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左翼政府導致全球經濟蕭條

2019/11/22 — 19:41

資料圖片(來源:skitterphoto.com)

資料圖片(來源:skitterphoto.com)

【文:劉凱】

全球左翼政府對經濟的策略就是干預、控制、計劃,左翼政府認為發展經濟就像女媧造人,必須依照自己的意願才能創造出經濟繁榮,否則人世間只能是一堆毫無意義的泥土。只要是左翼謬誤主導政府,全球經濟就一定會變為荒土,任何政府對經濟的 干預、控制、計劃都會重創經濟發展。我們現在已經很難找出不對經濟指手畫腳的政府了,似乎市場中的行為人都只不過是木偶,沒有政府的擺弄人就不能行為了。我們馬上於下文批判五種典型的政府破壞經濟自由發展的政策,簡明扼要的展現給心明眼亮的讀者政府干預、控制、計劃經濟帶來的悲慘後果。

破壞政策一:高稅收高福利

廣告

政府的財政命脈就是稅收,所以政府天然具有高稅收的意願,而左翼所主張的大政府更需要高稅收來支撐。政府提高稅收的欺騙口號一般有兩個,一個是實現公平縮小貧富差距,一個是提供更好更多的福利,這兩個目標政府都不能通過提高稅收實現,政府所能實現的就是自身權力擴大。經濟學家和政治學家總是會編造各種深不可測的理論來支持政府提高稅收,讓納稅人心甘情願的把自己的財富交出來,其實沒有任何一個納稅人會心甘情願交稅,如果納稅人都心甘情願就不需要稅法來強制了,也不需要政府制定高稅收的政策。無論有多少美妙的理論存在,政府仍然需要法律和暴力來確保繳稅,這就充分說明了稅收是違背行為人天然意願的,每個人都希望自己保有財富。

左翼政府把公平看作縮小貧富差距,但是左翼政府從來沒有告訴大家何種程度的差距為不公平、何種程度的差距為公平,只要有差距存在左翼政府永遠可以振臂高呼不公平,所以左翼政府的看法是公平就是無差距。如果左翼政府徹底實現公平的目標,結果就是共同貧窮,這是不是很公平呢?政府所征收的其實是生產資本,本來這些生產資本可以創造出更多消費品,致使消費品價格下降,消費者獲得消費品變得更加容易,這意味著人的實質財富增加,人更容易生活在人世間了。但是政府的高稅收大大減少了生產資本,因此人只能生產出較少的消費品,那麼消費品的價格必然會上漲,消費者獲得消費品的難度大大增加,這也叫意味著人的實質財富縮水,人的生存環境變得惡化了。政府提高稅收的結果是普遍更加貧窮,至於是否能夠縮小貧富差距這是不能確定的。我們從經驗中可以看出極權主義國家的貧富差距要大於自由主義的國家,所以政府通過把生產資本變為稅收並不一定會縮小貧富差距。消費品價格上漲之後,本來就貧窮的人士會變得更加貧窮,而且他們喪失了獲得低價消費品的機會,政府阻礙了脫貧的道路。

廣告

高稅收除了能夠減少消費品數量提高消費品價格之外,還能減少就業數量並且降低薪資,我們無論如何編造理論都不能說稅收導致失業和降薪是實現了公平。如果這就是公平那人類應該回到原始社會。只有生產資本積累雄厚才能提高邊際生產力,進而增加就業機會並且提高薪資,所以生產資本需要持續累積而不遭到剝奪。高稅收對於生產資本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它不僅僅會中斷資本累積過程,還會降低行為人的資本累積意願。在缺乏雄厚生產資本的情況下不能利用更多生產要素,相反只能減少利用生產要素,勞動作為關鍵的生產要素當然首當其衝。邊際生產力下降之後人只能大規模退出生產領域,所以失業和降薪是絕對不可避免的。左翼政府特別熱衷於向富人征稅,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向富人征稅就是在剝奪生產資本、中斷資本累積,這些資本本來是可以增加就業提高薪資的。提高邊際生產力就是要依靠這些富人積累下來的資本,這些資本是生產資本的急先鋒。

