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差佬死唔死全家」唔關我事,但「捍衛言論自由」關我事!

2020/2/24 — 21:21

早前有防暴隊警員「飯聚」後被確診染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網上「一片歡騰」,小鳳姐忙得不亦樂乎,連超級市場層架上的香檳也被搜購搶盡!筆者對於多個月來防暴警員的暴行深惡痛絕,聞訊後心底不免泛起一陣快感涼意,頓然有「報應不爽」的興奮感覺!可是,筆者並沒有開香檳慶祝,也不會出言詛咒「黑警死全家」,坦白說這樣的自然反應真的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稍縱即逝,心態回歸平靜。對於不少香港人如此興高采烈,筆者當然理解,也不會搭嘴講甚麼譴責所謂「幸災樂禍」之類的矯情說話。須知這些日子以來「警暴」在香港人心中埋下的恨意怨仇實在太深,在林鄭政府的縱容包庇下仍然不斷肆虐,人們無法伸張公義的悲憤情緒一直被極度壓抑,如今藉此「喜訊」應驗了「天網恢恢」的心理期盼,便迸發宣洩……

平情而論,如果醫護人員因為盡忠職守照顧病患者,或者紀律部隊人員在防疫克盡己責執勤時,不幸被病毒所感染,人們必然深感同情惋惜,對其專業服務精神以至高尚情操表示欽佩。可是,有關警員在疫病猖獗期間,竟然明知身體不適還要聚眾歡宴暢飲數小時,無視醫護專家有關防疫措施的勸告,不理政府衛生當局避免大型聚會活動的呼籲,簡直就是罔顧他人和自己,以至整個社區的健康安全,結果被病毒感染,無疑是自食其果的「自作孽」,如此「活該」完全不值得可憐,況且身為警務人員而竟敢「以身試法」,甚至刻薄一點可說是「死有餘辜」!

此事發生後的民間反應,筆者視之為「理所當然」而「情有可原」,因此並沒有撰文說些甚麼冷嘲熱諷的話來。可是,如今不得不匆匆寫一短文有所回應,只因為今早得悉有關一位中學副校長被指在面書發表「黑警死全家」的藏頭詩而遭到校方停職調查,而且教協會亦發表聲明,指出該老師的帖文「並非原創」,轉貼時並無留意其中另有含意,其後即時刪去社交平台帳戶,因此促請校方查明事情真相,以符合程序公義原則處理此事。老實說,個別差佬係唔係死全家,與筆者實在無關,不過,對於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從速查究「黑警」多月來的種種罪行,以及「整頓」和甚至「解散」香港警隊的提議,筆者當然關注,並且大表贊同。但是,筆者認為,最重要的還是關乎香港人「言論自由」的底線絕對不能踰越!

廣告

在「言論自由」的民主法治社會中,對於涉及「歧視性」、「譭謗性」,以至「煽惑性」的言行都有法律上的定義和規範,任何人觸犯相關條例而經過合法程序查明實據後,當然可以對犯事者繩之於法。同理,人們在法理基礎上的一言一行同樣有著享用發表言論的自由和保障,否則,任何人試圖繞過法律條文而侵蝕、削弱,以至壓制別人的言論,或者刻意訴諸攻訐、威脅,以至恫嚇手段,營造「白色恐怖」的社會氛圍,釀成噤聲閉口的寒蟬效應,都是違反基本人權的政治權利和言論自由!在內地威權專制的政權下,這樣的事當然不足為怪,可是,近年來香港政治生態已受到嚴重赤化污染,不少機構的管理層過度敏感緊張,視政府當局的政策為「政治正確」的行事原則,對員工在職場外私人時間和空間的言行加以審查,進而動輒以行政管理手段予以干預,甚至嘗試清洗排除任何屬於「異見」的員工!教育界別的這樣例子近年來實在不少,令人十分憂慮。

無論如何,禍及妻兒的「黑警死全家」這一句惡毒咒語筆者不願講,但是,此時當下的香港,捍衛言論自由是香港人必須堅守的重要使命!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