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不起,沒有一個 AO 是無辜的

2019/7/14 — 14:55

政府總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政府總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草言(前政務主任)】

最近有幾篇真.AO、前 AO 分享對時局和政府工作看法的文章,連帶最近與不少朋友討論一些問題。我在此一併回答。

真的嗎?真有其人咁勇?

廣告

To the best of my knowledge,沈旭暉分享過的一篇 AO 感言《立場新聞》較早前的另一篇,都是真有其人。

能通過 AO 考試的,其語文、表達、思維、分析能力都起碼合格有餘,能對時局政治能作出獨到和深刻的反思,實非奇事。

廣告

不怕秋後算帳嗎?現職 AO 多在 facebook 發言嗎?

當然,在面書上長篇大論反對或嘲諷政府的,不要說是 AO,就算你在公營機構工作,或與本地商界、內地有生意聯繫的,這樣做也需要一點勇氣。一般而言,也會是少說為妙。現職政務官在公開平台發言評論時政的,確實少之又少。

AO 圈子不像紀律部隊般,有明或暗的規矩需要大家政治效忠,工作場合中的政治表態也罕見。事實上,AO 間工作甚至社交交往,往往可以不涉及政治或時事,也不是每一個 AO 的每天工作也涉及政治;相反,很多交往都是「仔仔在哪讀書」、「長假期做 spa 好去處」,與港豬無異。

我可以說一般 AO 在社交媒體的足跡並不明顯,或以飲食、BB 為主。有時是會有一些隱晦的感受、表態,或分享一些文章,但這些都是限於比較少數的用戶,大部分都相當沉默,甚至是 CD-ROM。

你覺得 AO 普遍點睇今次危機?

正如在一般機構中,員工都會有不同政治取向,我相信 AO 中亦然。亦正如在其他機構中一樣,部分員工也會覺得頂層的決定不智、白癡、咎由自取等等,我相信這也是不少 AO 今次的心聲。

但有意見不等於要表達出來,尤其是一個在官僚架構和辦公室被訓練良久的 AO,其實很清楚甚麼時候應該講如何講、甚麼時候不應該講、甚麼時候忍到胃氣頂都不好講。

我經常覺得 AO 同事大致分兩類,一是本身對很多事情都有很多看法,二是對很多事情都沒有看法(或被訓練到這樣)。哪種同事吃得開,哪種同事會逐漸吃不消說再見,不言而喻了。我認識有不少 AO 因為不想知太多、想太多,而選擇盡量在工作需要以外不看《蘋果》、不接觸網上評論,莫說連登了。

說說哪隻紅酒香,倒是賞心樂事,畢竟 AO 平日工作壓力很大。

是否所有 AO 都應該辭職,恥與為伍?

我沒有資格教人應該辭職與否,但林鄭政權已成殺人政權,這已成事實,所有 AO 和公務員都不能鴕鳥漠視。

為飯碗折腰抑或棄暗投明,最終是個人選擇,而且是很艱難的抉擇。但我認為最基本的,是每人在這時勢也考慮過是否辭職。

公務員不能慶幸自己的位置與暴政無關,事不關己,對不起,沒有一個 AO 是無辜的。佔中時,消防處要說「我要真普選」直幡有危險,漁農處要引用郊野公園條例把它拆卸,海事處的船隻水路運送官員出席升旗儀式。荒謬的暴政下,沒有一個 AO 是孤島,所有公務員也是幫兇,也是殺人機器的一部分,鮮血還是會沾上你手。加上 AO 是會被調職的,你怎知你的下一站不是特首辦或 DQ 主任。

通過 AO 考試的,其實也已經有面試質量保證,我不敢說離開政府一定能飛黃騰達,但至少找一份不用出賣良心的工作糊口,維持中產生活,難度不高。剛入職數年的,有法律或環球商業學位的,尤其容易,天大地大,只是 AO 生涯太崩緊令你的生活和眼光太狹窄而已。我離開了政府後,世界一天比一天廣闊精采,最重要的是尋回靈魂的自由。不是人人也有條件和機會去作出光明、自豪、對得住良心的選擇 — if that matters to you。

有良心嘅走清光,餘下嘅唔係仲衰嗎?

TVB 前線還有良心記者和攝影師的話還可能會有突破,拍到七警打人;立法會法律顧問可以用個人名義發表法律意見,所以有曹志遠。但 AO 呢?

我的看法很悲觀,前線 AO 沒有這種「開槍可以不瞄準而射高一吋」的酌情權。局長可以微觀至頒獎禮物絲帶顏色也要管的,AO 仔寫電郵連 “I agree” 或是 “This is agreeable to me” 也沒有權決定。驚訝嗎?不,林鄭也沒權說一聲「撤回」啦。

丟掉幻想,不要再給這些藉口了。

 

作者自我簡介:前政務主任、非常業餘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