尖沙咀撤離的同伴轉移陣地。

阿明(化名)身在旺角防線的約百名示威者群中,他記得,當時有身穿反光背心的「記者」跟他們說:「下面(旺角地鐵站內)有手足俾便衣拉咗,快啲去救佢啦!」該人拿著手機出示照片為證,是在站內「foodpanda」廣告牌前拍的,對方身上還掛著專業相機。於是三、四十個勇武仔衝進站內,從最底層的月台開始搜索,地面防線立時真空。

搜到上大堂,不見「手足」,卻有數名速龍奔向閘機、衝向他們,高呼「曱甴!咪走呀!」。「於是全部人就花九牛二虎之力狂奔返月台,湧入一架觀塘線車去太子。」事後回想,他覺得那「記者」行為可疑,「如果唔係佢咁講,我哋根本唔會入旺角站。」

阿明等人登上列車最頭的一兩卡。而同一班列車上,車尾位置亦有另一群示威者。急救員阿謙早前到達旺角站,在月台上稍作整理,正想出站上地面,就聽到一群示威者決定轉場去黃大仙,於是隨他們登上列車。阿謙所在的車卡很平靜,列車駛進太子站,身旁的人在看新聞直播,他才知道車頭發生爭執。

位置二:22 : 40 太子站底層月台   觀塘線往調景嶺第 1 卡列車
藍衫中年漢持鎚與示威者爭執  列車停駛

在車頭登車的阿明說,當時列車頗擠迫,示威者又一下子湧入,似乎引起在場一些「藍絲」不滿。初時是一白衫大叔與示威者口角,列車到太子站後,示威者原已整批下車,但幾個中年漢繼續與示威者爭拗,又推撞一名正在拍攝的女記者;示威者憤怒:「記者你都打!」爭執越演越烈。「中間不斷有人試圖勸交、分開兩方面嘅人,但唔成功。」

記者觀看網上片段,主要參與爭執的雙方各四、五人,示威者後方有人勸「唔好再嘈喇,快啲走啦,阻住下班車啲手足走唔到呀。」但大叔推撞記者後,前排示威者更不肯退讓,有水樽擲向車內白衫大叔,大叔擲回,又有傘互擲。然後一名藍衫大叔忽然掏出鐵槌向示威者揮舞、旁邊一名原本徒手挑釁示威者的灰衫長者,又不知哪裡找來手腕粗的金屬長捧,示威者便更激動,一度走入車廂打鬥。隨後,有人從月台上以滅火筒噴出白色煙霧,雙方視野不清下各自退走,示威者下車,幾名大叔則離去無蹤。

阿明說,噴滅火筒後不久,站內就響起「嘟—嘟—嘟」的警報聲,廣播說由於發生「嚴重事故」,列車不會再開出,要求乘客離開太子站。示威者紛紛圍成一圈打開雨傘換衫,打算離開。換衫傘陣位置大概在往調景嶺列車的第 6、7 卡對出。其時另一邊的往中環列車亦停在月台上,車門打開,市民部份下了車,部份在月台或列車上觀看事態發展。

(網上片段:由旺角往太子車廂內爭執完整經過,8:05 起可見藍衫漢持槌)

 

位置三:22 : 55 太子站底層月台  往調景嶺車尾、往中環車頭對出
速龍突至  多名市民被困扶手電梯被捕

David(化名)當時在靠近往中環車頭的月台邊,他看得見換衫的傘陣,也有人在向港鐵職員質問為何列車停駛。正在思考去向,一留神間,速龍已奔到他身旁。

翻看網上影片,速龍抵達月台的位置為往中環第 4 卡車對出樓梯,第一批十多名的速龍先朝往中環的車尾方向跑,在月台邊掣服數人後,又沿月台奔向車頭掣服多人。速龍及防暴警數目迅速增加,向兩邊的車廂大吼,又衝入車廂把他們眼中的示威者拉出來打。

David 先被速龍推倒在地上,有市民拉他起身,於是他慌忙跑向最近中環車頭的扶手電梯希望離開車站。該扶手電梯平時是往下行到月台的,但其時已停運,故可以走上去,「上咗一小段又有成班防暴從電梯衝落嚟。」他與近 20 名市民被包圍在電梯口,有防暴警向他們狂噴胡椒噴霧,最後全被制服。

