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岑子杰等覆核警 6.12 射催淚彈 政府:中信集會為立法會暴力示威者提供避難所

2020/6/30 — 21:02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與一名參與去年 6 月 12 日集會的人士提出司法覆核申請,要求法庭裁定警方當日在中信大廈外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的決定屬違憲,案件今(30 日)在高等法院續審。政府一方指,當日環境危險,警方無法控制存敵意的群眾,同時又有暴力示威者混入和平集會中,並指中信集會為立法會暴力示威者提供避難所。岑子杰一方則批評,警方單純將中信集會視作暴力示威的重要一環,強調警方有責任區分和平及暴力示威者,並以安全方式驅散集會人群。雙方完成陳詞,法官周家明押後判決。

代表警務處處長長及律政司司長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指,當日有車輛被困於龍和道,警方急切需要救援。而當時環境極度危險,示威者在立法會一帶不斷向警方防線投擲雜物,以敵對態度高叫口號、大叫,與此同時又有人收集及傳遞生理鹽水、頭盔等物品,警方根本無法分辨暴力及和平示威者。

余若海指,處理人群本來就是一件困難的仼務,特別是面對存敵意的人群,他們不斷投擲雜物又拒絕離開,反問法庭在如此緊急的情況,難道要求警方坐定定什麼都不做,容許情況變差?

廣告

政府一方:警曾致電岑指情況混亂如有危險應安排離開

余若海又引述岑子杰當日在大台發表的言論,指岑曾經表示「 民陣會盡力支援仼何人 ...... 仼何因為香港而受傷的人嚟我哋和平集會」,質疑其背後的意思,「為什麼會有人因為香港而受傷」,認為岑意指勇武派示威者,印證了政府一方所提出中信集會為立法會暴力示威者提供避難所的說法。

廣告

政府一方播放數段新聞片段,當中可聽到在集會中,有人用咪呼籲群眾用口罩、毛巾保護自己;余若海質疑為何人群需要有關物品保護自己,指他們已準備好警方會發射催淚彈。

余又指,警方曾經於下午 4 時許致電岑子杰,表示立法會附近情況混亂,建議岑如果有危險,應該安排並離開現場,惟岑只是重複質問警方「為何如此對待和平集會人士」,及後警方再致電岑卻無人接聽。

余又稱,警方發射第一枚催淚彈時,並非向著集會人群,而是向著立法會,惟沒有效果,警方才施放更多催淚彈驅散人群。對於申請人指警方完全包圍集會,堵塞所有路;余反駁有關說法與事實不符,他播放影片並指,添美道當時可為逃生路線,而中信大廈亦並非只有一個出入口,其面向添美道的停車場入口當時可自由出入。

余若海指,若申請人對警方當日的行動有不滿,恰當的途徑是向監警會提出,而非提出司法覆核。

申請一方:警單純將中信集會視作暴力示威的重要一環

代表岑子杰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反駁指,是次司法覆核申請是關乎公共法,涉及警方依賴什麼權力、在什麼情況下可以即時用胡椒噴霧及催淚彈驅散一個獲不反對通知書、和平的集會,以及警方當時有沒有區分和平與暴力示威者。

李志喜指,政府一方針對在路障後方的人群,但申請方討論的是在中信大廈外和平地坐著或站立的人士,強調政府一方未能分辨和平集會人士及暴力示威者。她又指出,當日在場的指揮官等警員所提供的證供,均沒有形容在中信大廈前集會人士的情況,是因為「他們單純將該公眾集會視作暴力示威的重要一環」,重申警方有責任區分兩個活動。

李志喜續指,重要的是警方當時有沒有下命令要求停止集會,以及是否以安全方式驅散,因為當和平集會人士被要求離去,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下一波催淚彈,亦不知道催淚彈會從哪個方向射入,而警方是有責任保障和平集會人士的參與權,但無證據顯示當日警方曾經叫停集會。

李批評,在不反對通知書中,警方表明會為該公眾集會調配人手,以協助集會及維持秩序,有關的調配是為了讓警方與主辦方溝通,但警方當日卻沒有按所訂的前提行事。

申請人分別為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及參與當日集會的人士楊國明(譯音),答辯人是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司長。雙方完成陳詞,法官周家明押後判決,以決定是否受理申請及有關覆核是否成立。

案件編號:HCAL 2670/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