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差佬」之「差」:「唔知自己似乜!」

2020/1/2 — 10:1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1 唔知自己似乜!

小時候初聞「差佬」一詞,我誤以為是指「郵差」,後來有人告訴我,那是來自「當差」一詞,如果「差」是「差使」的意思,乃指「公職」,那麼為何任職於其他紀律部隊就不叫「當差」?對於解釋不到,長輩便會用「總之是這樣」之語搪塞過去。只是最近香港警察的行為又令我想起這個疑惑,明白「差佬」的「差」,可能是「差劣」之意。事實上,眾多紀律部隊中,警察確有其獨特性才會墮落得如此急速和爛得如此徹底。這大概由於「差使」暗喻了有更高的被差遣的權威,當差者的質地某程度亦反映了差遣者的本質,而「差佬」今日之「差」,就在於他們必須對差遣者表示絕對的忠誠,這是「當差」的要求,就是放棄「自由意志」,是他們的悲歌,亦是他們「變差墮落」之肇始。

之前有外國回來的朋友問我,現在的「差佬」究竟「差」到甚麼地步,我於是想起一位老師的責難,她那一句是我平生聽過最令人無地自容的責難。記得中五那年,同學如常在轉堂時玩擲粉刷的遊戲,其中一位一時不慎,用力過猛,把窗戶的玻璃打破了。整班同學頓時陷入惶恐中,我從書本中醒過來,還未清楚發生甚麼事,班主任已步進課室,目睹一地玻璃碎片,立即詢問是誰幹的。那位同學岸然地站起來,還以為他那樣有男兒氣概,敢作敢為,怎知他竟騙說是一位身材矮小的同學,從走廊用粉刷擲破玻璃,然後逃去無蹤。可能怯於這位同學平時的霸行,當班主任向班長詢問真相時,班長竟和他成了一丘之貉,點頭稱是,全班沒有人敢發一言。班主任信以為真(這也難怪,班主任是個很疼愛學生的老師),照樣向校方呈報,還請訓導主任緝拿那位身材矮小的同學。大家都以為案件就這樣定讞。誰知道第二天早會過後,班主任神色凝重地步進課室,傷心地哭著說:「我對你們很失望,我這樣信任你們,你們卻這樣串通來欺騙我。」她頓了一頓,然後聲淚俱下地說:「你睇下你地似乜?!」雖然玻璃不是我打破,但這句話是我聽過最令我無地自容的責難,因當中包含着曾經信任自己的人的徹底失望和對犯錯者的人格破產的無聲指控。

廣告

現在我可如此回答朋友的詰問:「差佬差到唔知自己似乜!」不是嗎?當每天的記招,警察說謊說到不知自己在說甚麼,從還會帶點忐忑和膽怯的「er er」口吃,到現在說起謊言再無尷尬的流暢,他們已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甚至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訛稱 721 是有人帶人進去元朗搞事,白衣人才會起來維護家園。如果有了「保衞家園」的崇高理由便可不用對恐襲式的無差別打人罪行負責,那麼同樣為了保護自己家園的民主自由而上街堵路的勇武派,為何卻要給警察拘捕,並控以「暴動」罪名?當他們不再理會自己是否前後矛盾,不再理會說話是否有違自己的道德底線,他們甚至不再介懷外界的睥睨,所以「Er Er Sir」不再口吃,所有心理關口的閘門都已打開,他們看似在跟別人溝通,但其實他們是將自己圍堵在自相矛盾的謊言旋渦中。每次看警察的記者招待會,我都會想起班主任那一句責難:「你睇下你地似乜?!」要令警隊擺脫這種謊言旋渦,最重要的就是令「警察」作為執法者,不能同時擔當裁判者的角色。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成立「獨立委員會」,但我建議不單是「調查」,還包括「監察」的功能,即「獨立調查和監察委員會」。

如許多人所言,現在時間拖得太長,警察跟市民的怨恨已積得太深了,不能全部都清楚調查。其實如許多人的提議,鎖定十個重要關鍵事件(例如612 / 71 / 721 / 101 / 831/ 1111(攻中大) / 1116(圍理大)等事件)作深入調查,其他在這些事件以外的,警民都特赦。不然,你用上十年八載都無法完成檢控被捕的六千多人。委員會的調查小組負責調查已發生事件,而「監察小組」則包括現場監察,可以主動拍攝紀錄和收集證據,因「監警會」其實不能主動監察,對於警隊根本沒有一點羈勒的作用。警察在記者會上的發言,將會由「監察小組」當作參考資料整理備案後再交「調查小組」處理。這樣至少可令警察不會肆無忌憚地歪曲事實,讓警方受點節約,讓他們從自相矛盾的枷鎖中解放出來,尋回自己專業上的尊嚴,至少為自己的良知尋回自己「似乜嘢」的答案。我之所以覺得「獨立委員會」除了「調查」譞應包括「監察」功能,乃由於前者在完成任務後便會解散,但如果加入了後者的功能,即使調查完成後,委員會可以繼續存在,最後取代「警監會」成為常設的獨立且有更大制約力度的法定組織。

