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粉紅的大外宣,只是在替自己再一次丟架

2020/5/8 — 21:03

是少有的在耶魯拍攝的照片,於 Sterling Library 門外拍。(作者 Facebook 圖片)

是少有的在耶魯拍攝的照片,於 Sterling Library 門外拍。(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上年十一月,在美國母校耶魯大學的法學院演講,人潮擠滿了整個講堂、倒灌出走廊,還要再多開一個班房讓無法入內的學生看即時視像。貴為美國最頂尖的法學院,培養了數位美國總統(包括布殊父子)以及眾多大法官,在學術殿堂發表一個半小時的演說是充滿壓力。更甚者,在演講前打聽到有中國留學生動員的風聲,並會有組織地發表辛辣(卻充滿誤導)的詰問,不由得稍稍緊張起來。

很多留學生的生活圈都是以微信為主,導致即使人在國外,還會不斷受到中國的輿論影響,成為「揹」井離鄉的一群,繼續替中共當無償輿論機器。即使仍然有一大部份吸收了海外教育、自由主義的留學生,對這些「大外宣」的延伸感到煩厭,他們卻始終被「小粉紅」主導的留學生形象拖跨,甚至令外國政府推出政策限制他們的簽證申請。這些心底厭惡中國共產黨的海外留學生,正受到中共外海統戰策略的連帶傷害。

在長達一小時的演講後,聽眾紛紛舉手發問,亦顯然見到一群利用手機通訊的中國海外留學生動員起來,積極地把手抬高。問題內容無不是「中國人在港被歧視」、「暴力使香港沉淪」,不斷以藍絲般言論去論證港共打壓有理。

廣告

在講座完結後與到場旁聽的教授聊起,才發覺席上有多位法學院德高望重的教授,他們一致對這種有組織的言語攻勢感到厭惡。這種明顯帶有政治企圖、阻礙溝通、破壞其餘聽眾參與的群眾動員是,是一種對自由討論的破壞。動員的中國學生以為自己的大外宣削弱了講座的說服力,現實卻恰恰反過來 — 由格格不入的討論態度以及政治宣示,論證了中國資訊的封閉和偏狹,亦以行動證明他們與普世價值的相異。

「由他們的行動令自己尷尬吧。」教授這樣說道。這讓我想起北島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ㅤ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這一首詩。回想過來,要令旁人讚頌,並不是贏一場口舌之爭就成事,而是在過程中要浸透個人修養以及顯露出與信奉價值匹配的言談。小粉紅的大外宣,只是在替自己再一次丟架而已。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