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望所有抗爭者甚至所有香港人都盡快諗清楚下定決心

2019/11/12 — 22:2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書生想話俾大家聽,警方攻入中大、城大、港大等多間大學,意味著既唔單止係有更多大學生被捕,更代表政府已準備大規模整肅教育界,警方亦已獲得授權對教育界進行清算行動。

大學校園向來都係一個社會「自由、民主、學術、年輕學子、精英」的象徵。過往四個月,警方唔敢貿然進入大學作拘捕行動,亦係礙於未獲政府指令。而昨天同今日警方進取地在中環及各大校園使用大規模武力,可見政府已決心進行大整肅,包括對付教育界。

校園的失守,意味著教育界失守。

廣告

這兩天警方的進攻行動,校方一定收到消息,校方可能要重新權衡「對抗」、「為學生說話」的代價。城大發表聲明譴責(學生)暴徒破壞校園,就係一種表態。

所以,警方攻入校園只係第一步。點樣用「警察國家」和換人清算的方式對付大專教育界,將會係第二步。

廣告

今場運動「公民社會力量的泉源」,教育界、傳媒界、社工界、司法界、其他不聽話的政府部門,都係中共重點清算整肅對象。

近日四中全會同張曉明既發言,亦可預見中共並未退讓之意,只會更加用盡法律手段將「兩代年輕人」,甚至更多人送入監獄中。

************

書生想屌醒大家。

大家究竟有無真正心理準備,接受將會有非常大量的香港年青人、你們的子女會被送入監獄坐上十年八載;亦將會有更多人犧牲、死亡,包括死得不明不白,也包括死在光天化日的鏡頭之下。

港共政府已經決心使用更強力的鎮壓。抗爭者又有左決心應對未?

當初的遍地開花、流水作戰、創意式行動、每星期一兩日的大行動,其實係參考韓國逆權運動的持續抗爭模式,只係依種模式開始被證明係對付唔到港共政府。港共政府態度從未軟化,反而愈來愈強硬,抗爭者需要的係採取新抗爭模式,去繼續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

書生認為抗爭陣營內部好多人仲係好矛盾,或仲未搞清楚而家究竟係想以「維持一國兩制框架」的情況下抗爭,定係決定接近革命式的完全不承認現今政府合法權力的反式去反抗。

例如,如果宣稱而家香港係無政府狀態,或被政權屠城的狀態,其實就唔應該再承認法庭的司法權力。因為法庭係政府的一部分,法庭在這場運動中扮演的角色亦只會係不斷「依法辦事」送被捕者入獄,即使法官再同情的抗爭者,都唔可能「放生」抗爭者的。

又例如抗爭陣營承認大規模的「私了」行動係具正當性,理論上就表示抗爭陣營唔承認司法的仲裁權和懲罰權,人民從公權力中奪回相關權力。然而,抗爭陣營卻仍有不少遵循和尊重法庭裁決,認為司法上有險可守,其實係弔詭。

正因為大家無想清楚,所以而家香港先會出現弔詭的平行世界。即使係抗爭陣營之中,仍然有唔少抗爭者一邊(支持)堵路、勇武抗爭;一邊又繼續如常返學返工。

***********

有幾位非核心支持者曾向書生表示「而家抗爭者自己都唔自己爭取啲咩」,其實書生係部分同意依個說法。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無疑係抗爭陣營的共識,但五大訴求能夠全部切實實現,如果無進一步撼動到政權統治成本,其實已相當肯定係現行政權同社會狀態下係無可能。

一係就對五大訴求讓步,要繼續就只有 (1). 以「一國兩制」作為籌碼去抗爭,定係 (2). 否認政府擁有合法公權力去反抗,書生並無確切答案,任何一個選項都係艱難,兩者後果都可以好嚴重;而依個問題,其實係所有抗爭者都要盡快去想同決定。

抗爭者唔去釐清依個問題,只會失去真正行動的目標,變成「送頭式抗爭維持政治能量」而已,但如果真係想爭取勝利,政治能量應該用在合適處,而唔係無目的地「送頭式抗爭—>維持政治能量—>送頭式抗爭—>維持政治能量……」loop 落去,否則拘捕及入獄人數只會持續上升,死人的情況愈來愈多和明顯。

唔想 loop 落去,就要思考清楚然後選擇。書生只係想提醒大家,選擇 (1) 意味著係更多和理非式的不合作運動,且必須要大罷工大罷市經濟崩塌動搖到特權階級先可能成功;選擇 (2) 意味著更多的勇武抗爭,且必須要有對等的武力才可能成功。

你唔可以話選擇 (2) 但又繼續唔參與同升級勇武抗爭,或選擇 (1) 但又只期待勇武升級自己唔加入工會準備罷工,咁係矛盾的。

請大家盡快決定,而且通過協商、行動去說明大家的選擇。而家既抗爭模式再行落去,真係搞唔掂。

PS: 選擇 (1) 或 (2) 皆不意味要公開宣稱任何什麼,只是大家心底裡要決定同行動。尤其是書生不建議宣稱現在是戰爭狀態,如果真要公開對外宣稱,可宣稱現在香港面臨警察國家統治同受到「人道災難」級別的鎮壓,咁如果國際社會想出手進行「人道支援」,都有更多理由出手(雖然書生唔期待國際社會會做咩實質行動)。

利申:書生不鼓勵任何違法及暴力行為,只作純社會評論分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