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i

Mayi

八十後、女、出身草根,香港人。Facebook專頁《Mayi》的作者。 現旅居日本鎌倉、湘南海岸。不知歸期。

2020/6/4 - 12:26

已不用疑惑

攝:Nasha Chan

攝:Nasha Chan

2016 年 6 月 4 日,寫過一篇文叫《或許你疑惑》,文章大意就是六四於我的記憶、我對支聯會在維園辦六四晚會的取態。當時我想,既然年青人情感上已連結不到 1989 年的北京大學生、不能再認同支聯會的一套,而「行禮如儀」的六四集會似乎亦未能為香港甚至中國的民主帶來寸進,那就不如放手給年青人用自己的方法去紀念六四(例如中大港大的論壇)、期待遍地開花。

其實發表那篇文之後,有朋友(真實朋友),特別是那些六四是政治啟蒙、從不缺席維園六四晚會的朋友回應我說:「悼念六四是不能不在維園的」、「不會因為蔡耀昌或支聯會而不去」、「學生論壇不會有那種迴響」、「尖沙咀不成氣候也不單純」。

但最觸動我的是家人說的一句:「是的,或許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已很儀式化、甚至支聯會有很多理念大家都不認同,但那片燭海對天安門母親是一種慰藉;那片燭海也代表了其他不能悼念的人去悼念。再退一萬步:難道找一晚聚集、默哀、去悼念那些為民主自由而被殺的年青人,也不可嗎?」雖說我不再是「毫不猶疑」到維園六四晚會,但為了那片能慰藉天安門母親的燭海,我還是有到維園點起蠟燭默哀的。

廣告

上一年六四我已離港,印象中還是有呼籲大家到維園悼念,理由是:「你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不幸言中。今年警方以無限復活的限眾令為由,對維園六四晚會發出反對通知書-是的,經歷 2019 年之後,香港連和理非非的集會也容不下了;亦因如此,那片燭海更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想起我娘家的區議員。幾年前他未有什麼公職,還是關注組的召集人,但他對屋苑事務、監察法團比誰都出心出力。我問他為何如此肉緊出力,他說:「純粹不想法團和民建聯為所欲為。他們要推一項工程批一筆錢,像斬瓜切菜般簡單;我就是不讓你斬瓜切菜般簡單。這樣而已。」

就不讓你斬瓜切菜般簡單。

獨裁專制的政府或許能「斬瓜切菜」地反對一個集會、或許能「斬瓜切菜」地通過國歌法、或許能「斬瓜切菜」地拘捕和檢控-但它總不能「斬瓜切菜」地拿走一個人走路的自由、點蠟燭的自由、沉默的自由、哀悼的自由、記憶的自由-那片燭海代表了我們很多本身擁有、像呼吸一樣與生俱來卻快要被剝奪除之而後快的自由。

它越希望大家淡忘,我們偏偏莫失莫忘。就不讓你斬瓜切菜般簡單。又,香港人善忘但記仇,1989 年 6 月 4 日起,為北京天安門被殺的青年我們都念茲在茲悼念了三十年。那2019 年的 612721831929101 中大理大,還有無數被虐打被性侵被失蹤被自殺被逼害被逼流亡海外的香港年青抗爭者,我們更加不會忘記。

點點燭光凝成一片燭海,是耀眼、是礙眼,都在提醒你和我、牠和它:我們是香港人,我們有我們堅守的尊嚴、價值、歷史和記憶。我們不輕易屈服。血肉會崩壞,但信念不會。就是不會。已不用疑惑。

就不讓你斬瓜切菜般簡單。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