左翼政府謊稱高稅收可以用來提高福利,這也是很誘人的口號。但是所謂的福利無非各種消費品的組合,而任何消費品都只能依靠資本來生產,可是政府稅收減少了生產資本,所以福利也必然會減少。高福利來源於消費品價格普遍下降,而我們上文已經說明了政府稅收只能導致消費品價格普遍上漲,所以政府通過高稅收創造高福利純屬謊言。政府稅收只能用於消費而不能用於生產,政府不是企業不具備生產功能,如果政府稅收用於生產就是計劃經濟,我們在此不必論證計劃經濟有多麼糟糕了。政府的消費支出不可能是行為人最迫切的需求,所以政府提供的福利只能滿足行為人不重要的需求,甚至是十分不重要的需求。行為人最迫切的需求還需要在市場當中獲得,只有消費者自己能夠判斷出哪些需求是最重要的,然後消費者通過價格傳遞給生產者。生產者依靠生產資本生產那些能夠滿足消費者最迫切需求的消費品,這就是消費者最希望獲得的福利。

破壞政策二:實施法定貨幣

當今世界沒有任何一個政權範圍內還使用金銀貨幣,都是以政府發行的法定貨幣用於市場交換。金銀貨幣是一種天然而自由的貨幣,政府很難控制金銀貨幣的發行和流通,所以政府乾脆廢除金銀貨幣改用法定貨幣。政府發行法定貨幣之後可以完全操控法定貨幣的數量,所以法定貨幣就為政府製造通貨膨脹創造了絕佳的條件。有大部分經濟學家都認為通貨膨脹是發展經濟的良藥,只要經濟發展速度放緩就可以吃下通貨膨脹這顆救命仙丹。因此各個政府都鐘愛高速印鈔機,生怕自己的印鈔速度慢於其他政府。但是真正的經濟學家會警告世人,通貨膨脹只能帶來經濟危機而且必然會帶來經濟危機,通貨膨脹不是救命仙丹而是致命毒藥。

通貨膨脹是在錯誤配置生產資本,把生產資本轉移至消費者不需要的生產領域,而消費者迫切需要的生產領域也就減少甚至沒有生產資本了。在貨幣自由的條件下,生產資本會根據利潤來調整安排自己所應該處於的位置,消費者最為迫切需求的領域生產資本就能獲得最高利潤,而消費者不需要的領域生產資本只能遭受虧損,所以生產資本時時刻刻在為解決消費者的迫切需求而努力。一旦政府發行多餘的法定貨幣,越是靠近權力就越能快速得到更多貨幣,因此這些率先獲得貨幣的人士就能拉高商品價格,所有生產資本就會傾向投入被拉高價格的領域,而那些消費者真正迫切需求的領域也就缺乏資本生產了。新的法定貨幣發行出來之後,不可能以同一時間等比例分配給每一個人,只能是越靠近權力就越能最快獲得更多新的法定貨幣,那些遠離權力的人士甚至根本不能獲得一絲一毫新的法定貨幣,所以遠離權力的人士沒有辦法通過拉高價格引導資本生產自己所需商品,結果就是變得貧窮。

被通貨膨脹引導而生產出的商品不是消費者所需要的商品,所以這些商品最終不能被消費掉,而那些消費者需要的商品又沒有資本得以生產,所以通貨膨脹就製造了經濟危機。政府廢除金銀自由貨幣必然會製造通貨膨脹,否則政府沒有必要廢除金銀貨幣。政府廢除金銀貨幣之後就能夠建立起中央銀行,中央銀行可以管控所有銀行為政府的貨幣目的服務,因而銀行也就成了政府的附庸機構。中央銀行建立之後就可以支持其他銀行建立起部分準備金銀行體系,這樣的銀行體系必須依靠政府的通貨膨脹才能過活,否則銀行很快就會出現嚴重擠兌而關門倒閉。即便中央銀行採取完全準備金制度銀行體系,銀行也只能流通法定貨幣而不能流通金銀貨幣,因此銀行還是可以為政府製造通貨膨脹創造條件,只不過這種便利程度不如部分準備金制度銀行體系。

