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局長不會懂的老師真正的職責

2019/6/21 — 8:49

資料圖片:楊潤雄

資料圖片:楊潤雄

【文:湛露不晞】

學習與經驗為何重要?因為不論如何,升職不會讓你從原來的專業跳到另一個範疇而成就另一個專業。楊局長在加入政府前從事專業會計工作,後來受委任下,在12年成了教育局副局長,17年成了局長,但這些年過後,未知是未有學習,還是未有經驗,他還是不懂得教育,至少他還只是將學校與老師的關係,看成是「僱主」與「僱員」的關係,學校的工作當然如一般的僱主,好好去「管理」自己的員工。在如此的邏輯下,老師的工作當然也是要好好的「教育」學生,甚至不論社會發生甚麼事,老師當按已受審批的書本內容去教授,好讓學生獲到「知識」。

然而,「知識」就是教授knowledge嗎?前陣子,課後和年輕的同事在放學後去下午茶,聊起一個老師的責任。我問:老師上課真的只是「教書」嗎?「教書」和「老師」之間是否存有差嗎呢?同事未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於是我再問:「如果有一天發明了AI,可以教授,以至解答學生所有的問題,老師應被 AI所取代嗎?到那時學生是否就不需要老師了?」

廣告

若以楊局長的腦袋去想,大概真的這樣吧。因為AI比人類更完備,資料更詳盡,而且更易操控,因為不會有反對的聲音,任何事都一定聽聽話話,應該最合局長的心意,這樣就可以排除一切「政治」原素在校內散播了。

但「教育」真的是這樣嗎?至少我所認識的教育並不是這樣,中國古人所說的「求學問」從來都不只是學習knowledge,因為knowledge只屬「見聞之知」,是人類在自然界物理界所發現的理論,例如水是H2O、雲是怎樣形成的,人真正需要學,真正需要建立的「德性之知」,簡單來說就在人格修養,就是在一件事上懂得分辨對錯,懂得道德上的是與非,並對其作出評價與抉擇。相比起來,「見聞之知」只是「德性之知」的輔助,以讓人的道德品格可以有更好的發揮。就如你只有治病的知識與技術並不足夠,你應先要有一顆欲醫治病人的心,這就是為何原子彈可以是殺人的兇器,也可以是救人的兵器。

廣告

局長說不要把政治帶進校園,這句話正是切切實實的自我指涉,因為把政治帶到校園的正是他,而且從來亦只有他。學校的教育不是AI,不是將所有資料鋪排出來,讓學生「自己讀」。學習從來是將「事實」放在眼前,客觀理性地去分析甚麼是「對」,甚麼是「錯」。正如宰我問孔子「三年之喪」,孔子問宰我是否心安,「今女安,則為之!」宰我認為沒問題,孔子之後對其他弟子說:「予之不仁也!」正是對宰我之失客觀理性地作出了合宜的道德判斷。

今天,特首以台灣之殺人案為藉口,強推惡法。然而,台灣早就說明不接受如此之修例,這樣明顯就是一個謊言,試問我們如何可以瞞騙良知去教育學生政府有迫切性去修例,因為台灣之案件而有所需要。612,全港有100多萬人上街反對法案之推行,試問我們又如何可以不向學生說明這班人反對之原因,而只是用一句「他們都不了解條例」去作敷衍?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可悲可惜的是香港教育局長,作為一首之長,只能將教育狹的看成是授業,或許這是我們的教育環境會每況愈下之原因,不適當的人在不適當的位置上,做了不適當的決定。最後,我和年輕老師說,老師就是要將人生的閱歷、經驗、道德、價值…分享給學生,並讓他們的人生有所改變,有所成長,這是何以AI必不能取代人而成為老師之原因。願作立志作老師的同路人,也要不忘「初心」,不要當教育局長受政治任務所影響下而所欲得之「老師」,而去當孔子在千年前所示範給我們之「老師」。

(作者簡介:一名中學老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