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巨嬰囯的慣性思維、港澳辦的卸膊陰謀

2019/8/8 — 14:31

張曉明

張曉明

港澳辦的第二場記者會,凸顯了「巨嬰囯」 的慣性思維下、本應是中央港澳事務智囊的港澳辦及中聯辦、是何等僵化、弱智、但又企圖卸膊的陰險。

注意,本場記者會,其用詞是「媒體吹風會」、出面的,是比在地的中聯辦高半級的港澳辦。所謂 「吹風」,是試探、也是即將定性這場運動的引導和警告。想警告的,絕不僅僅是港人,還有試圖火中取栗的大陸、尤其是中共内部的直接利益相關者及博弈者。

以下是楊、徐發言人幾個凸顯「巨嬰囯」 論點及本人對其背後的陰謀的分析與回應。為免斷章取義,筆者記錄了大段發言人的説話,可跳過不看。

廣告

楊:站在前綫的是激進示威者、居中的是被誤導、被裹挾的市民,幕後的是外國勢力、反中亂港分子;

分析與回應:

廣告

這是預設廣大市民自己無腦、不會判斷、沒有自主意識只能被裹挾行動。我是這「居中」 的市民一員,在此嚴正聲明:本人有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民該有的基本常識和判斷,楊光所代表的港澳辦井底觀天、陳舊僵化,可憐、可悲、可嘆。

楊:呼籲廣大市民,要像慈愛的阿媽,把自己充滿莫名憤怒的孩子領回家;並心疼的數落一句:「你見過那些天天鼓動年輕人暴力襲警的大佬們,他們的孩子也這麽幹嗎?」

分析與回應:

首先,在香港,年滿十八歲的孩子已經是擁有選舉及被選舉權的成人,可自主思考要采取的行動、考量行動後果並權衡自己能否承擔、再作出行動。這是6.12一位剛滿十八嵗的青年在夏殼道不斷公開呼籲示威者認真思考時告訴我的。

第二,他們充滿的絕非是「莫名」 的憤怒,那憤怒有清晰的原因:就是林鄭爲首的特區政府試圖强行通過修例、一而再、再而三的漠視民意、踐踏兩百萬示威者和平表達甚至以死明志的訴求、並不惜「政治問題、警察解決」,把香港一手拖進社會動蕩。

作爲急救志願者、慈愛的阿媽,我擔心他們的安危、心疼他們的努力,雖理解衝擊的動因但始終不贊同衝擊,但在此我要數落和强烈譴責的,是故意漠視港人訴求的「黨國大佬」及港府傀儡,那些大佬傀儡們一面譴責西方勢力、一面把家人孩子存款,源源不斷輸送到那些勢力手中;他們一直不回應訴求、以年輕人的熱血和憤怒為籌碼、製造並深化警民對立、坐等事態失控而尋求民意翻盤、以掩蓋他們的誤判和失職。那些人的孩子們,當然不會走上街頭,他們大抵正在西方敵對勢力範圍内,呼吸著民主自由的空氣。

只是把青年人當「巨嬰」,還可説你一句「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但否定青年人憤怒的原因,是邪惡、別有用心!

是什麽用心呢?重頭戲來了。徐發言人這段話,需要逐點分析、以正視聽。

徐:

明眼人都看得到, 亂港禍港分子挾洋自重、挾青年自重。

分析與回應:都不需要調查取證的嗎?那還要法治做什麽?「明眼人」上陣,就可以判定某種分子、做了某些事,往小了說,這是主觀臆斷;往大了說,這是人治、不是法治。

徐:香港青年的國民教育,確實存在問題。青年是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一個重要時期,在這個時期、熱愛國家、熱愛祖國應當是他們上的開學第一課。但是在香港的很多學校裏、很多課堂裏、這一課,卻非常遺憾的缺失了。當很多的老師鼓勵學生上街游行甚至參與暴力衝突的時候,當很多的孩子走上街頭而他們的家長卻沒有制止的時候,請問,我們能單單的怨這些青年人嗎?

分析與回應:

首先,國家和祖國,不是一回事。國家可以因爲政權的更替而不同(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政權更迭何止千百次),但祖國永遠是祖先所在之國、血脈和文化發源之地,不由你不認。而熱愛,這人類古老而神聖的感情,是教不出來的。教出來的,不是愛。

其次,一個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的國家,無需教育,定會得到抱持同樣價值觀的國民的尊重與熱愛,正如當年的孫中山、毛澤東、周恩來,絕不會熱愛慈禧的滿清,不是因爲缺了「愛國教育」 這一課,而是因爲,那個朝代完全背離了他們的理想和價值觀。

第三,港人不是不愛國,從中共建黨初期到改革開放以來,港人愛國的行動如汗牛充棟、不勝枚舉。即便到了現在,中國外資的來源,一半以上仍然來自於香港。這是真金白銀的愛國、不是鍵盤俠的口水話。我們不愛的,是這個國的當權者,以人治代替法治、以權力劫掠財富、以專制剝奪民主、以自大包裝自卑、以愛國之名行賣國之實的種種反文明、反進步、反人類的行徑。

