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數族裔和區議會選舉

2019/11/22 — 17:2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每當談起社會參與,某種「資格論」總會不時死灰復燃。大意是:假如你沒有如何如何,你便沒有資格成為香港人。本地少數族裔居民也是「資格論」的常見「箭靶」之一,在網上留言不時可以看到,有些人會指責少數族裔「來到香港,中文又不學、票又不去投,根本沒有盡香港人的責任」,然後妄下「咁不如返鄉下啦,你都唔入鄉隨俗!」的判斷。

不過,「隨俗」真的容易嗎?

香港融樂會上星期四為本地少數族裔舉辦了一場有關區議會選舉的講座。人數不多,大家也因而更暢所欲言,敞開心胸發問。講完兩個小時,融樂會想指出:與其指責少數族裔沒有主動投票,毋寧謂,不論在立法會,抑或區議會的層面上,他們都沒法向手中一票灌注它本應擁有的重量 — 這份重量,包括對政治制度、候選人政綱及往史、自己個人政治信念的充分理解,再減去蛇齋餅糉等聯誼技倆。

廣告

目光、語言、制度構成了阻礙本地少數族裔參與地區政治的三道大閘。

有少數族裔朋友曾經路過街頭,恰好碰見該區候選人的選舉義工正在派發宣傳單張。義工一張一張的派,一個一個點頭哈腰拉票。人流徐徐前流,她跟著走,想拿一張看看政綱,可是當她走到義工附近,義工轉個頭沒有派給她,轉個方向派給另一張華裔面孔。

廣告

無意識的偏見,讓她收回了本欲遞出去的手,縱使她甫到十八,亦已登記為選民,縱使她通曉中文。

由於香港語言教育的缺陷、亦欠缺有效支援的問題,除了老一輩的少數族裔因沒有機會學習中文外,許多年青一代的本地少數族裔任憑個人努力亦無法學好中文。缺乏語言支援,就算他們有心了解自身地區發展、甚至當前區議會選舉與近期社會運動的關係,亦無從入手。到底何謂「黃」、何謂「藍」?區議會選舉的重要性何在?政府網頁固然有英文版本的選舉指南,不過,要投下神聖一票,還得依賴候選人提供至少英文版本的政綱,及著實的候選人言論、背景分析和在地的政治分析。對本地少數族裔而言,這些在華文世界內唾手可得的資料、區內「大小白象」工程的爭議,通通門檻極高。

亦有另外一位少數族裔青年分享她當區議員助理的經歷。當時曾有少數族裔居民撞入辦事處,問她:這是社區中心嗎?充分了解區議會的職能,對華裔居民而言亦殊非易事,更何況許多不諳中文的本地少數族裔居民?

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馬嶽教授曾在訪問指出,現時全港分拆成四百多個區議會小選區,每區人口基數少,約只得一萬七千多人,導致區議員更著眼只滿足一個小數目的居民。即使現時不同選區亦已有少數族裔選民的身影,就非少數族裔聚居的選區而言,本地少數族裔作為小選區中的少數,候選人在宣傳時自然更無動力關注他們的需要或印製英文政綱的單張,令不諧中文的居民根本無法了解地區事務發展,又叫他們如何「積極參與」?

其實有許多後生一代的本地少數族裔都有興趣參與本地社區事務,卻因為以上種種因素而卻步。

有人在講座上饒有興味地詢問,如果想進一步參與區議會的運作、想旁觀,可以如何跨出第一步,去幫助自己的社區。這讓人聯想起上月重慶大廈門外的一幕:少數族裔朋友向遊行人士派發樽裝水,他燦開笑容:「我不會說自己的家鄉是巴基斯坦,我的家鄉叫佐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