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民主派去留民調結果的幾點說明與澄清

2020/9/30 — 10:2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民主情操》
去留得失誰確知,黨同伐異不容疑。
獨尊己意誹人意,奢談民主似藍絲。

對於今日公佈,涉及民主黨及公民黨及另外幾位議員去留的那個民調結果,有幾點還是要說清楚。

首先,關於那個門檻,鍾庭耀最初的建議,是以三分之二作為界線。這可以是三分之二同意他們留他們才留,也可以是三分之二要他們走,他們才走。究竟是那個方向,要視乎他們如何判斷自己要作出這個決定時的立足點。但當時還未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做調查,就已經看見建制派中有不少人就是想夾他們走,其背後的原因及動機昭然若揭。留意一下思歪、風向佳他們講了些什麼就就可知一二。

廣告

他們最終沒有完全接受鍾庭耀的看法。考慮到當初投票選他們入去立法會的是他們的支持者,所以認為不應理會建制派那些人的看法,有人認為應該只看「泛民主派支持者」的看法,也有人認為應該只看「自己的支持者」的看法。對於這一點,大家是否同意,當然是可以討論的。

經過商討之後,他們決定把門檻降至一半,只要有一半他們的支持者認為他們要走,他們便即走!應當留意,在決定委托進行民調之前後,香港民意研究所已經先後兩次利用意見群組進行了調查。兩次提問的方式稍有不同,但都有超過六成人認為他們應該拒絕變相委任。由此可見,如果根據這個「半數支持者要他們走他們便走」的標準作為門檻,他們被「支持者」DQ的可能性,其實不一定比用「泛民主派三分之二」或「整體被訪者三分之二」這個門檻的危險性低。

廣告

是否只看「受這個門檻約束的15人的支持者」,還是應該看「全體泛民主派支持者」,這也是一個不同的判斷,同樣可以爭議。我們認為民主黨及公民黨的支持基礎與抗爭派的支持基礎不一樣。如果是選舉,所有具意願對議員作出授權的人,都應該有機會參與表態。因此,搞一次民間公投這個看法,也曾經在最開始的時候提出過,但時間及資源都不許可在九月底之前這樣做。如果無法透過民間公投來作決定,他們也同意既然支持基礎不同,而是否接受延任一年就是一個需要作出的決定,那這決定就應該由願意受民調結果及門檻標準約束的議員的支持者來授權或授意。

這個觀點不一定最穩妥,但也不能說不合理。這一批民主派議員本身也傾向選擇留任,這也是事實。但正如今天張超雄議員所說,他「心態上根本就不想留任」,但在「理性上他覺得有必要留下多一年」,我覺得這一種情結在很多位民主派議員身上都感受到。大家是否同意這種感情,也是明顯有分歧的。

但無論如何,這一個門檻在進行調查之前已經清清楚楚說明。在決定做調查到正式進行調查那接近三個星期,他們如何把這一點通知他的支持者,這是他們的決定與工作。而他們也確實積極出席相關的討論及辯論會!是否足夠,這點大家都可以判斷,有不同的意見也可以預期。

香港民意研究所進行的抽樣方法以至問卷設計,完全是我們的專業決定,我們今天在公布結果的時候也把這些資料全部公開。抽樣方法以至問卷設計,都是遵從最嚴格的標準。不敢說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工作盡善盡美,也不敢說沒有瑕疵,但我們一向開誠布公,清清楚楚,豪不隱瞞。批評的意見,建設性的建議,我們一向都積極考慮。如果因為民調結果不如部份人心中所想,或不符合某些人的傾向及意願,就隨意生按白造,又陰謀理論,那對不起,我只能嗤之以鼻!

從頭到尾,民主黨也沒有干預過我們的工作。就連問卷都是由香港民意研究所設計,15 位議員基本上沒有爭議過,也沒有意圖去影響我們的工作。我們總共有八份不完全一樣的問卷,以不同的、正反相間的方式來提問同幾個關鍵問題。香港民意研究所負責那個部份,另外也問了一系列的問題,從而幫助我們測試被訪者前後是否一致。所以,應該不會有太多個案可以如調查進行前有人所說蒙混過關,假扮 15 位議員的支持者來影響調查的結果。這一個做法,我們也沒有向那 15 位議員講述過。他們全部都是今天早上才知道我們在問卷中加入了這麼多重的保安系數!

最後,我們今早 8:30 才把報告交給他們,早上 9:00 才跟他們做報告的 briefing。當時,他們已經約好了 11:30 開記者會。可以說他們打算見到結果之後,便會即時以決定了的門檻標準來作去留的最後宣示,完全沒有打算作不必要的拖拉及糾纏。

但調查出來的結果是正反兩個方向都沒有達到簡單多數這個門檻。所以 15 位議員避免不了要作出政治判斷。這一個可能性也是從一開始委托我們進行調查之前就已經討論過。

到了這個階段,他們如何決定都會有約一半他們自己的支持者不同意。今天他們作出了留任這個決定是否明智,將來在選舉中便會揭盅,他們也要為自己的決定付出代價。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能接受這種意見上的分歧,就是今天大家共同面對的現實。決定是始終要做的,也沒有一個決定可以令所有人都滿意!

有些人只如一二,民調結果不如他們心中所想,便胡亂安插一些陰謀論,甚至穿鑿附會亂扣帽子,這與思歪之流有何分別?之前就鍾劍華收皮,一會兒就鍾庭耀收皮,另一會兒就香港民研可以休矣,根本就是存心挑撥離間。掛住民主招牌或支持民主的口號,卻完全沒有民主情操!實在要不得!

我早在這個爭議出現之前,也未預料過民主黨會委托我們做民調之前,已經表明了自己的看法。不期望大家同意我的看法,只是希望大家多一個意見去參考。也從不奢望自己的看法能夠影響大家的決定,是否同意,都可以求同存異。大家方向一致,有共同的對手,其實應該盡量包容,動輒叫人收皮,動輒陰謀論,這是那一碼子的民主理念?

我自己因為之前已經清楚表過態,所以我一直沒有干預同事的工作,也一直沒有過問進度與結果。數據處理工作過程之後的討論會,我也沒有參與。我也是在今天早上才知道調查的結果。如果這樣也算是有什麼陰謀,或有所謂夾定的話,就隨便這些人怎樣說都好,沒有需要與他們花時間。

最後還想提出一點,調查結果清楚顯示最希望泛民主派議員全部離開立法會的,正是那些建制派,達到七成多人支持。當然,我明白不同的派別,可能為了不相同的原因而追求同樣的結果。但當調查結果已經出來,而如何因應結果作決定也是早經說明,遊戲規則一開始就是清清楚楚,現在結果一方面是不達到門檻,另一方面是在他們的支持者當中,支持他們留下的稍多於要求他們離開的情況下,他們因此也依據他們自己的判斷及意向來作出決定,其實應該是可以得到理解的。不同意的,當然也可以繼續批評,繼續可以口誅筆伐。就算是民主派的支持者,都有權在下一次投票的時候不支持這15位議員。這一點正是民主可貴之處,這也正是真真正正的民主精神!

如果不滿意,他們下一次選舉就會接受大家的驗證及懲罰,這還不夠嗎?為什麼還要與最想他們離開的那些建制派同一鼻孔出氣?為什麼還要以子虛烏有的陰謀論來詆毁參與過這個過程的所有人?誅心之論正是政權及建制派最喜歡用的下三濫技倆,為什麼要變成你們自己鄙視的那類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