第四,指控「很多老師鼓勵學生上街游行甚至參與暴力」,證據何在?若無證據,就是誹謗。

第五,很多孩子走上街頭而家長沒有制止。拜托!中國憲法及基本法都已寫明:「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走上街頭的「孩子」,大部分都已是年滿十八嵗的成人,家長無權阻止。就算是十八嵗以下的孩子,也不是家長的私有物,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四條,「每名兒童都應享有言論自由、思想、信仰及宗教自由,以及結社及和平集會的自由。」 中國是締約國 (1992年),香港也在1994年就實施了公約。既是說,雖然家長有法定的監護責任,可以勸阻,但不可以制止,否則根據香港兒童保護法,孩子可以控告家長違反公約、申請兒童保護令。

徐:「我感覺到,學校教育,家庭教育,都要有一個正確的引導,要加强香港青少年的愛國主義教育、國民教育。要讓他們從小就全面的、深入的、客觀的瞭解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民族,瞭解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如果香港的青年人走出來,多多祖國内地來看一看,多放眼世界,他們會感到,我們的國家,正處在興旺發達的關鍵時期,正處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如果他們把自己的前途命運與祖國的繁榮發展緊緊的聯係在一起,他們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他們的道路是非常寬廣的。」

分析與回應:

無論假期長短,港人放假最經常做的,是北上。

我的孩子們自幼開始返大陸,看過奧運會、去過大陸主辦的各種夏令營。每年至少上去一兩次,不只是走馬觀花,更有深度游。可是年齡越長,疏離感越強,原因很簡單。一上大陸,Google, YouTube,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等等現代社會必不可少的社交及學習工具就全部失靈,他們被迫與你建議他們去放眼的那個世界完全脫節。

而這些在祖國内地的看一看,帶來越來越多的困惑:

一個可以跨境抓捕、電視認罪、隨意修改憲法而沒有任何人膽敢有異議、甚至連「妄議中央」 都是罪的中國,如何能夠實現偉大復興?

一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以權謀私被當作是天經地義的國家、如何能繼續興旺發達?一個以黨紀凌駕國法的國度,如何能夠保障社會公平?

一個連NGO也必須設立黨支部、民間只可以娛樂至死的國度,如何在科技創新一日千里的世界保持競爭力?

一個說你「一日是中國人、永遠是中國人」, 不承認你的外國公民護照、連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都可以想抓就抓的國度,如何能讓習慣做世界公民的港人安居樂業?

更有甚者,十年前回大陸時孩子們可以公開講的説話,十年後哪怕與親戚朋友吃飯時講出來,他們都會立即變了臉、叫孩子們收聲。

耳聞目見,你如何用所謂的「國民教育」,來説服孩子們,把前途交給這樣一個禁錮越來越多、自由越來越少、恐懼越來越強的國家、是棄暗投明?

徐:全社會都應該來關心青年的健康成長,同時為青年的健康成長創造良好的、安定的、和諧的、法制的環境。香港的青年;香港的青年是香港的未來也是國家的未來。所以中央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香港青年人的成長。我們也知道,香港的青年人,在成長的過程中,的確遇到了很多的困難,也面臨了很多的困惑,這些,我們都非常清楚、也非常感同身受。但是,這些問題,是不能用暴力、用違法來解決的。

分析與回應:

好一個但是!!前面的一堆漂亮説辭,一個「但是」 就即刻抹殺了香港年輕人這次行出來、行得這麽前、甚至不惜以命相搏的正義性、正當性。把一場捍衛香港法治及其它核心價值的理想之戰,矮化成個人迷惘困惑之下發泄不滿的騷亂。

更有甚者,這種刻意的邏輯錯置、倒果為因,是在為日後開拓自己的罪責埋下伏筆:只要你們能夠把港人正義的抗爭抹黑成「暴力違法」 行爲,就可以「名正言順」 的强力平暴、而你們的過失,就可以找到替罪羊。

徐:在這裏,我也奉勸那些已經參加了示威游行、甚至暴力衝突的年輕朋友們,迷途知返、懸崖勒馬,回到法治、秩序的正途來。維護好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而不要再向邪路和危險的道路邁進一步。

分析與回應:

司馬昭之心終於顯露:原來不僅是暴力衝擊、參與過示威游行都已是踏上了邪路和危險的道路、需要迷途知返。你們何曾尊重過憲法、基本法!

所謂法治的正途,不過是你們用來推卸自己强硬修例所帶來巨大社會震蕩罪責的藉口!這個記者吹風會,不是爲了解決香港困局、而是爲保住你們自己的烏紗帽、企圖加害香港抗爭者的輿論引導會。

所以,林鄭前脚把兩百萬人上街和平表達的訴求歪曲到了「挑戰一國兩制」甚至是「國家主權」 的方向,港澳辦後脚就把極少數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的口號單獨拎出來,以偏概全、上綱上綫。此舉不僅僅是為日後鎮壓做輿論準備;更有借香港過橋、轉移國内人民視綫、掩蓋更深層次權鬥的功效。

這一通吹風,加上林鄭前一天的記者會,不只是惡毒陰險、更是無賴可恥!

巨嬰國的思維慣性和國家主權陰謀論的輿論導向,才是强令事態變質的黑手!

保住香港,於各方利益,是最大的公倍數;而對反送中兩個月來一系列的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最大的公約數。

奉勸港澳辦、中聯辦和林鄭:爲你們自身的利益,必須改變固有思維模式,走上街頭、走到群衆尤其是年輕人當中去,認真聆聽他們的心聲和訴求,放下身段、作出實質性的回應,才能打破目前的僵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