廣告

「睇下自己似乜」此語之所以如此具棒喝之效,乃因此話當中包括了叫人「好自為之」的徹底失望,而這話有時會跟着一句「不照鏡也請照照盆水」。而「唔知自己似乜」當然較「睇下自己似乜」來得更重錘,後者還可以在臨照後有所覺悟,而前者則是確認對方臨照後也不知反省,已到達「無恥」的地步。記得小時候讀過兩則關於「臨照」的故事,一則是「銜骨的貪婪小狗」,另一則是「自戀的水仙子」,兩則故事正好用以突顯警察在「臨照」後不知悔改的反應。

2 銜骨者貪婪的臨照

相信大家小時候定會讀過「銜骨小狗臨照」的寓言:小狗銜着骨頭回巢享用,途中在水湄不識那是自己的倒影,想連水中小狗的骨頭也據為己有。當牠開口吠叫時,自己口中的骨頭應聲落水沖走。這是我那個年代小學課文必然之選,寄寓「貪」字得個「貧」的信息。

如將此寓言套用來闡釋警隊的行為,公眾大概都會將之集中在貪功和貪圖加班高津貼的行徑,我認為當中最令我深思的情節是小狗不識自己的面目,而歸結的可能性如下:一、小狗不知世上有鏡面反射的原理,故不懂自照;二、是自我形象低落,疏於自照;三、自己變化太大,一時之間認不出自己。此三大心理情態很大程度導致警察「唔知自己似乜」的窘態和困局。

首先香港一直以來缺乏有效監察警隊的職能,所謂警監會只是粉飾門面,聊備一格。如此便令因佩槍而自我膨脹得厲害的警察更顯得目中無人,目無法紀,覺得自己無論怎樣都是對的。於是鏡頭前你會不時見到,警察指控市民「阻差辦公」、「襲警」、「非法集結」、「擾亂公共秩序」、「拒捕」、「行為不檢」,甚至「暴動」等,說時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似乎是在暗示:「我是不依警例,你又奈得我何嗎?」這囂張的氣焰肇因於無論前線做甚麼上頭都會為自己掩飾或轉移視線,而警隊上層最近也承認無法控制得了前線,因「潘多拉的盒子」打開了,便無法重新封印,現在警隊高層正陷於「謊言旋渦」的桎梏,難以超脫。

至於自我形象低落,疏於自照——這是警察前線一直存在的問題,他們學歷不算高,選擇加入警隊大多薪酬福利吸引,此功利的想法很容易演變成「不過打份工」的苟且心態,加上紀律部隊又講求紀律,平常給上級頤指氣使,所以一有機會「幹番大事」,受「壓抑已久」的獸性自然大肆發洩。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前線警察是盡量留下「爛攤子」予高層收拾,覺得自己是在發圍。連警察員佐級協會的主席的口氣較特首還要大……這些都是極度自卑引致的反彈。

最後,至於自己變化太大,一時之間認不出來—— 現在的警隊由於都幪着面抹去了編號,務求令每一位警察執勤時,可免卻「後顧之憂」,可以「去得更盡」;又從不同的部隊借調人手,務求在短時間內擴大和加強武裝威嚇,以為這樣便可以擺平局勢。事實上這樣的抹去身份和拉集成軍,令上級難以指揮,結果便弄出一個又一個的亂局。另外一個變化,就是警察本身又會喬裝成示威者四處挑起事端,幹着種種警察不應為之事,所以早前在大埔的商場才會發生警察逮住喬裝示威者,要喬裝者不斷叫:「自己人!自己人!」這令警察陷入相當尷尬處境:警察逮捕喬裝警,乃因他正在做違法事;如果說喬裝警不會犯法,那麼就是警察濫捕,總之就是裏外不是人。