David 說,該批被捕者和他自己身上都沒有防護裝備,大家穿不同顏色的衣服,多數是年輕男子,當中還包括穿西裝的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長梁耀霆。「可能因為警察見到示威者換衫,於是就覺得我哋全部著唔同衫嘅都係示威者,點都要捉晒所有人。」被圍堵在扶手電梯旁邊時,速龍喝令他們抱頭蹲下,有防暴警從電梯落月台走時踏在他們身上。

當晚為逃避速龍追捕,比 David 較早登上同一電梯的小米(化名)則形容,與朋友跑上電梯後,有 2、3 名速龍追上,龍尾的市民被速龍「拉咗落去」,他和朋友則成功登上太子站大堂。他走向還未被警員封鎖的出口,離開現場,但他的朋友則走到另一邊,結果被捕。

(SocREC片段,開首即為速龍在往中環車頭對出拘捕情況)
 

位置四:22 : 57 太子站底層月台  往中環車廂內
速龍亂毆  中椒市民抱頭痛哭  至少 3 人頭破血流

警方稱當晚進入太子站是因為站內有人爭執,但速龍奔至時,首先卻不是跑往發生衝突的觀塘線列車,而是荃灣線往中環月台,拘捕數名黑衫人後,隨即衝入車廂以警棍無差別毆打市民、搜捕他們口中的示威者。

影片所見,在往中環的第 2 卡車廂內外,多名速龍同時以大支裝胡椒噴劑噴向乘客,就如同一般人用殺蟲水噴曱甴。白衫男生與友人抱頭嚎哭的一幕就發生在此,傘陣後,一名灰衫中年人在列車關門、速龍稍退之後禁不住氣憤大叫:「黑社會!721! x 你老母!同721無分別!同721無分別!」

車廂中的 Yuki(化名)說,當時車上固然有四散的示威者,但有更多一般市民,眾人見到警棍和胡椒噴劑亂舞,都靠緊在一起互相保護,打開雨傘希望稍作阻擋。「有些明顯只是行完街返屋企的小妹妹嚇到抱住喊,也有乘客互相安慰。我都有喊,我在車廂裡以為安全的嘛,無諗過會咁樣見人就打。」

急救員阿謙在月台亂成一團期間,向警察最多的往中環列車車頭走去,很快就聽到有人喊「first aid」。他進入車廂後,見到有男子滿頭鮮血跪在兩卡車之間,「血多到傷口喺邊都睇唔清楚。」同伴則為嚴重中椒者沖洗。未幾又有人喊「first aid」,但第一個傷者都未止到血,他分身不暇,著乘客把需要急救的人集中到他身邊,總共有 3 人頭破血流。

急救期間,列車突然一搖、開出,時為 23 : 03分。該車在旺角飛站後到達油麻地。阿謙說傷者到油麻地站才由急流血變成滲血,未幾消防處救護員到達,他就把 3 位重傷者交由他們帶走。由於油麻地亦迅速宣佈封站,Yuki 與其他市民在恐慌心情下急急離開車站。阿謙則再照顧了一名精神狀況有異的年長男子一段時間,他離開時,站內只剩下記者、救護員和防暴警。



 

位置五:22 : 57 太子站底層月台  往調景嶺車廂內
孕婦嬰兒齊集 市民抵石硤尾後崩潰嚎哭

當警方「速龍」衝入太子站往中環列車車廂,向市民揮棍噴椒之時,白先生(化名)和 Zumu(化名) 正在往調景嶺列車車廂上,恐慌地望著對面月台情況。

白先生 和 Zumu 是一對情侶,當晚在銅鑼灣一間酒吧睇完波,坐港鐵回新界。晚上 11 時前,兩人乘搭的列車停在太子站底層月台,港鐵宣布列車停止服務,他倆最初在月台上逗留,也看到不少示威者在傘陣掩護下換衫,其後警方速龍小隊在月台上高速制服多人,為免成為警察目標,他們決定和其他市民返回往調景嶺列車尾第 6、7 卡車廂,亦即警察向跪地市民噴椒車廂的正對面。

不願上鏡的白先生與 Zumu(化名)

不願上鏡的白先生與 Zumu(化名)

