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屈婦人的柒大罪狀

2020/1/31 — 18:38

屈穎妍

屈穎妍

建制派寫手屈穎妍,撰文〈逃兵,是要處決的〉,大力批評那些因不滿政府未全面封關而準備罷工、集體請假的前線醫護人員,主張「瘟疫前的逃兵應即時革職」。

屈婦人經常發表謬論,幫當權者護航,妖言惑眾,打壓異己,但水準低劣,言辭核突,實在去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嘩!唔係呀嘛,咁嘅嘢都講得出口,妳真係當人懵到連膝頭哥食唔食辣椒醬、接吻會唔會生 BB 都唔知㗎喎!好似呢篇文,隨便就可舉出柒大歪理:

(1) 屈得就屈

廣告

屈婦人一開始就屈人,把醫護比喻做士兵,但士兵的職責是在前線殺人,有時為了搶灘突圍,甚至預咗犧牲,所以特別講求軍紀,不嚴厲對待逃兵,很容易軍心散渙,累及全家。但前線醫護的職責是救人,工作性質無包括送死和搵命搏,就正如國際救援隊伍在戰區工作,若風險太高也會撤退一樣,無人會話佢哋係逃兵。

(2) 認知障礙

廣告

屈婦人根本連基本事實都搞不清。和臨陣退縮者不同,醫護不是怕死而逃跑,佢地是不想自己和市民枉死而付諸抗議行動,佢地要救香港,救香港人,前提是政府全面封關,避免醫療系統爆煲一鑊熟。只要政府配合,佢地馬上就會返回崗位救急扶危,逃兵會有此承擔的嗎?

(3)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屈婦人若非立心抹黑,就因為佢本身都係棄甲曳兵的人(屈氏以前在《蘋果日報》做記者,仲係肥佬黎愛將),一代入醫護人員的處境,就諗到自己要保命為先,想當然以為醫護抗命,也是同一道理,自私自利,無諗過人家最終是為了廣大市民的福祉著想。

(4) 見高拜見低踩

若說無盡忠職守,咁林鄭政府對防疫的工作的遲緩和不作為,一定是最先批評的對象。但屈婦人做了民主派逃兵後,又怎會為市民的福祉著想,鞭撻權力來源,迫當權者改過自新呢?作為文棍,向無權勢者踩多幾腳就會,又怎明白醫護罷工的苦衷,是向不負責任地推佢地去死的政府說不?

(5) 目光短淺

屈婦人以為醫護怕瘟疫、逃避瘟疫,但經歷過沙士的市民都知道,香港醫護人員的盡忠職守舉世聞名,PK 的是主事決策者,包括屈氏口中有權革人職的醫管局(去年單是流感爆發都害到前線醫護做到爆廠)。醫護抗命,固然不是逃避瘟疫,更重要的是對抗人禍。當然,屈婦人就算不立心偏袒當權者,以其目光之短淺,也不會見到真貌。

(6) 砌生豬肉

栽培一個醫護,閒閒地幾年,而且學歷要求甚高,並非像訓練警員那樣輕易。從功利角度來看,佢地是香港這文明都市的重要組成部分,香港人以佢地為榮,大家珍惜和愛護佢地,所以輿論普遍支持佢地今次的抗命行動。屈婦人要站在香港人對立面,沒問題,道理講得通便可以,但不要生安白造,砌人生豬肉。有醫護捨己救人,我們當然非常敬重,但沒理由要求醫護個個做烈士,連自己都未保護到就要去救其他人,包括那對隨處播毒的武漢夫婦。醫護也是人,也有愛護佢地的愛侶和親人。佢地的命為何會比不負責任的高官、病人、文棍卑賤得多呢?

(7) 雙重標準

屈婦人(以及轉貼屈婦人文章的光頭警長)要狠狠批評逃兵,為何不首先向元朗 7.21 恐襲不見影的警隊發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