除了何以認不出自己外,寓言還有一處值得深思,就是究竟所銜的「骨頭」是甚麼骨頭?我們常聽說「狗咬狗骨」,但這其實這是大訛傳,如果我們相信狗是忠誠的動物,難道你會相信狗會噬吮同類的骨頭?只是每當我看見鏡頭中警察一棍一棍狠狠地往我們的年輕人的要害打,一浪一浪的催淚彈往人羣裏放,我便感到很痛心,大家都是香港人呀!狗尚且不噬同類之骨,警察何以打得下手?現在每天都聽見發現屍體,難道不曾牽動你作為同類的一絲惻隱之心?警方記者會上經常強調示威者暴力,但這半年下來,何有警察受致命重傷?如果銜在嘴裏的骨頭是來自同類的骨頭,小狗仍感到滿足,那麼牠便不只是「貪婪」,而是「冷血」。請不要令香港出現「衙門酒肉臭,路有重傷骨」的境地。只是觀乎近月警隊還是不斷要求加強裝備、加薪、加福利,要求全天候佩槍等行為,我們便知道這荒謬已出現,而且這荒謬正是警察變成「唔知自己似乜」的膏肓。

3 水仙子自戀的臨照

希臘神話中水仙子納基索斯(Narcissus)自戀的故事。納基索斯是位美男子,先後迷倒了不少女神祇,但他眼中卻只有自己,於是一眾給他傷盡了心的女神便向司法女神涅墨西斯(Nemesis)求公道。女神想他如此目中無人,確實不對,於是令他戀上自己的倒影,卻又觸不及和握不住,弄得他抑鬱而終,之後變成了水仙花,每天都在水湄顧影自憐。水仙子的特質在心理學上成為自戀傾向者的心理刻劃,除了強烈自戀外,還有自私利己、自我隔離、自我憐惜和懼怕自我衰敗。我們會發覺以這幾個心理特徵很容易便能解釋到警察近日的病態表現:

自戀 — 將示威者貶抑為「曱甴」、死不認錯、覺得全世界均針對自己,覺得自己只是忍辱負重恢復社會秩序,社會各階層應夾道歡呼。這些表徵都是源於「自戀」,覺得自己就是絕對權威,掌握絕對真理,其他人都不值一哂,不將別人的苦痛放在眼裏。自戀者會覺得他人對自己的讚美褒揚是理所當然,所以你會發覺警察近日之所以針對記者,乃因他們發覺記者非但沒有讚許他們,還不斷將其醜惡的面目公諸於世。警察針對記者時都會像幼稚的小孩爭寵那樣,不斷強調為甚麼你不拍示威者的惡行,但正如某記者的回話:「你怎知我沒拍?」

自私利己 — 將自己的滿足感無限放大,不管那會給別人造成傷口。那些傷害無辜者後會設法回味犯案時的快感的罪犯,便是出於這種病態。這半年以來,周梓樂過身後,有警察便大喊要開香檳。不斷誣衊威嚇給打中眼部引致失明的女生交出醫療報告等等都是自私利己的行徑。

自我隔離 — 由於自戀者只愛自己,於是會因「潔癖」而產生排他現象,不願意融入人羣,會將自己隔離於「污染源」。觀乎警察現在的脫離羣眾,拒絕執行巡邏等社區責任,便知道警察現在不斷將自己往牛角尖兒的死胡同裏鑽,最終只會令自己陷於完全孤立的情狀。

自我憐惜 — 雖然整個警隊上上下下都知道自己作了不少違規,甚至違背良心之事,除了濫用暴力外,即使發現的棄屍和浮屍給膠布封口、綑綁雙手、墜着啞鈴,或赤祼全身,警察一概說無可疑,一概不用驗屍調查,這樣死者的身份便永遠給埋沒。警察在自己負責維持治安的城市發現兇殺案,卻宣稱沒有可疑,此行徑傷天害理的程度不亞於親手謀殺。奇怪的是,他們還是竭力妄想逆轉民意,覺得自己只是盡心盡性地維持社會治安,市民大眾卻不斷誣衊詆譭,覺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自己的偉大在於敢於忍辱負重回復社會和諧。

害怕自我衰敗 — 警察很清楚他們的權威,當然不是來自自身的道德操守,更不是來自自身的學問修養,只是來自一身大火力武裝的威懾。與其說他們害怕休班後給認出而遭伏擊,不如說是受不了卸下武裝後的失落感,所以他們要求休班後可以配戴警棍,甚至有警察毫無常識地試圖攜帶警棍登機,聞說現在警察更要求全天候配槍。他們並不是真的盡忠職守,只是沒有了裝備,便等於失卻了自身價值。

