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極權存有希冀只是緣木求魚

2019/12/21 — 14:06

慈禧太后畫像、林鄭月娥

慈禧太后畫像、林鄭月娥

藍絲同親政府陣營成日歸咎於香港人心未歸係因為教育問題,要將中國歷史列為必修課程,但係越讀歷史,就越發現滿清滅亡與革命成功並非偶然,而係極權走向衰亡的必然過程。

滿清覆滅係一次又一次的「錯判形勢」

1894 年,孫中山先生曾上書李鴻章提出改良救國之策,但不獲接見,自始對滿清死心,專心投入革命事業;
甲午戰敗後,光緒重用康有為、梁啟超為首的立憲派提出新政,最終被慈禧以「造反」為由,戊戌六君子菜市口問斬,從此康梁被稱為「反賊」,全國通緝,流亡海外;
八國聯軍攻入北京,簽定《辛丑條約》後,有一段較為平靜的時間進行改革,推行君主立憲制以回應眾國民主化訴求。當時滿清甚至派出五大臣出國考察國外民主政制,但慈禧決定假推立憲,定十二年立憲預備期,期間繼續坐擁大權直至老死;
慈禧死後,清政府受全國壓力,推行君主立憲制,但最終成立全部由滿清貴族組成嘅「皇族內閣」,換湯不換藥,極權本質完全無改變,舉國對清政府嘅最後希望幻滅,全面支持革命黨。

廣告

晚清倒台由甲午戰爭始經歷咗差不多二十年,當中有好多次機會糾正路線或可避免滿清倒台:大可將孫中山收編入建制,大可推行君主立憲保滿清千秋萬代。但清政府一個又一個嘅「錯誤」決定加速將滿清推向滅亡。

現在看來,呢啲決定好似好愚蠢,但係呢啲「錯誤」係極權政府嘅角度為咗鞏固自身權力嘅唯一合理決定。

廣告

對極權存在幻想只係自欺欺人

極權之所以係極權因為掌權者只信奉絕對的權力而不信任人民。對於人民嘅反抗只有鎮壓、恐嚇、威迫、利誘、分化,就算係一時的妥協都只係權宜之計,背後一定係更大嘅打壓。分權、法治、制衡、監察,呢啲概念從來唔係極權嘅核心價值,只會係統戰工具、文宣口號。

用「以民為本」嘅民主思想模式去推斷極權政權的政治決定係根本性錯誤,就如同希冀中共會落實貨真價實的一國兩制,幻想佢會自願給予民主自由人權係痴心錯付,緣木求魚。

呢半年嚟類同嘅「錯判形勢」,香港人絕不陌生:
「撤回」變成「暫緩」、「壽終正寢」;要求「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整個「獨立檢討委員會」;要求追究警暴就話針對警隊,反而加警隊人工,提供更多武器及保護;市民用選票表態投走保皇黨,政府就用公職公帑作政治酬庸;高等法院裁定緊急法立蒙面法違憲就提請暫緩執行,提倡人大釋法強行將違憲變成合法;7.21 黑社會橫行肆意攻擊市民就置之不理,公眾眾籌就以「洗黑錢」罪查封資金……如此種種,歷歷在目,我哋到咗今日仲會懷疑林奠政府及其背後中共的極權本質嗎?

歷史沒有如果,但會重覆

對於極權,歷史話俾我哋知只會走向一個方向:土崩瓦解。法國大革命如是,美國獨立運動如是,滿清倒台如是,蘇聯解體如是。問題係我哋可唔可以認清形勢,放低幻想同希冀,忍受到過程中嘅陣痛,一心一致對抗極權,靜待「光復香港」一日的來臨。我們已經沒有其他選擇,要不變成下一個新疆西藏,要不香港人一起相濡以沫,魚死網破。

到了現在,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