法定貨幣不僅可以幫助政府實現通貨膨脹,還可以幫助政府操控匯率。政府操控匯率通常所要實現的目標就是重商主義所看重的貿易順差,政府通過貨幣貶值就可以幫助本國商品增加出口。在金銀貨幣的狀態下,政府很難操控匯率,因為金銀作為自然材料在全球別無二致,只要是品質相同的金銀政府就很難規定其價格差異。各個地區不同的金銀價格會在自由貿易當中逐漸縮小,也就是說金銀貨幣的匯率會逐漸消失,即便在金銀貨幣匯率還沒有消失的階段,金銀貨幣的價格差異也只不過主要是因為運輸所導致的。政府想要拿自己權力範圍內的 10KG 金銀化換取其他權力範圍內的 5KG 金銀,行為人是很難答應的,但是在法定貨幣情況下政府就很容易做到。

破壞政策三:干預調控利率

左翼政府普遍認為人為提高利率和下調利率可以緩解經濟蕭條,但是干預調控利率本身就會致使經濟蕭條,如果在經濟蕭條的時刻干預調控利率會加重蕭條。甚至有些左翼人士會認為利息是一種罪惡,政府要依靠權力徹底消滅利息,剷除人間罪惡。利息是使用價值在時間當中的流逝現象,使用價值在一定時間之內所流逝的那部分就是利息,只要有時間存在就會有利息存在,所以想要消滅利息就先要消滅時間。利息本來與貨幣無關,只不過貨幣出現之後利息可以在市場上通過貨幣來交換,那麼利息也就有了貨幣價格。但是利息價格還不是利息本身,它只不過是利息的交換價值表現,沒有價格利息照樣會存在。既然利息是在時間當中產生的自然現象,干預調控利率就會產生不自然的現象。利率只不過是利息與使用價值的一種比率。

左翼政府更加傾向於下調利率,它們認為下調利率是一種可以提振經濟的善舉。政府下調利率其實就意味著以權力命令行為人看輕利息,譬如某種使用價值行為人判斷其在 1 年當中會流逝 8%,可是政府卻命令行為人判斷其只會流逝 2%。如此一來會產生什麼後果呢?本來行為人能夠以 8% 的利率把這部分使用價值交換出去,但是政府卻要求行為人只能以 2% 的利率去交換這部分使用價值,那麼行為人就不會去交換這部分使用價值了,而是將其消費掉。如果這些利息可以被交換出去,就能夠變成生產資本來創造更多消費品,在未來的1年之後行為人可以獲得更多的消費品以充實自己的財富,但是政府下調利率之後行為人只能馬上消費這部分利息,而不能用它們生產更多消費品了,因此行為人在未來就變得更加貧窮了。所以政府下調利率就是要把生產資本變為消費用途,雖然這種消費不是行為人迫切需要的,而行為人在未來迫切需要的消費品也就沒有資本來生產了。

如果政府提高利率會如何呢?是不是就會增加資本了呢?政府上調利率就相當於命令行為人更加看重利息,本來行為人判斷某種使用價值在 1 年中只會流逝 8%,但是政府命令行為人判斷它會流逝 16%。本來 8% 的利息可以被交換出去,但是政府命令購買這部分利息的行為人把它看重為 16%,因此購買者認為不值得也就不購買了,而這部分使用價值要以 16% 的流逝比率被消費掉其所有者又捨不得,所以就造成了這部分利息被擱置。擱置以後的利息既不能被轉化為生產資本,也不會被用來消費,只能浪費在時間當中了。政府上調利率之後會引導很多人把消費品轉化為資本品以待出售,可是這部分資本品的使用價值被高估之後就不能用於生產了,所以會造成大規模的財富浪費。

利息的價格在市場中能夠自由形成才能保證利息可以自由交換,自由交換的利息可以創造更多更重要的使用價值,因此人的財富才會增長。政府干預調控的利率的結果無非導致貧窮,一種是導致未來貧窮,一種是導致現在貧窮,無論哪種貧窮都是在浪費財富。利息也不是死罪惡,利息是時間當中的財富,一心想要消滅利息的左翼政府就是在消滅財富。當今很多政府居然還會採取負利率的干預政策,這是要極力摧毀未來經濟。

