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屋苑內貼連儂牆屬刑事毀壞?

2020/2/26 — 10:4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葵涌邨有 15 名貼連儂牆市民被無理拘捕,書生真係嬲到震。

據報道,警方以涉嫌「刑事毀壞」拘捕 15 名人士,但究竟係自己屋苑貼紙張,如何構成刑事毀壞?

根據香港法例《刑事罪行條例》 第 60 條 ,「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壞屬於他人的財產,意圖摧毀或損壞該財產或罔顧該財產是否會被摧毀或損壞,即屬犯罪。」

廣告

第一,屋苑範圍應該由屋苑的管理處管理,而葵涌邨管理處屬房屋署,警方除非有充分理由,否則根本不應該插手屋苑的事務。

第二,貼紙張原則上並不會對牆壁構成暫時性或永久性的損害,因為可以移除,而且移除後牆壁不會因而受損。

廣告

第二, actus non facit reum nisi mens sit rea,犯罪要講犯罪意圖,如何證明貼連儂牆人士是在「意圖」摧毀或損壞牆壁,而不是「意圖」表達言論?

第三,表達言論應否屬合法辯解?

第四,一直以來,貼街招、掛 banner 均不屬刑事毀壞,為何今日貼紙張屬刑事毀壞?更重要的是係,居民在自己屋苑貼紙張,這是非常平常不過的事情,屬屋苑社區的生活方式和表達自由,點解犯法?

第五,在 Chee Fei Ming v. Director of Food and Environmental Hygiene 一案中,法官曾指法輪功未經申請在公眾地方擺放的橫額或標語域屬言論及集會自由保障的範疇。換言之,即使係未經申請貼連儂牆,都係一種表達示威或意見的方式,咁就應當受到言論及示威集會自由所保障。

法律係講一致性原則。如果係公眾地方貼街招、係自己屋苑貼紙張,從來無比人告過「刑事毀壞」,點解今日貼紙張就屬於「刑事毀壞」?

法律係講相稱性原則,當「刑事毀壞」的適用範圍過寬,連那麼基本的表達自由都被受到嚴重限制,書生好懷疑依條法會唔會與憲法有抵觸。

在公眾地方貼連儂牆唯一有機會觸犯的法例,只有《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 104A 條,而即使一經定律,最多被罰款 300 元及移走(預算)費用。而且依條法亦必須考量到上述提到的言論自由保障的範圍。

當然,而家香港無咩法治可言,警察選擇性執法,濫權、自己知法犯法,人民的基本自由只會不斷被打壓;但唔等於咁做就係正確。政府連咁和平的活動亦容納唔到,根本就係極權兼垃圾到令人作嘔。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