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泛民區會大勝後的反思

2019/12/10 — 18:57

林鄭正在告訴香港人,用「大水喉」射住落選的保皇黨區議員

區會泛民大勝確可振奮士氣。但千萬不要忘記我們要爭取民主的原因與初心,是清楚理解制度出現根本性的敗壞問題;一個保障中共和港共在立法會及特首選委會控制權的選舉方式。如果把現時如此刻薄的選舉制度看為抗爭主線,這樣的認真便輸了。

我非焦土派,所以,在區議會選舉也投下一票。但值得思考過去在爭取民主過程中;確有傾向將選舉看為抗爭主角之嫌。就是這些過去,今天所喊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就是要轉換過去舊有抗爭模式,而非時光倒流 30 年,奢望在鳥籠式選舉中改變現狀。當然,在威權政府下參選是可以的,亦不見得這叫做吃「人血饅頭」。但要牢記這是其中一種手法或抗爭支線,因為我們目標是要改變制度、社會改造、暴政下台。故此,在港共威權政府下的立法會及特首選委會選舉是不夠踏實的抗爭,因泛民是近乎零機會取得過半立法會和特首選委會議席;如以為可透過現存不公義的制度改變威權政府的本質,這更是不可能的任務。而香港民主運動歷史已經告訴大家,強化選舉作為抗爭主線,是隔靴搔癢,而被不公義的選舉牽著鼻子走,猶如一個人迷失在一個黑暗洞穴中跑來跑去,不停碰壁,也無法找到看見曙光的出路。

廣告

事實上,威權政府可隨意運用資源調配權來發揮其政治影響力,甚至把泛民主派有議席的區份在有關改善社區和民生的資源削減;其目的是令該區民主派議員顯得無能,並且,借此懲罰支持泛民的選民(新加坡政府就是一個例子,對反對黨贏得的選區作出懲罰式的資源削減)。

在此鄭重聲明,我不是呼籲大家焦土,放棄寸土必爭的選舉路線,因為它仍有其剩餘價值。而是,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 2019 年香港逆權運動的主戰場之理念乃是由下而上(即:沒有大台)、存有殉道精神的心理準備、否定中共和港共的管治合法性。在主戰場方面,則從社區、街道走到國際上來建構香港的未來。今次街頭抗爭,不少手足因而在身體、前途、生命作出令人痛心的犧牲。這批手足用血肉打破舊有框架想法,前所未有地 “connect” 全世界;法國、加泰隆尼亞、委內瑞拉、智利等人民相繼效法香港前線手足的抗爭模式;成為抗爭 “icon”(標誌性品牌),重新把香港民主運動成為國際焦點,其帶來的蝴蝶效應更是學術界值得研究的課題。

廣告

最近,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接受 Now TV 的訪問表示,今屆區選是選民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在明年立法會選舉未必繼續支持民主派,加上立法會選舉沿用比例代表制,預計建制派能保住大多數議席。雖然,我們對劉兆佳的所作所為感到厭惡,但今次他卻說穿了中共控制下的假民主。

深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明白現時立法會和特首小圈子選舉都是由中共設計的鳥籠制度,完全保障保皇黨 99.9% 在立法會議席上必定佔多數;就算立法會直選部份;泛民贏取 35 席中的 30 席也好,立法會功能組别議席和立法會分組點票已經為中共設下安全網。所以,最終都不是取得更多立法會及特首小圈子選舉的議席來決定民主運動之得失,乃是思考如何站在邊緣徹底的進行抗爭,繼而政制改造;打破鳥籠式的假選舉,卻非依賴在不公義的制度中可帶來改變。因為,我們所面對的真正對手是一個龐大、頑固、弄權的中共獨裁政府。

另外,在此叮囑大家小心,不要中了這充滿幻覺和誤導的「議會情花毒」,否則,迷失在鳥籠中,把不公義的制度合理化,使自己溶掉在制度暴力內,無奈地把自己從被壓迫者的身份轉化為壓迫者。雖然,我不否定參選各級議會有某種政治意義,但這要警醒「議會情花毒」是充滿誘惑、吊詭,隨時是誤墮「浮士德的交易」。「浮士德的交易」容易產生心理障礙,即是一個人對一種看似最有價值的物質盲目崇拜,從而使他失去了理解人性中其他有價值的事情或精神的理由和機會,使人沉溺在理念與結果的落差裡,從而漠視其他的可能性。在不公義的選舉制度中,若視議席是重中之重,那麼抗爭便進入「浮士德式的交易」中,因透過奪取議席來換取成功感,輸掉議席時則會迎向恐懼;恐懼卻征服了其他抗爭模式的意志力,如此這樣,便只能依賴爭取更多議席來維持爭取民主的唯一元素。

林鄭表明為保皇黨落選區議員委任公職,這正好回應泛民區選大勝;是不會削弱保皇黨資源。基於中共和港共仍要養兵千日的需要下,必然用「大水喉」射住落選的保皇黨區議員。相反地,區選大勝只能說是民主派增加了資源(*肯定是好事),但相比保皇黨有政府撐腰,在資源上,泛民仍是依舊比下去。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從中共和港共冥頑不靈與縱容警暴,以及各種抹黑和謊言,和理非泛民跟前線手足一樣,中共不會視我們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是「敵我矛盾」,在我們有所疏懈時,這個暴政必定採取無情的報復與秋後算帳,並且,在各行各業採取全面打壓和控制(*特別是教育界和法律界)。故此,發揮公民社會力量、發展公民外交、容讓多元化的抗爭模式;令更多香港人覺醒,才是延續短期、中期、長期民主運動的生命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