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局部封關香港最少也死四千人 懇求醫護提早罷工 勿被工會會章綁死

2020/1/29 — 11:11

局部封關香港也要死四千人以上

現時林鄭已宣佈暫停發出自由行簽證,然而以探親反商務為由來港則不受其限,且措施將會 1 月 30 日(周四)凌晨才生效。林鄭的措施聲稱可將大陸訪港人士大降至25%。姑且假設源頭感染人士真的可以減剩25%,而最終香港死亡人數也可減剩至25%,根據前文《醫管局工會的可行絕招與道德兩難》計算,25%意味也要死四千人以上。連沈祖堯也表明,局部封關並不足夠,因為現時的醫療資源,比SARS時更形緊絀。

懇請醫護立刻罷工,促成民間封關

廣告

在連登有消息傳出,指林鄭已秘密應中央要求,利用香港協助分流處理內地疫情。不論傳聞真假,在如此冷血賣港的政府統治底下,別妄想靠政府堵截內地人來港播毒。因此,筆者與眾多香港市民一樣,懇請醫護人員提早及時罷工,迫使政府跪低。但罷工也要罷得精準,正如毛澤東的名言:「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故此應實行Dirty Team的「精準罷工」,能短時間針對性癱瘓一個部門/team而又合理呼應訴求,最可行就是精準地罷Dirty Team的工。至於如何動員最少而達到最佳的效果,請參拙文《醫管局工會的可行絕招與道德兩難》。就算政府拒絕封關,只要工會及時發放的訊息足夠清晰,讓內地人知道來港比留在原地更差,也可達到類似封關的效果──武漢肺炎病人就算衝關入港,只能隔離而沒人治療,形同等死,誰還會選擇衝入香港求醫?當然,這個罷工的理由不適合由工會提出,只能由醫護人員私下廣傳,或由像我這般的外人提出,工會只能以隔離區域醫護措施不足為由,發動提早罷工。

病毒式感染是指數式上升的,袁國勇教授已提出,阻截大陸源頭和阻止社區大爆發的黃金時間只餘幾天,醫護罷工是早得一日得一日。現時,第一波受感染的主要是大陸人,罷工是為了留住性命救治香港人。如果錯過了這幾天的時機,到疫症已在社區爆發,而當本港病人日漸增加,罷工的顧慮和阻力亦將更大了。弔詭的是,到時醫護醫完第一大批大陸人可能或死或病或隔離,呼吸科這些專科醫護,到時還剩幾多個去醫本地人呢?

廣告

工會在罷工議題上的定位和考慮

醫管局員工陣線會章限制了召開特別會員大會的時間,規定要有7日通知方可召開(順帶一提,法例並無硬性規定一定要幾多天前通知才可召開會員大會)。他們擬於特別會員大會表決,一旦與醫管局談判破裂便會罷工,若要依足程序,最快2月1日開會,2月2日和醫管局談判,故2月3日才能正式展開罷工運動。

站在工會的立場,跟足程序並沒有錯,這是最有「可能」提供法律保障予參與罷工的員工的做法。但遭逢如此緊急大事,關乎全體醫護人員和香港市民的生死安全,則應當機立斷,用更靈巧的方法達到目的。再者,東區醫院已有15護士請假以促全面封關,如果工會還不動手,是否會讓這些護士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況呢?

本人體諒工會的難處,行事須保障理事及員工,提早罷工的建議,或許強人所難、要理事及/或員工承擔一定風險。以下為一些善意的建議,意圖拋磚引玉,懇請熟慮:

提早罷工之中策

先談比較溫和的「中策」──員工自己罷工,由工會配合統計和發佈消息。員工向工會匯報自己告病假,由工會進行員工病假統計(尤其Dirty Team),並每天公佈數據,枱面原因是顯示醫護人手緊絀,以讓全世界知道封關之急已迫在眉睫。而告假背後的真正原因,心照。只要數字夠大,便可成為國際新聞,到時大陸人也會看到。會翻牆的大陸人為數不少,再者要來港就要翻牆看香港消息。只有他們接收到明確的訊息,來港的人才會卻步。

提早罷工之上策

至於「上策」,則是不用等召開大會,直接立即發動緊急會員民意調查/公投。根據職工會條例附表二,列明若干事項必須由會員表決,但當中並不包括罷工。換句話說,可由理事會在特別會員大會之前決定罷工。如欲表明此罷工有號召力,可用緊急會員民意調查/公投,由參與人數一面倒的支持賦予認受性。同時,會員民意調查也能衝破一般員工對一些工業行動的心理關口:想支持但又怕飯碗不保,但如果知道參與的人夠多,便願意投身其中。工會發起運動,其中一個期望是獲得絕大部分會員一同支持,既有民意授權,便不用過於執著既定程序,只要其他程序有合理的鬆動位置,何不靈巧處理?

至於原定於2月1日召開的特別會員大會上,繼提早了的先鋒罷工之後,理事可繼續號召原定的大罷工行動,又或按會員意願決定終止之前的罷工行動。假如決定終止,會員可再決定是否需要罷免主席,以表示主席願意為其決定問責,而非濫權專斷,只因情況緊急,方「事急馬行田」。技術上,這是兩個罷工行動,所謂「提早」罷工不過是個小而精準的先鋒式罷工。

結語

封關自救,迫在眉睫,坊間已經提倡甚至實行不同的民間封關方案,總之就是不要指望政府。

香港人,自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