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局長的陽謀

2020/7/14 — 18:19

曾國衛辦公室背後的表忠照片(《紫荊》雜誌影片截圖)

曾國衛辦公室背後的表忠照片(《紫荊》雜誌影片截圖)

「太好了!太好了!」香港人再次創造奇蹟,在過去的7月13、14日進行的泛民初選,這種完全依賴民間自發,純粹表達個人意願的非組織,沒有預謀行為,竟然有高達61萬香港人,全憑個人意志,獨立地投票。而且過程非常專業公開,所有市民、傳媒可以在非影響投票人的情況下,監察整個過程。而投票人既要核對非敏感性個人資料,又要確認「同意使用」及「知悉刪除」資料 ,還要每部手機只可以投票一次。絕非那突然彈出來的291萬,來自太空的香港人支持國安法聯署可比。香港人證明了人心不死,而且仍然相信制度。

當然,我們一定要感謝愛國愛黨的「為國局長」,他猛力一推,我相信已經推了三十萬仇恨票出來。而根據初步結果分析,對比2016年立法會選舉各大分區的最低入場門檻,泛民在各大選區及超級區議會,各有一席增長絕對不是夢。要知道泛民原估計只有一成支持者參與初選,約17萬票,即泛民估計支持者大約是170萬票。而在資源極匱乏,非官方及政黨主導的下進行民間「土法」初選,有兩、三成人投票已經非常誇張;若我們算61人萬票是三成泛民光譜的支持者,即泛民在九月選舉時,泛民有可能有高達200萬票,較上屆選舉增長了30萬票。有如此籌碼在手,泛民只要不鬧分裂,策略性配票,光復立法會,打倒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實在是指日可待呀!

為著萬無一失,我懷著興奮的心情跑去找游老師請益,豈料我俯進他的家門,便看到老人家憂心忡忡在家中踱步,口中念念有語地說:「中計呀!中計呀!」我馬上便向他說:游老師,香港有61萬人參與泛民初選!這是好事,為什麼你如此愁眉深鎖呢!游老師說:「那表示有可能61萬人被DQ了!這是為國局長的陽謀呀!阿爺一定會記他一功呢!」

廣告

我的心馬上涼了一截,大叫:「不是吧!」游老師馬上向我解釋說:美德呀!你還記得我說,阿爺一錯到底的管治邏輯嗎?我說:當然記得!否則香港那群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為什麼可以禍港23年,仍在殘民以自肥?游老師續說:那既然知道,就要理解,為何阿爺經常一錯到底,一錯再錯!那是因為阿爺習慣凡事根據《阿爺政治正確辭海》「先定性,後討論」的結果。

剛頒布的國安法,為何龍門任阿爺擺,目的就是要布滿「定性陷阱」。國安法雖然沒有追朔力,但定罪是以主張及企圖作問罪原則。而個人的主張及企圖極難在一時三刻,出現足以令法官相信的改變。那根據阿爺的定性,Benny 的「違法達義」本身不用使用國安法第22條,已經可以使用國安法第24條指控他脅迫阿爺,實現其政治主張的恐怖活動罪。西廠特意指出第22條,目的是錯誤引導Benny的思考方向。

廣告

我馬上追問游老師:無可能呢!投票又不是掟氣油彈?游老師馬上反駁:你沒有留意第二十四條(五)註明:「以其他危險方法嚴重危害公眾健康或者安全。」要知道「其他」的意思不是我們說了算,而是駱公公說了算!香港連日酷熱天氣警告,請問初選算不算嚴重危害公眾健康呢?

我即時語塞,但仍反問游老師:極其量不就指控Benny一人,豈會DQ 61萬人呢?游老師說:「所以你就要看清楚西廠的檄文,你以為西廠不知道初選沒有涉及不正當使用個人私隱資料嗎?他們是故意無的放矢的!」原來Benny之前已經被控: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從法官的角度他是重複犯罪。因此可以合理懷疑,Benny透過初選,煽動他人參與恐怖活動。現在國安法的解釋權在於阿爺,根據國安法第三十五條,所謂參加立法會選舉,並無明確指示投票行為是否參與之一。所以,Robert博士表明在初選結果公布之後,盡快消毀所有個人資料是正確做法。否則PoPo便有權要求Robert博士交出投票人資料,然後阿爺根據國安法,小則DQ政黨,大則以共犯之名DQ 61萬名選民投票資格。泛民少了61萬票,便會由35+,就變35- 了!

美德呀!還有一點,西廠的檄文自我證實國安顧問是太上皇,國安顧問從沒有定義是被動,還是主動給㐂娥意見;今次明顯是西廠先下手為強,主動為初選定性,你叫㐂娥、國安法官如何是好?從還是不從?我馬上說:「那我們豈不是欣賞錯了為國局長?」游老師說:「他背後的瓷碟不就已經告訴了你答案嗎?誰要你欣賞?吾皇欣賞便可以了!因為毛爺爺當年的反右運動只是DQ了55萬人,為國局長為大大皇帝DQ 61萬人,簡直是香港白起呀!」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