白先生憶述,警察離開往中環列車車廂後,隨即步近往調景嶺列車,但該列車當時大多是一般市民,「有 BB 車、有大肚婆,有阿嬸。」速龍隊員在車外走來走去,又拿起電筒,不停照射乘客,車廂內彌漫一片恐慌氣氛。「大肚婆坐喺度,喊哂,流哂眼淚咁打電話比人。」期間亦有警員走入車廂,將個別乘客帶到月台。Zumu 形容當時車廂一片死寂,沒人敢說話,「怕唔知講錯乜嘢,會令警察覺得我係示威者。」

白先生則以為,警方會在車上進行截查,要逐個乘客搜身,認定是「無辜市民」先准離開。他甚至已做好被捕的心理準備,「反正我都唔知(警方拘捕)準則係邊…我只知道我係後生,而後生最近是一個罪。」

數分鐘後,警察離開車廂及退回月台,往調景嶺列車車門關閉。白先生形容,當時車上有市民一看到車門關上,就高聲大罵警察,卻被旁邊市民制止,「好驚道門開返,啲警察入嚟報復。」到列車開出,車上乘客才鬆一口氣,「大家先爆哂出嚟咁屌。」

怎料該列車駛到下一站石硤尾又停下,月台再次廣播:「本班車將停止服務」。大部分乘客下車,有人捉著月台上的港鐵職員理論,亦有市民情緒崩潰。「有個男仔,初頭企喺度小喊,後尾崩潰,踎喺度,喊到停唔到。」有三、四個急救員湊近安慰,但其中一個女急救員自己也憋不住,要脫下 gear 嚎哭,要由 Zumu 上前開解。


位置六:23 : 07  太子站底層月台 往中環車頭對出
驅趕記者  月台成封鎖區

David 等 20 多名市民被圍捕於扶手電梯後不久,警察著他們逐個移動到月台最前方面壁蹲下。與此同時,警方開始驅趕在場記者,宣佈太子站月台成為「restricted area」,更對記者稱「this is an order」。由於太子站原本不是示威場地,速龍又來得非常突然,大部份媒體的記者其時尚未趕到,月台上記者勢孤力弱,輕易被趕走。剩下的事情,只有警方、港鐵職員、消防救護員及被捕者知道。

David 說那晚在月台前方面壁非常久,由於失去了電話,準確時間記不清,但從後來到警署的時間推斷,自己和一眾被捕者應該在月台上逗留到凌晨 2 時許。他記得被捕者一排排地蹲下,堆了至少三排、近 60 人;然後左方有一位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驟眼看沒有血,不知如何弄成這樣。有一個軍綠色 T 恤的男子則被打得頭破血流,還有一個「肥仔」好像恐慌症發作,一度手腳僵直呼吸困難。

由於一轉頭望便會被防暴警大聲喝罵,他沒法細看,也未能肯定是否有其他傷者。只知道上述三人都比被捕者較早離開,該三人是同時被帶走的,「唔肯定係消防、救護定係其他人帶佢哋走,但我都幾肯定無擔架床,就算昏迷嗰個都無,好似係被拖住走的。」他也未能知道這些傷者是否被送往醫院、是否乘上警方所指往荔枝角的列車。

據消防處資料,9 月 1 日凌晨 1 時 42 分,救護車由荔枝角站接載 7 名來自太子站的傷者,分送瑪嘉烈及明愛醫院。

在傷者離開約一小時後,聚在該月台前端的被捕者就整批一起被押送往上一層的月台,乘地鐵到達荔枝角站。David 記得站口一出便是商場、左方有巴士總站,可推斷為長沙灣廣場 A 出口,在消防處運送 7 名傷者的 B2 出口對面馬路。離站後眾被捕者押送上警方旅遊巴,被帶到葵涌警署落口供,部份人之後再被送往新屋嶺。

「你問我覺得有無死人?我不能排除這個可能。」David說,「因為我親眼見過有人不省人事,連同那軍綠色衫的男仔,事後在警署都沒碰過面了。」


位置七:23 : 00  太子站底層月台 往中環第 5 卡至車尾
疑似有人昏迷  鏡頭完全被阻

整晚最欠缺鏡頭紀錄的地方,位於太子站底層月台往中環方向的末段。速龍衝落月台後,先向往中環月台的末段跑,制服數名示威者後又往車頭方向奔,及後因車頭方向的被捕者和傷者較多、衝入車廂打人等事件都在中環列車第 2、3卡,在場為數不多的傳媒都集中在車頭。到傳媒回轉時,往中環車尾的月台已佈滿防暴警,再也無法進入拍攝。

