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白象變小飛象的契機

2019/12/13 — 12:54

沙田區議會會議

沙田區議會會議

區選變天後,民主派在 17 個區議會擁有絕對多數的優勢,連第 18 個離島區議會,縱使加入了八名鄉議局當然議員,民主派議員數目仍然佔四成,影響力不可小覷。

過去建制派操控的區議會,以推動貽笑大方的小白象工程馳名於世,如今民主派當權後能否扭轉局面?市民有很高期望。

由於工程建設有延續性,一些工程上馬後若要半途而廢會有相當難度,但若果工程尚未撥款或撥款後仍未簽定合同,新一屆區議會把這些小白象拉下馬實屬理所當然。接下來的關鍵是這些節省下來的撥款如何應用?小白象能否搖身一變成為小飛象?

廣告

甚麼是小飛象?當然是能夠帶動地區起飛的工程,符合永續社區的發展願景,目標是既有經濟效益,兼能改善環境,並且符合社會公義的原則。

要構思永續社區的工程項目,必須一方面有宏觀思維,洞悉當今社會以至全球面對的挑戰,另一方面要掌握社區脈搏,了解地區的能力和局限。

廣告

社區綠電站一舉多得

舉例來說,當今全球面對最大的挑戰是氣候緊急狀態,政府因應環保團體多年來的壓力,終於推出了「上網電價」計劃(每度電 3 元至 5 元,比現行電價高幾倍),強制規定電力公司以優惠價格向能夠利用太陽能發電的用戶購入電力,目的是鼓勵可再生能源,令香港減少依賴化石燃料,降低溫室氣體排放。

可是,大部份市區居民沒有天台安裝太陽能板,那如何能享受上網電價優惠呢?要解決這看似不可能的難題,區議會正可以找到答案。

須知全港最具潛力利用太陽能發電的業主就是政府,因為官地上有很多公共空間,包括休憩公園、球場看台、建築物之間的空隙和走廊,以及閒置土地和 17 個水塘的龐大空間。區議會可以要求政府部門將這些白白浪費的空間開放,把原來投放於小白象工程的資金改為投資社區太陽能發電,甚或以配對方式開放給當區居民入股投資,賺取未來 15 年的上網電價收入。

近年台灣已經仿效德國和荷蘭成立公民電廠,以綠電合作社的方式讓市民投資,每戶出資一千幾百元都可參與,大受歡迎。香港每一個區議會可動用的工程資金動輒有幾千萬元,若果以補貼方式協助居民成立「社區綠電站」,所得收益除了給居民回報外,還可以回饋社區,長期支援弱勢社群。

這類工程項目正是小飛象,令經濟、環境和社會都有得益。

另一些例子是推動循環經濟,結合行人專用區和綠化走廊,邀請社區團體參與,可以演變出林林總總的創新項目。其實,只要敢於打破框框,小飛象的構思俯拾皆是,關鍵在於提升地區管治的能力。

《區議會條例》賦權區議會設立數量不限的委員會執行其職能,並且可以委任市民成為有投票權的委員會成員。既然反送中運動已經激發香港人參與公共事務的熱情,區議會大可以通過推薦或公開邀請專業人士,成立地區顧問團或加入各個委員會,無論是工程設計、建築規劃、社工服務、醫療衞生或金融會計等等,都可以主動出擊,夥拍公民團體變革創新。

如此一來,每一個區議會都可以從少於 30 名區議員變成由 300 名有心人組成委員會的地區管治團隊,在各方面專業均有獨立自主研究能力,針對全港性政策也可發聲,毋須再被地區民政專員或政府部門牽着鼻子走,小白象再難有立足之地。

建設永續社區是長期抗爭的基石,因為當市民激活「自己社區自己救」的精神,把參與公共事務融入日常生活之後,自然會親身感受到本土自治帶來的成果,益發明白民主自由的可貴。這種潛移默化的轉變對政治局勢和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長遠影響,實在難以估量。

區議會變天迎來前所未有的契機:388 位民主派議員們,今天香港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你們身上。

 

原文刊於 12 月 7 日《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