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鍾劍華,你仲想兜啲乜〉一文的幾點回應

2020/10/4 — 22:58

對於這一類無聊人,我從來都不打算回應!大家只要留意吓 Facebook,睇過下佢寫啲乜,就很容易知道他的鼻孔出的是誰的氣!唔需要扮 KOL,扮不到的,只不過是另一個意圖隱形的思歪式人物!大家心照!他之前寫過另一篇〈從鍾劍華看反共學人的墮落〉我也懶得回應他,那是一篇黨八股水平的喉舌文章,要滿足的是那些五毛粉蛆的需要,因此覺得根本沒有需要理會他!而且,此人把文章貼到七、八個不同的組群,總共也只是得不足 30 個回應,水平可想而知了!

不過既然咁俾面,再一次在標題就已經指名道姓,而且這次涉及的不是我個人的問題,因此,也不妨不厭其煩,重申幾點。

第一,此人文中提到我的那篇文章,我確實是寫得比較長,因為想把要交代的交代得很清楚一點,不想謬種流傳。我知道有人未必同意,但我講清楚了我看到的讓大家知道,不同意我也沒有辦法,我從來不打算說服所有人,我也十分尊重有不同的觀點。但對於事實,就必須尊重,不應扭曲,不應斷章取義,更加不應插贜嫁禍。

廣告

第二,我那篇文章通篇都沒有討論過「雙門檻」這個觀念。我也從來沒有就這個觀念表達過意見。我不知道此人是水平所限自己睇唔明,還是想斷章取義,只圖插贜嫁禍。他連續講了幾次,似乎後面一個可能性高些,這也符合此人一向的文風!

再次,我多年一向來都旗幟鮮明表達自己對各種問題的睇法。以前係咁,依家都係咁,我估以後都會係咁。我現在確實在一個民調機構部份時間幫吓手,此人似乎認為因為這樣,我就不應該就一些民意調查要處理的議題發表意見。我經常批評林鄭月娥及特區政府,而香港民意研究所一向都有定期進行林鄭月娥及特區政府的民望調查,點解之前又唔講吓我唔應該再表達對政府的問題?司馬昭之心啦!

廣告

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調查工作是團隊工作,不會被個別人士騎劫。所有調查的資料都會公開,公眾可以自己驗屍咁驗,我們相信絕對過到關。也不會因為我個人對某個問題的觀點與立場影響調查的結果。有調查結果不如我所料,也不乎我所想,其實不時會出現。我從來都講,民意調查結果不應該成為作出決定的唯一依據;個人的信念也不會被與之相悖的民調結果而改變。

我很早期就已經就立法會民主派議員的去留問題作出了討論,可算是表了態。再講一次,我唔會因為我有了某個崗位,而影響我個人就各種社會事務表達意見的權利,更何況我當初根本就沒有預期過民主黨最終要委托我們做民調來決定他們的去留。就算我講過自己的見解,也不會影響民調工作。一向以來的規矩與工作流程,也不會因個人的傾向而受到影響。民調的中立性,公眾都可以透過我們公開的資料來驗證的!

好多人事後在這個問題上做文章,其實是不肯面對這民調結果,也不接受民主派議員作出留任的決定。其實對民主派議員來說,那民調得出的是最壞的結果,因為他們怎樣決定,都會得失近一半的支持者。如果真的要為民主派議員作某個方向的決定開路,最理想的結果是得出一個壓倒性的對比。得出現在的那個結果,民主黨托委托我們做的民調等於白做,因為最終還是要他們作政治決定,而沒有達到一個早就已經說明了的,作為決定的門檻標準。

門檻是民主派自己決定的,我沒有表達過任何意見。勉強說,我只是在很早之前,連是否決定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做這個調查都未決定下來之前,曾經講過一句:「對於重大決定,用一個明顯多數(例如超過三份二)作標準,好過用一個簡單多數(例如超過半數)」。

民主黨派議員怎樣決定,我在文章中已經就我所知說明了。受約束的那 15 位議員如何說服他們的支持者,這是他們的工作,與我無關。除了上面講的那一句,我也從來沒有就門檻標準問題作出過評論。

至於民調結果,是在一個嚴格跟隨所有標準程序及專業要求的過程之下呈現出來的。與我個人的見解完全沒有關係。

我寫那篇文章,只是希望還我們的同事一個公道,讓大家知道其過程及所謂門檻是如何決定下來的!我在文章中也講過,我從頭到尾沒有直接參與過這個去留民調的設計及操作,就連數據整理及事後的表述方式討論我都沒有參與。我也是在調查發佈當日與民主派議員開會前我才看到那份報告。這點其實在我那篇文章都有講過。此人又睇唔明?還是又是另一個刻意扭曲、斷章取義、或插贜嫁禍?

不厭其煩澄清這幾點,其實一樣也無話要兜啲乜,一方面希望各界能夠更客觀地閱讀及分析那個民調。當然也是希望說明這個人所寫的那篇文章有幾荒謬。仍然是那一句,一向以來此人的鼻孔出的是誰的氣,大家都應該看得出。正因如此,才會有越來越多有識之士把此人 block 了。而我一向講自己知道的及相信的,我的鼻孔只出我自己的氣,與此人的水平不一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