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1/21 - 18:05

【布什米爾筆記】警權立論(八):當警察稱抗爭者為曱甴,「香港」還是屬於我們的家嗎?

香港抗爭自 6.12 事件開始拉起序幕。海外的報導和評論有如泉湧。利用海外事件作比較,在實踐上應集中爭取海外支持的效用。不過海外群體支持多局限事務於對他國有關之時。因為「和理非」符合主流倡議同價值,不少媒體讚美香港示威的創新及面對中國的態度。幸運又不幸地,放諸英美或非洲,甚至亞洲中台灣及南韓民主進程,香港的示威強度及人道慘狀,客觀上皆有一定差距。換言之,香港和平日久,需時適應全世界大部份地方的抗爭強度同孤軍程度。

譬如今年伊拉克和蘇丹已有數十人以上於示威中身亡。我們必須明白抗爭作為常見的生活模式,就算類型、背景、手法有異,依然有程度上的重大分野。因此在擴充語意的同時,描述今次危機時宜準確。誇大用語,有弄巧成拙之虞。當然,海外人士未必都如實了解事情,繼而因語法有效性產生想法,再作出實際行動。坊間討論運用赤納粹、集中營等比喻,一方面有可能引起共鳴,另一方面亦可能引起二戰受害國家厭惡。

使用語言分析架構,可以一些初步觀察和見解。觀乎現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很可能是現時抗爭者中最大的共識。撤回定性、撤回惡法、釋放義士、成立委員會、立即雙普選,語言分析下,省略的主語都是「政府」。假如政府不作出相符的表示(expression),便無法構成對民眾而言有意義的命題(proposition)。 換言之,當香港警察物化(objectify)抗爭者為蟑螂時,不知不覺中,抗爭者依然有權力不對稱的固有思考模式,將掌權者放在重要的主語位置。這是為不包含「我」的組織,將本來善惡皆有公民參與的社會問題約化成敵對、具體、邪惡的主體,以此解釋和合理化抗爭行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