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說」片段

2019/11/11 — 12:33

他是兩個女兒的父親。穿上制服的時候,他手中有槍,那時候,他是誰?他瞄準了穿黑衣的少年,少年還來不及反應,身子已中了槍。那時候,他是誰?他養育著兩個少女的同時,擊碎了別人孩子的內臟。他開了三槍,一個少年垂危,另一個受傷。

「穿黑衣的人,全是暴徒。」他們說。他們看著持槍的人把少女強暴,把倒地的少年毆打至全身浴血,腦漿溢出,然後不知所蹤,看著神秘墮樓的男生終於死去,更多男男女女在墮樓或墮海前早已死去,然後,他們讚揚劊子手是英雄。

回到家裡,他看著兩個女兒的臉,想起自己是家教會的主席,在表格上願景的那一欄,他寫著:要為學生建立一個有愛的環境。

廣告

「治亂世,用重典。」他想。殺更多蟑螂,建立一個更美好的環境。那些人不是人,那些是蟑螂。他覺得這不是他的想法,這是那個穿制服的人的想法,開槍的人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話,他希望別人會理解他,起碼比他更理解他自己。他是誰?他不太知道。

11 月 11 日

廣告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