4 新舊宗旨看崩壞

香港警隊隨着新任一哥上場,也更換了新的宗旨:從「服務為本  精益求精」(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變成「忠誠勇毅  心繫社會」(Serving Hong Kong with Honour, Duty and Loyalty),傳媒大多集中於說沒有了 “Pride” 和 “Care”,說這顯示警隊將加強鎮壓力度。我認為這不是改換宗旨口號的關鍵,今次改換的重點乃是「服務對象」後置的格局。舊宗旨是先認定了服務社會的使命,清楚表示了「公僕」的身份,之後才在此使命上務求精進。新口號卻相反,將「社會」移後,即香港社會不是前一句「忠誠勇毅」的宣誓對象。那麼,我不禁問新宗旨的宣誓對象究竟是甚麼?觀乎新任一哥上京後看升旗後的言論,我們大概心裏有數。

事實上新宗旨的前後兩句,可以分別以上面提及的兩種「臨照心態」來闡釋。第一句的宣誓效忠,其實是在呼求「權力的骨頭」,雖然現在香港的「警權」已不斷膨脹,但我們可見的是,警隊還要求更多的權力和回報。但願警隊高層會明白這小時候讀過的「銜骨小狗」寓言所寄寓的教訓。第二句只云「心繫社會」,即像船纜一樣綁着船兒,明顯是將自己的定位定在社會之外圍,相較起來,舊宗旨的「服務社會」便顯得投入得多了。這種自我孤立於社會外的定位似乎暗合了「水仙子」自戀的心理反映。換句話說,新宗旨所表現的心態,前一句是「貪婪小狗」,後一句是「自戀水仙子」。本來宗旨可作為一個團隊臨照的鏡面,在重要時刻發揮警惕的作用,但警隊的新宗旨較舊宗旨更空泛,連服務對象也錯置,最終令自身的價值失落,無助令現在「唔知自己似乜」的警隊帶來棒喝之效。

新宗旨的英文版本有提及 “Honour” 和 “Loyalty”,這是源於西方中世紀的騎士精神。我在這裏且引著名的中國人文學家余英時在〈俠與中國文化〉一文中的一段闡述,期望可幫助警隊明白自己的宗旨,或者擺脫「唔知自己似乜」的迷失:

據著名的中古史家辛迦(John Huizinga)的經典研究,騎士的中心理想如榮譽(honour)和忠誠(loyalty)影響了近代國際法中有關戰爭的人道原則,例如戰爭必須合乎正義、不得虐待戰俘,以及不得侵犯平民等。更重要的,近代的愛國精神也是在中古騎士的俠義觀念中發展出來的,包括犧牲小我、追求公道和保護被壓迫的人民。……西方騎士文化中孕育了一種強烈的個人主義;這種精神的獨立至少使一部分貴族不肯完全臣服於國家權威,因此每一代幾乎都有少數激進和叛道分子出現。這就是說,西方騎士階級雖然一向承擔着國家和敎會維持秩序的任務,但是他們所奉持的一些基本價值如疏財仗義、扶弱鋤強、崇尚名節(榮譽)等也可以使他們超越社會身份的限制,而反抗一切不公平、不合理的現存權威。從這一角度看,騎士文化中的超越價值未嘗不能為現代的革命運動提供精神基礎。(見余英時著《中國文化通釋》,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0,頁 266-267。)

由此可見,警隊新宗旨中包括的西方騎士精神其實是人道原則的發展基礎,當中包括「不虐待戰俘」、「侵犯平民」,而且即使對宗主宣誓忠誠,但當任務逾越道德底線和基本價值時,也可以超越「身份限制」反抗不公平、鋤強扶弱,他們宣誓效忠的終極對象是形而上的真理。試問上述提及的騎士精神應有的體現,現在的香港警察有哪一項做得到?肩負着這樣的宗旨卻有如此表現,我心中不禁想起那班主任的質問:「你睇下自己似乜?!」警察常問為何「和理非」不跟勇武割蓆,那是因為警察非但不能將宗旨中的騎士精神投射出來,更常勾結其他勢力,弄出像 721 這樣的恐襲,還派「喬裝警」四處破壞,嫁禍勇武,此等「鬼祟卑鄙」的下三流手段壓根底跟騎士精神背道而馳。反之,勇武卻能在很大程度上表現出這種「騎士精神」,但我希望勇武派明白騎士精神不單教人拿出勇氣,也強調節制,打人放火、執行私刑的行為絕不可為。期望警隊換了新宗旨口號後,每位警察,包括高層,執勤前都想想自己真正值得表達的忠誠是在天上還是地上,而自己宣稱要秉持的「榮譽」,究竟代表甚麼,我想這才能真正發揮「臨照效能」,不致墮落到「唔知自己似乜」的旋渦裏,讓「差佬」的「差」變回「當差」的「差」,就是新宗旨英文中的 “Honour” 和 “Loyalty” 以外,中文沒有涵蓋的 “Duty”,就是一個警察應時刻心繫又符合騎士精神的「使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