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1/18 - 10:44

【布什米爾筆記】警權立論(六):為甚麼不應隨便談論「法國示威」?

資料圖片,來源:ev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ev @ Unsplash

承上文:法國元素值得更多探討,不過不是尋常地一般討論。自香港示威在六月爆發以來,有關黃背心與香港示威的對比便泛濫起來。然而,維根斯坦說過:「當不能言喻,必須緘默。」(“Whereof one cannot speak, thereof one must be silent.”)有關法國這個現代革命起源地的事物,使用、用詞、分析(多為一般分析而非指分析哲學類),必須謹慎。簡單解釋分析框架後,便可以更好地回應上文提過,應謹慎地避免在缺少基礎分析下談論法國示威的原因。

十多年來我花了約一半時間住在巴黎,頗緊貼當地時局。坊間評論喜以黃背心作對比,往往到達一種虛空的立論模式,將一些相近的生活形式加以比較,取其優,棄其弊。面對一些簡易問題,往往便造成跟批判對象如警方、政府一模一樣的失語症,舉例:「如果提到法國黃背心或美國黑人槍擊示威,多有死亡個案,香港事發過百日尚未見現場死亡數字,警察水平豈非遠在國際之上?」甚至「英美乃民主國家,都會發生致死的示威,你們示威爭取民主到底為了甚麼?」有缺陷的推論會使討論進入泥沼。泛泛所指,結論無可避免模稜兩可,更容易犯互斥(mutually exclusivity)、歸因偏差(attributional bias)等毛病。

文章標題說的分析,指的是用分析哲學方法研究認受性。我們廣義說的示威、遊行,大致上可以理解為以行走、站立、喊口號、甚至以破壞作為手法的活動。這些活動的根本很多時候為改變某些權力的運用及分佈,課題可以是動物權益、家庭問題、食水、衛生等等。策略上亦具多樣性,例如佔領華爾街以佔據社區重要核心地段為手段,警察使其策略性無效(strategic incapacitation)作為回應。然而,同樣的活動帶有的意涵往往不同。異同縱然可能微小,卻造成很大的認知上不同。

廣告

譬如十八世紀美國曾經出現波士頓茶黨示威,抗議英國東印度公司免稅進口茶葉,事件後來一發不可收拾,接下來便發生美國大革命。事件的觸發點是茶葉。縱然茶今時今日在不少地方是常見的飲料,飲茶作為一種生活形式,對西方人的意涵便與東方人不同。就算在亞洲,我們說的飲茶跟日本茶道、北方喝茶皆有意涵上分野。剝開形式之同,才能察覺內容之別。類似的多面性可見於其他警察相關概念如暴力、理性、民主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