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尊重歷史 不要指鹿為馬

2020/5/17 — 13:44

楊潤雄

楊潤雄

【文:徐意】

日前中學文憑試歷史科卷一有試題要求考生根據資料,解釋是否同意「1900-1945 年間,日本為中國的利多於弊」,引起廣泛討論。親建制勢力團體人士乃至大陸官媒批評題目,傷害國民感情及尊嚴。持相反意見的人士則引毛澤東的話語等資料,反駁批評。眾人討論試點時,焦點慢慢簡化成日本侵華的利弊,不是基於試題或學習歷史的角度分析。因此,筆者希望舉出兩點,指出楊潤雄等人所犯的基本錯誤,說明考題並無不妥。

首先,是時間的概念。習史者最基本的條件,是要界定研究時間的長度,否則根本無法開展討論。在考試中,考生要按題目要求的時間長度作答,援引的史例都要符合題目限定的時段,否則都會評為不相關(Irrelevant)。若然題目考核是一個時間段,舉的例子則必須涵蓋整個時間段,否則同樣失分。

廣告

是次題目要求考生對 1900-1945 年的中日關係作評價,所提供的資料是 1905 年日本法政大學校長梅謙次郎的一篇文章,關於與清政府合作法政學科的事宜及 1912 年日本政客井上馨的一封信,內客有關民國政府與日本聯繫,有關貸款的事情。兩份提供的資料都屬指定 45 年間較為前期的史料。考生如要充份回應題目,獲得較高的分數,是必然要自行引用 45 年間較後的史料,舉例如二十一條、九一八事變、偽滿州國及八年抗戰等,補充資料的不足。因此,楊潤雄或親建制派眾人所指試題淡化日本侵華史實、美化日本講法,是簡化了整條題目,忽略了題目指定的時段,犯了學習歷史最基本的一步。他們只將焦點放在日本侵華,並以此概括了整整 45 年的中日關係,是為一大錯誤。

若按楊潤雄的講法作答,只側重題目提供的資料,而得出日本對中國「帶來利多於弊」的結論,未有援引其他史例作答,又或只側重日本侵華的史實,而未有利用題目的資料,均未能達到題目要求,鐵定只能得到下品的分數。實際上,若考慮日本侵華的史實後,考生要用例子,論證日本帶來的好處比侵華的傷害大,得出利多於弊的結論,難度極大,要在考試有限時間內完成,幾近不可能。

廣告

第二,歷史研究的本質或目的是尋找過去的真相。筆者在大學修讀本科時,畢業論文研究題目是「日佔香港的飲食生活」,發現日佔政府的農業政策對推動香港的農業發展有幫助。筆者曾就此不符主流史觀的結論詢問指導老師的意見。當時,老師強調,歷史研究必須是其是,非其非。習史者要細心歸納、整理,客觀分析史料,還原歷史全貌,這是歷史研究的正確態度。觀乎楊潤雄現時抱持「和整個民族理解不符合的結論」、「答案只有弊,唔會有任何利」沒有討論空間,先入為主態度批評試題,顯然漠視了歷史科客觀求真的態度。他未有根據史料作分析,漠視了歷史科的本質。事實上,按史料可見,毛澤東曾 8 次感謝日本皇軍侵華,這已是一個方向討論日本侵華是否對中國有利。

總括而言,楊潤雄犯了學習歷史的兩大基本要點,不合理地指控試題不公,是對歷史的不尊重。考評局絕對不應妥協,按教育局要求取消該考題。

(作者簡介:中一開始修讀歷史,高中選修中國歷史、History。畢業於中文大學,主修歷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