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2/9 - 13:11

【布什米爾筆記】警權立論(十一):Speak the unspeakable.

眾訴求可以團結大眾,亦最容易分化大眾。根據明報委託中大的調查,如果政府至少成立委員會,七成人便會收貨了。政府借法治之名(有關法治的誤解之後另文探討),推說不可能撤回定性及釋放義士。鑑於依賴警隊,不可能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關普選,更是觸及政制改革,須仔細商討及充分諮詢,之後尚要經過北京同意。彷彿除了打道回府,訴求強人所難。運動發展至今,人們定下訴求,定下死線。言即除非答應,「否則」面臨後果。現場警察常說:「示威人士須盡快離開,『否則』作出拘捕。」結果是持續反抗和對立。

社會已經面臨大批逃犯、冤案、死傷,任何調查都會經年。理性地想,任何政治改革更必須經過長期的過程才有可能實施。我們需要的不應是「否則」,而是不論如何都會貫徹執行的「定當」。這需要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概念的灌輸。必須承認,要求現屆政府全盤認錯十分困難,數百人正面臨重判。禁蒙面法實施後,受影響人數只會更多。就算五大訴求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滿足,為了維持有足夠認受性的政府,它的權力及警權又可以如何約束?

這裡有一個關節眼,需要更多人關注,就是基本法第廿二條。李國能年代,終審法已經宣示基本法為香港憲法:「基本法是國家法律和特區憲法。」(Ng Ka Ling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1999] 1 HKLRD 315, at 337: “The Basic Law is a national law and is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Region.”)。當中基本法第廿二條為:「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香港所有主要官員由中央任命。由殖民時代到今日,境外機關賦予香港政府權力。只有第廿二條完整立法並刑事化,香港不再受干預,顯示政府對本地市民問責的意願,基本法方可保障訴求以轉型正義形式執行。轉型正義中,不用執著口舌之爭,而是強調在某一個時代狀態下,當時的政府採取了某些措施,以今時今日的標準,應該作出補救。這亦是重建政府認受性的一個方法。

廣告

以香港的城市規模,就算達至真正高度自治,也難保逃得過所有未來可見的衝突,百年基業付之一炬。不斷充實的示威抗爭意涵,不斷作出的有效而真誠對話,才能使東方之珠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維持一直以來賴以成功的優秀特質。在自由社會中,盡言不能言喻之事(speak the unspeakable),才是生命的重要推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