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1/16 - 16:39

【布什米爾筆記】警權立論(四):抗爭方為實踐,而實踐的意義是…

6 月 21 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期間,警察總部外牆被投擲大量雞蛋。

6 月 21 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期間,警察總部外牆被投擲大量雞蛋。

承上文:經過連日在示威現場最前線作觀察,權力及其認受性在特定時間及範圍必然跟制度訂明的一套有衝突。由佔領時龍和道的連番重奪及驅散,到今次更有主題的流水式運動,都足見示威、執法及認受性的不穩定性。因為認受性在書本上的知識多源自法律及政治學體系,所以對比現實生活略有不足。比起執著某些觀察接著作出主觀陳述,我們更需要的是條理分明的分析方法,而且著重語言、動作的意涵,以此而非更多描述性術語來理解(認受性是可以接受、理解的性質,某程度上可視為因應一些規則而判斷的有效性)。

因此我在巴黎政治學院的一次會議中,首次提出了具嚴謹邏輯元素的分析框架對警政及認受性的重要性。這個框架需要具備清晰、兼顧生命多樣性、具邏輯的特質。哲學於犯罪學甚至警察研究上十分少見,因此很有可能要建立一個新理論。如此一來,便不得不從眾多更根本的邏輯體系中,了解前人對生命、人類活動及其本質的觀點。

哲學中有一個相關的門派 — 分析哲學(analytic philosophy)。其中最著名的主要人物為劍橋大學的羅素(Bertrand Russell)及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他們著重作語言、文法、語義分析及其生活中運用(“Meaning is use.”),文中將提及的語言遊戲便出自維根斯坦的哲學研究(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與一般評論不同,分析的重點是了解事物構造和現實生活實踐中的意義,而不是對一些警察和權力相關行為作學術定義或價值判斷 (normative judgmen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