破壞政策四:建立生產標準

政府所建立的生產標準就是准入機制,譬如藥品准入(標準)、食品准入(標準)、銀行准入(標準)、出租車 准入(標準)等等。我以一個事例來表明政府生產標準的荒謬性,一個即將要飢餓而死的人面前有一塊發霉的麵包,只要他吃了這塊麵包就能活下去,可是他旁邊站著一位政府官員強制把這塊麵包扔進了火爐,理由是這是一塊發霉的麵包,這個人吃下去之後有可能會拉肚子,然後這個人就被餓死了。這雖然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但是類似的事情每天都會發生在人世間,很多人就是因為政府建立了生產標準而被活活餓死。那些沒有活活餓死的人,也會因為政府的這些生產標準而變得貧窮。

政府設立准入機制以後,商品數量必定就減少了,那麼商品的價格就不能自由下降,那些支付不起這個高價的人就不能滿足自己的需求了,這就是實質上的財富縮水。更多人的更多需求滿足只能依靠更多商品來致使這些商品的邊際價值遞減,商品的邊際價值遞減之後價格就會下降,以前支付不起這種商品價格的人就可以支付的起了,而那些之前不能為之支付價格的需求也能夠以低價格來支付滿足了。可是政府所設立的各種准入機制把大量生產資本阻擋在了門外,因此只能有政府准許的一部分資本來生產商品,那麼商品的價格就只能是居高不下。政府的這種做法十分普遍,通常的理由就是安全、公平、環保等等。但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 安全、公平、環保標準,政府設立標準之後也就剝奪了個人的標準,我們上文假設的那個飢餓之人的 安全、公平、環保標準肯定不同於他身旁政府官員的標準,他自己的 安全、公平、環保標準就是馬上能夠活下來。

破壞政策五:修築貿易壁壘

左翼政府所修築的貿易壁壘實質太多太多了,我們在此只想討論一種看似與貿易無關的壁壘,那就是限制移民。所有政府都把移民的權力壟斷了起來,這導致了全球移民數量十分稀少,嚴重阻礙了經濟向前發展。移民的權利應該交給每一個行為人,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來決定誰能夠移民過來,需要移民多少人口。政府的移民計劃只能滿足很小一部分移民需求,而且還有很多政府批准的移民並不是行為人需要的移民,因此就造成了很多人反感移民、抵制移民、仇視移民。一個行為人本來需要他的朋友移民過來,可是政府卻批准了一個他的仇人移民進來,因此這個行為人很容易就對移民產生仇恨。如果這位行為人的朋友可以根據這位行為人的需要而移民過來,他怎麼會仇視移民呢?

有些行為人需要國外的親朋好友移民進來,有些行為人需要國外的學生教師移民進來,有些行為人需要國外的投資者和消費者移民進來,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需要來具體決定移民計劃。可是行為人沒有權利來決定移民,政府所計劃的移民數量根本不夠滿足所有行為人的需求,而且引進的移民也不一定就是行為人真實需要的。這種貿易壁壘跟關稅等貿易壁壘本質是一樣的,甚至移民壁壘對經濟的破壞力要更甚於關稅壁壘,因為經濟發展的主體畢竟是自由人,限制了移民自由也就限制了經濟自由。因為移民限制,資本、勞動、消費都遭到了限制,在沒有人的情況下就不會有資本、勞動、消費。在當今經濟陷入蕭條的情形下,政府開放移民必然能夠提振經濟,政府理應放棄移

有很多人都會擔心移民會帶來很大危害,而且事實上移民為不同國家帶來了很多不同的危害。我想問問這些左翼仁人志士,如果你們移民到其他地區會不會給當地帶來危害?如果你們不會,那為何要判斷別人會呢?如果你們會危害別地,那你們也會危害本地,你們是否應該去荒無人煙之地?或者你們應該改變你們的左翼思想。如果你可以決定誰能夠移民到你家,你會引進以為危害你家的人進來嗎?只有政府才會引進一位可能危害你家的人進來,而且那些真的危害你家的移民沒有一個是你決定引進來的,都是政府決定引進來的。所以政府放棄移民壟斷並不可怕,相反這對於每一個人來說是福音降臨,既可以提高移民質量,也可以增加移民數量,何樂而不為呢?

作者自我簡介:奧地利學派經濟學者,古典自由主義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