《蘋果日報》及 SocREC 的記者在速龍退出往中環前半段車廂後,曾一度走向月台尾段,然而走到第 5 卡對出後,便遭近 20 名防暴及速龍欄截,不再讓他們前進。防暴及速龍似在牆邊制服了不止一名示威者,影片中有兩位應是記者的男性對話:「我睇唔到入面有幾多個」「4 個,頭先聽到話 4 個」。但在場警察神色略帶慌張,又不斷用幾支強光燈阻止傳媒拍攝。

此外,在《蘋果》記者接近該處時,收音咪曾收到一把女聲在呼喊:「醒呀、醒呀!」(直播片段 6:40 分起) 又有一名黃衫港鐵職員帶著一名身穿白 T 恤的男子、拿著橙色擔架,越過警方防線向月台最末端跑去。(蘋果直播片段有出現,此影片 2:40 起角度更清晰)然而記者完全被阻撓,曾嘗試走往對面往調景嶺月台側想繞過去,但大量防暴警亦迅速築起人牆阻擋。其時兩邊月台幕門均關上,記者也沒辦法經車廂過去。3 分鐘後,往中環列車開出;再過 2、3 分鐘往調景嶺列車亦開出,同時警方開始驅趕月台上所有記者。

23 : 09,太子站大堂亦有包括《立場》在內的大批記者趕到現場,但遭警方阻撓無法進站。記者們於近 E 出口位置與警方理論了數分鐘、警員仍無法說明阻止進站採訪的法理依據,大群記者遂闖閘直奔近中環月台末端的一列扶手電梯。快要到達底層月台時,大批警員就在電梯末端欄截,令記者沒法拍到任何月台的情況。防暴警指月台範圍為「罪案現場」,已被警方封鎖以進行搜證,但拒答是什麼罪案。又警告記者如踏出封鎖線到達月台,會有法律後果,「干擾證物係妨礙司法公正。」一眾記者爭論了 5 分鐘,又唯有折返大堂,及後再被趕離站外。

被捕者 David 指,由於身處往中環月台的最前方,他亦無法得知月台另一端是否有其他情況。


位置八:太子站底層月台  閉路電視死角位
至少 3 部閉路電視似曾損毀

巧合的是,月台兩端其實是閉路電視的死角位。記者視察月台閉路電視分佈,發覺 4 部閉路電視均設於兩邊月台的第 4 和第 5 卡,而且只能拍到月台邊緣近車門位置;月台中央有牆及柱後的大片空間,即使閉路電視亦無法拍到。而警方亦似有意識選擇這些死角位做事。例如 David 提及軍綠色衫、頭破血流的男子,他於月台邊被捕時並未受傷,被數名速龍拉到月台中間拘捕後才頭破血流。

而警方在牆邊制服疑似 4 名示威者、阻擋《蘋果》及 SocREC 記者拍攝的位置,亦剛好是另一部大閉路電視的死角位,只要前一點或靠車門方向多一點,都會被拍到。該封鎖拍攝區域內,只有該部大閉路電視,而記者上周日(8日)到太子站視察時,該部大閉路電視損毀最嚴重,電線有多個斷口、機身亦加了膠紙固定。往中環一側的兩部閉路電視亦似有電線曾鬆脫及用膠帶固定,往調景嶺一側的兩部則相對完好。

於往中環列車第 6 卡對出、損毀最嚴重的大閉路電視,可見到電線斷裂外露。

於往中環列車第 6 卡對出、損毀最嚴重的大閉路電視,可見到電線斷裂外露。

至於上一層往荃灣及往黃埔的月台上,四部分佈於月台兩側的閉路電視均貌似完好。在站內大堂,每個出口均有閉路電視覆蓋,除了 A 出口通道中間一個閉路電視以黑膠包裹外,其他均貌似正常運作。如要搬運傷者往上一層月台或從大堂離去,理應會被閉路電視拍到。

我們發現太子站月台閉路電視受損後,已向港鐵查詢相關損毀狀況、有否影響8月31日當晚的片段,港鐵所指會保留的片段是否涵蓋全站(包括大堂及其他月台)、列車車廂是否有閉路電視及考慮保留等,惟港鐵直至截稿前未有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