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已經成為定局」而彷彿變成了正常的荒謬

2020/7/31 — 12:21

《誰顛覆了 16 歲》
冒牌強國骨質鬆,有槍有炮怕兒童。
光榮歷史有乜用,遠古文明不禁風。

今天觸動人心的事太多,食肆禁食措施三天之間改了兩次,最後回到原點,特區政府繼續戇居!台灣前總統李登輝過身了!12 位民主派參選人被 DQ 了,而且肯定陸續有來;.…還有昨天晚上的那個拘捕…。

荒謬的事不斷發生,目的是要我們接受荒謬,習慣荒謬,好後把荒謬當作正常。

廣告

李登輝先生能夠當上台灣的第一位民選總統,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故然是他掩飾得好,深藏不露;另一點就源於也曾經是台灣總統的,但卻是在荒謬的政治下當成總統的蔣經國先生。經國先生的總統之位,難以否認是從某種程度上的荒謬而來。但他晚年知道要打破那些荒謬。其中一個要打破的荒謬,就是不能再讓蔣宋家族繼續世襲權力,於是他把突破那種人人都接受了的荒謬的希望,放了在李登輝身上。最後,李登輝把荒謬打破得更徹底,也造就了今天的台灣。他也促成了今天台灣足以垂範於中國人社會的歷史,讓「民主與憲政不符合中國特色,不適合中國人社會」這個說法顯得如斯荒謬!李登輝先生應該是無憾了!

今天的香港,卻是在中共政權的權勢把持,特區政府的配合,加上那些建制嘍囉及把持權位的政治既得利益階層的搖旗吶喊及加上一把之下,要在香港不斷製造荒謬,要製造一個又一個比殖民主義更荒謬的荒謬!

廣告

到了今時今日,我們都彷彿跌進了哈維爾所講那一個要自己 Normalize 一切的處境,要把荒謬的、不合理的事變成無可避免,甚至好像是理所當然,然後大家就接受一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說(大意),不希望見到香港衰落,「但國家安全法已經成為定局」,大家就要面對。中共想要達到的效果,正是這一點。

不想危言聳聽,但隨着時間,這個可能性正在提高,這不能不令人感到憂慮。昨天晚上,特區警察部門那個負責國家安全的新隊伍,上門拘捕了四個年輕人。那位叫李桂華的頭目,行動後所講的就算不是砌生豬肉,也顯然是要以國家安全法之名,去建構一個人人都要接受的荒謬。

幾個「學生動員」成員,在外國開個 page ,牠們竟然認為都有管轄權,這已經夠荒謬了!而以「國家安全法」之名說幾名年輕人的行為就叫做「顛覆國家政權」,還有比這更荒謬嗎?可能「國家安全法」在中共治下本身就是一種荒謬,以「國家安全法」之名來處理過去一年多或更長時間香港發生的事,是以荒謬來應對荒謬!現在以執法之名來拘捕幾個年輕人,就是要以國家機器來把荒謬變成現實的威脅,令人人都在這個威脅下接受荒謬!

如果一個政權、一個國家,只消幾個 16 至 21 歲的年輕人在外地網站說了一些話,作出了一些呼籲,就當他們也有動員,這個政權及國家便有被顛覆的危險,有問題的究竟是這個國家或政權,還是那幾個年輕人?

16 歲,在法律定義上連成年人也說不上,手裏拿着的仍然只是一張兒童身分證。一個自稱有 14 億人民作後盾,又有幾千年歷史的政權,竟然害怕幾個兒童!他們說的時候,他們做的時候,竟然不知道自己有幾荒謬!也可能根本不自覺這樣做會把這個家及這個政權搞得幾荒謬!

也許那被拘捕的四人知名度不特別高,也可能真的就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所說,「國家安全法已經成為定局」,所以除了十幾個大專學生組織作出了聲明之外,在香港有頭有面有發言權的那些大人物都沒有說什麼,建制派的就自然是如此了。但民主派的組織呢?

在社交網頁上當然很多人都有發聲,但就連泛民主派政黨、正在等待選舉主任裁決的民主鬥士,都沒有特別對此作出回應。其實我想我還應該是能夠理解的,始終他們有務實的考慮。他們也可以用「策略性的退卻」作理由;也明白有時他們也真的有理由不去事事硬碰,不隨便送頭。

不過,這不可能正是整個 Normalization 過程中一步嗎?面對困局,我不想責怪誰!我只想提出一個威脅,一個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提醒自己的威脅!

把更多參選人 DQ 了,不會令 DQ 這種僭建的權力變得正常,事實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政治權利都被粗暴地剝奪了!無論再 DQ 幾多個,無論那些選舉主任再寫多幾拾頁幾百頁紙來說明,我們都不能接受這是正常的!也希望大家都記住,無論那幾位包括有兒童在內的年輕人是不是我們都認識,也不論他們說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今天以所謂「國家安全法」所做的一切,都不應被視為合理和正常!要經常記住,如果當年李登輝先生把一切既定的都看成是定局,就不會有今天這個台灣!

荒謬的事永遠都不會是正常的!我們都要拒絕這一種因為已經成為定局而彷彿變成了正常的荒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