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2/8 - 11:04

【布什米爾筆記】警權立論(十):必須「轉型」,才有「正義」?

權力和它的認受性本質上是空洞且流動的,警政與反抗的相互作用是永恆的。因為雙方不約而同外放權力並訴諸武力,所以只會見到暴力升級,累鬥累的情況不停出現和演化。政府具體外放權力到警察手上,一天不倒台,一天都極依賴警察。為了兼顧政府內部認受性,時間越長,期望它應允全部五大訴求便越不切實際。這不但因為政府的反應為負面或緩慢,而更多因為處理手法單一,在內容形式大同小異下,無法構成任何有效命題,於是容易催生而不是減少問題。近來有人提出第六訴求,解散警隊,是為一例。

對警察的期望往往超出他們本身的職責範圍。譬如五大訴求,便只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警察直接有關。當然立即雙普選也許可以間接解決問責甚至承擔刑責的問題,只是比較迂迴,時間越長便越多未知數。相反,警察一方可以直接透過現時制度解決的訴求一個也沒有。在警察看來,只好理所當然地運用不同手法執行職務,以零容忍政策壓制大小的抗爭活動,並作出拘捕。這類手法無疑壓抑了很多不同的生活形式,因此會給予觀察者一種破壞各式各樣自由的感覺。當拘捕數字增加,更會提出對警隊濫捕的質疑。

警察由殖民時期以準軍事團體形態出現,經歷千禧年初相對平穩的時期,再到近年的雨傘運動,警權的運用本質及來源並無區別。不同的只是有多少人關心並嘗試改變它。一直有活躍社運的受訪者向我表示懷疑電話、電郵長期被監聽,亦有社會小眾表示屈打成招在邊緣群體中從不罕見,現時所見只是警察的權力運用範圍擴大。理論來說,即是將以往其語言遊戲規則的有效範圍,從比較禮待平民與刻薄流氓,變成同等對待。任何有良心的人必須承認,也許是社會各界的反應太遲緩。比較慶幸的是,2014 後香港人文景觀中如霍普(Edward Hopper)畫作冷清的抗爭活動及疏離的社會關係,透過今次語言的共鳴(俗語中恰切的「同聲同氣」)有積極緩和的跡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