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居警察宿舍女子被指收「K仔」包裹 律政司堅持撤控後獲釋 許智峯去信促公開理據

2020/5/28 — 18:38

報稱居於警務人員已婚宿舍的女子高可晴,早前被控一項危險藥物販運罪案件,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昨日 (27 日) 仍在庭上堅持撤銷檢控,她因而獲當庭釋放。惟審理案件的裁判官當時曾表示,若陪審團獲適當引導,被告「好大機會被定罪」,但律政司最終仍堅持撤控。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今日 (28 日) 去信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質疑撤控決定,要求公開交代理據。

許智峯在信中指,事件引來輿論關注,而且有說法指律政司撤控與高可晴的家人是警員有關。信中又指,政府的檢控決定必須符合《檢控守則》,亦必須讓公眾看得到公平公正公義。他又援引 2016 年「康僑之家」前院長涉性侵院友一案,指當時律政司在撤控後,曾發聲明詳細交代理據。他要求律政司公開今次案件撤控的法律理據,同時回應何時發現證據不足,以及撤控是由司長,抑或是檢控人員決定等問題。

22 歲的高可晴被控去年 12 月底,收取內藏約 3 公斤「K 仔」的包裹,被控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控方於較早時,已曾以證據不足為由申請撤控,遭裁判官拒絕。至昨日控方仍堅持撤控,在庭上指已經小心檢視證據,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以達至合理定罪標準,控方無足夠證據證明被告事前得知郵包內藏有危險藥物。署理主任裁判官鄧少雄指,根據控方案情,涉案郵包寫有被告的住址,並寄往被告住所,惟當時無人接收,郵差留下卡紙提示曾送遞包裹不果,被告及後到郵局領取包裹,內藏約 3 公斤俗稱「K 仔」的氯胺酮,市值逾 200 萬。被告在警誡下表示「有個不知名男人叫我拎(包裹)」,被告之後不願意再提供仼何證供及參與調查工作。

廣告

鄧少雄曾質問控方,為何「冇啦啦多咗個不知名男人」、被告與該不知名男人有何關係、為何被告會聽取指示領取包裹等,認為有關疑問應由陪審團裁決,又反駁控方,指不少毒品案件,只要被告擁有涉案單位的鎖匙、租約等,控方已經足夠檢控,若案件繼續進行,被告能於初級偵訊時挑戰案情,不認同在現階段撤控。

控方則反覆強調沒有足夠證據,證明被告事前知道郵包內有危險藥物,又指撤控是專業決定。鄧少雄最終表示,律政司有不被干擾、獨立的決定,但明言「我唔同意你哋(律政司)嘅睇法」,直指「我仍然認為如果陪審團被正確引導,(案件)好大機會定罪」。惟控方堅持撤控,鄧少雄即以「隨便你啦」作回應,最終批准撤控,被告當庭釋放。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