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岑子杰等覆核警 6.12 射催淚彈 質疑警做法違憲不合理

2020/6/29 — 19:18

民陣去年 6 月 12 日在中信大廈外舉行反修例集會,獲警方不反對通知書。及後金鐘一帶發生激烈衝突,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人群。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與一名當日參與公眾集會人士提出司法覆核申請,要求法庭裁定警方當日在中信大廈外施放催淚彈驅散的人群的決定,違反《人權法》及《基本法》。案件今(29 日)在高等法院審理,岑子杰一方指出,警方當日沒有事前通知主辦方中止集會,又沒有指示離開路線,更沒有給予足夠時間讓人離開,便向集會人群直接發射催淚彈,造成恐慌,做法不合法及不合理。

申請人分別為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及參與當日集會的人士楊國明(譯音),答辯人是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司長。申請人由資深大律師李志喜代表,答辯人則由資深大律師余若海、黃佩琪和張天任代表。

申請一方:政府以「示威者」統稱集會巿民並不公平

廣告

李志喜陳詞時強調,當日民陣在中信大廈外一帶所舉行的集會獲不反對通知書,位置由警方決定,與立法會示威區相隔約 100 米。集會一直和平,與立法會附近的衝突完全無關。警方有責仼區分兩邊的示威活動,並保障和平集會人士行使其憲法權利。政府一方以「示威者」統稱所有示威集會的市民並不公平。

李志喜指,即使警方懷疑有來自立法會衝突的示威者混入和平集會當中,亦毋須施放催淚彈。警方可先通知集會主辦人中止集會,給予集會人士足夠時間離開現場,並提供清晰的離場路線讓人群離開。

廣告

質疑警方做法違反《警察通例》

此外,《警察通例》訂明「 群眾如無逃走之機會則不應向其使用催淚煙,因群眾會產生恐懼而盲目地向人襲擊」。惟警方當日,沒有事前通知主辦方中止集會,又沒有指示離開路線,更沒有給予足夠時間讓人離開,便向集會人群直接發射催淚彈,造成恐慌。集會人士無法離開,只能一窩蜂跑進中信大廈,而當時大廈只開放一邊門口,差點釀成人踩人。李志喜質疑警方的做法違反 《警察通例》,且採用不合理武力。

李志喜指出,警方要運用合法權力及武力驅散一場合法合憲的公眾集會前,必須給予具體命令去中止集會及驅散人群,但沒有證據證明警方曾向集會人群發生相關命令。此外,當警方驅散命令無法有效傳達到集會人群,警方不能視之為故意違反命令,將所有人視作犯法。她舉例,如果警方在銅鑼灣要求中止遊行,但在灣仔等地方的遊行人群卻不知情,未能有效接收命令,這種行為並非故意違反命令。

針對答辯方指,集會人群高叫口號等屬於「仇視」行為,李志喜反駁,集會人士並沒有使用暴力,和平地表達意見、叫口號,這些均屬於言論自由,警方大可以在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時,施加有關限制。李志喜重申和平集會及言論自由理應受《基本法》保護,警方的行動則違反《基本法》。

政府一方:立法會外有暴動 無視警方警告

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陳詞時指,法庭要判定的是警方作出有關決定時得到什麼資訊,使警方傾向以催淚彈驅散人群。

他指出,6 月 11 日岑子杰公開呼籲「全民總召集,包圍立法會」,又表示「唔至要出嚟集會,我哋要成個特區政府成為全世界敵人」,而大批示威者翌日走上街。在 6 月 12 日早上,示威者佔路並攔截車輛,又收集及傳遞武器。至下午 3 時半,立法會外發生暴動,大量示威者在龍和道及立法會道聚集,手持磚頭及襲擊警方。警方需要清理龍和道及驅散在立法會道的人群。

對於李志喜稱警方沒有給予事先命令,余若海反駁有關說法是無視當日發生的事。他指,當日有戴著頭盔、口罩的示威者多次無視警方警告,申請人不能假裝不在場而稱警方沒有事先警告。聆訊明日再續。

案件編號:HCAL 2670/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