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黃色經濟圈」的小小建議

2020/1/5 — 11:17

除了施永青,近日左報和黨媒也輪番狂轟「黃色經濟圈」。《人民日報》怒斥「反中亂港分子想攬炒」,本地左報批評做法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強盜邏輯」、「無異於黑社會收『保護費』」(《文滙報》12.30社論)、「以黑社會方式來逼迫商家作政治表態」(《商報》12.30社論)。

其實「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強盜邏輯,誰比中共用得更熟練?現在倒過來指責抗爭者是「強盜」,只會令全世界失笑。

評論部分不談也罷,但文滙社論連基本事實也搞錯,須正視聽。文中指,店家需要「給暴徒黏貼文宣品的『連儂牆』,店內要不停播放『港獨』歌曲、提供免費的『飯券』以及免費的交通卡,甚至要將收入的 5% 至 10% 捐獻給特定組織」,才可得到米豬連貼紙;但據我所知,米豬連貼紙任何人都可下載,至於派飯券、捐錢給特定組織等,並不是成為黃店的必要條件,只是站在最前線的黃店自發在做的事。

廣告
「有得餃」,元朗排長龍黃店之一

不過「黃色經濟圈」本身確實存在不清晰和有待改進之處。我嘗試歸納為兩組問題:

1. 到底何謂黃店?成為黃店的最低要求是什麼?有這種要求嗎?

廣告

2. 作為和理非主導的行動,「黃色經濟圈」最好能夠尊重「每個人有不表態不說話的自由」的原則,但如何避免滑入「迫商家政治表態」的尷尬狀況?

關於第一個問題,個人認為「黃店」的基本(必要)條件是:1. 老闆非撐警;2. 老闆非撐中共;3. 公司非中資背景。符合此三條件才能談其他。

但正如黃絲有深淺之分,店家投入程度也有狂熱、中度和普遍之分,這又如何界定?

現時「黃色經濟圈」只有黃/藍(狂幫襯/不幫襯)兩個分類。因分類太簡,導致一批堅黃的店(老闆公開撐運動/容許員工大三罷/設有連儂牆/會捐錢給支援組織)生意好得「可怕」,已到了店家難以負荷、食客排到發呆的地步。相信實踐過黃圈經濟的朋友都有同感。那麼是否能將部分黃絲客分流到其他店?譬如那些未算狂熱撐運動、但對示威者算得上友善的店?

所謂「對示威者友善」的店,我想到三個情況:

.遊行時不會提早拉閘

.電視長播有線 Now 港台等公道媒體

.員工對示威者不黑面

我的建議是,「堅黃」、「堅藍」兩個分類之外,多加兩個基本類別:「對示威者友善」(宜幫襯)和「對示威者不友善」(少去為妙)。做到上述任何一項,就是「對示威者友善的店」,相反,若提早拉閘、長播 CCTVB、員工黑面等,則是「對示威者不友善的店」。

現時這些店也會被歸為黃店,但沒有和堅黃店區分開來,結果大家通常都選擇幫襯最黃的店。若能拆細分類,相信能起分流作用,減輕堅黃店壓力,同時也可吸納一些中立店,擴大黃圈影響力,因為上述三個「友善的店」要求,有一個共通點:都不涉及政治表態,但對這場運動有益

剛才列出的第二個問題是:如何避免滑入「迫人政治表態」的惡劣狀況?老實說,我曾懷疑「黃色經濟圈」(若操作得不好),會 degrade 成逼迫商店表態的惡霸行為。拆細分類,相信有助防止degrade:那些不太想表態(但其實同情抗爭者)的中立店家有了「走盞位」,便可低調地軟性地靠向這場運動(不表態而又非撐政府的店家,通常認為做生意是不談政治取向、不得失人、靠品質取勝,所謂「吃四方飯」心態);與此同時,中共亦不能再亂罵黃圈是「迫人政治表態」,因為我們有不用表態的 option。

以上建議,不知是否有效,但希望可引起更多關於「黃色經濟圈」執行細節的討論。可能有人認為,將「門檻」降得太低會導致很多「偽黃店」出現。但個人認為,只要不是幫警察收風,「扮黃」也沒所謂。譬如一間店的老闆是藍立場,但因食物難吃拍烏蠅所以扮作支持示威者(譬如設連儂牆),其結果是:他壯大了黃絲聲勢、增加了運動資訊傳播、令藍客不想幫襯⋯⋯因此他雖賺了錢,卻同時幫了運動一把;而當有更多好吃的店加入黃圈,此店就會被淘汰。又譬如,老闆本來播 CCTVB,但決定改播 Now 新聞來「偽裝」成黃店;那就更好了,因為他減少了偏頗新聞在香港的傳播,如此功德無量,多謝還來不及呢。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