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山雨欲來風滿樓:光復議會權力的三個必要條件

2020/4/4 — 15:03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

【文:黃文萱(公民黨沙田區議員)】

「……豈知他閉目落子而殺了自己一大塊白棋後,局面頓呈開朗,黑棋雖然大佔優勢,白棋卻已有迴旋的餘地,不再像以前這般縛手縛腳,顧此失彼。這個新局面,蘇星河是做夢也沒想到過的,他一怔之下,思索良久,方應了一著黑棋。」──《天龍八部》

《天龍八部》其中一個最令人深刻不過的場景是虛竹小和尚閉眼破棋局一幕。日前有幸參與公民實踐論壇,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提到,香港就像是一個圍棋死局,但「有時行了進去可以豁然開朗」。這個比喻很有趣,假若香港就是在中共手心這樣一個無法逃脫的看似「死局」,當初虛竹破這個珍攏,也誤打誤撞先自毀一千,難道也與近來香港人心態相近嗎?

廣告

五大訴求講了九個月,深植大家心中,但無可奈何愈流於口號,坊間不是沒有具建設性的討論,但面對著與政權不平等的權力,無力感愈來愈重。街頭抗爭敵強我弱,制度內又何嘗不是?於是大家將焦點放到今年九月選舉。區議會大勝令社會燃起「立法會過半」的希望,「落實五大訴求」成為立會過半後的願景。

71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圖片來源:鐘聖雄

71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圖片來源:鐘聖雄

廣告

以正視聽,立法會過半有兩種,一為數字上過半,則為 36 名民主派議員。另一種是分組點票過半,則為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同樣過半。地方直選由於六四格局規限,議席變化不會太大,所以戰場在功能組別。假設地方直選最佳成績為 66443 則 23 席,而目前連醫學界功能組別已有 10 席,再加已屬囊中物的區議會(第一),前者(總數過半)只需要+2、共 13 席功能組別,後者(分組點票過半)則需要+7,18 席。

分組點票過半權力更大,但難度極高,在此暫表不提。總數過半,最大的武器就是立法會主席一位及否決否決所有政府議案的權力。當預算案被否決、行政長官有權解散立法會,如果同樣選出的立法會再度否決財政預算案,行政長官必須立刻下台。

據悉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指反對派在立法會想取得過半議席,做法是「奪取管治權」,呼籲建制派要更團結,打好今年 9 月立法會選舉一仗。「奪取」一詞顯現中共鬥爭思維一刻未休,「管治權」從來應該在人民之手,這種說法可見中共如何害怕民主派議員有更多話語權。否決議案是議員的基本權利,同樣是白紙黑紙寫進《基本法》,假若 35+ 成真,只不過是光復議會權力,實行選民所授予的憲制權力,「攬炒」與否,向來都是取決在於政權之手。

不過政權又會否乖乖等你過半?當然不會。目前風聲盡出,不斷將原應賦予議員的權力與「攬炒」劃上等號,為了阻止我們光復,政權打壓手段必然骯髒不堪,而香港民憤早已到臨界點,一點就會爆,街頭巷戰必定重臨,如果今年九月是最後一次立法會選舉,你準備好抗爭了嗎?下一波大型抗爭可能就殺到,你練定跑未?

對於以為自己遠離戰局的人來說,這樣的香港令人膽戰心驚,但對不少下棋之人來說是求之不得。

因為死局終須一破。

然而破局後,我們是如何應對仍然涉及許多博奕,是否只能依賴「國際戰線」,還是我們該寸土必爭,我們以為自己是局外人指點棋盤迷津,但我們都不過是局內人,盡力在局裡闖出一片天。而在此之前,我們要達至 35+並破局,仍然有許多前提,在此列出三個。

第一,協調。「民主派向來是靠分裂做大個餅」,的確是,如何在選舉攻訐之後握手言和,一齊做個局內閉著眼睛向著同一個方向突破的團體,實在在目前連初選協調都不樂觀情況下令人憂心,尤其是現在選舉近了,版塊攻擊已經無聲開始,最後苦的不過是選民。

第二,議員有否抗爭意志。這個是恆久不變的難題,選舉講形象,作為選民如何真正選到一個有抗爭意志的議員進去打這場仗,亦是如何讓選民建立信任的重大挑戰之一。公民黨於上星期記者會中,亦希望透過表達對 35+後的願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要在 10 月的施政報中回應五大訴求,否則公民黨一定會否決所有政府提出的法案,包括《施政報告》、《財政預算案》等。

第三,其實香港人準備好未?

這個是我最關心的問題。民間記者會上星期公布問卷調查結果,有六成人認為,抗爭陣營議員需以「攬炒」為目標,否決所有議案,癱瘓政府運作。大家覺得好多?但事實上於九月的民調中,受訪者於「五大訴求」方面,認同「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平均分為 4.14,認同「玉石俱焚/攬炒」則為 4.23,滿分為五分。

山雨欲來風滿樓,疫情襲港,但暴政一樣從未離開。但無論如何,假若相信這是達至訴求的唯一路線,就該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走這條路之前,你準備好了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