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望繼續寫下去,與大家一起迎接光復香港的一天 — 專頁 7 週年紀念

2020/5/6 — 13:07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打開臉書,傳來一則訊息通知 —「足球說故事有一則新訊息」。按進主頁,最近的一個 post 已是上月的 13 號。原來,幾近一個月沒更新,須知道過去的日子,我都盡量維持一日一篇。

一切轉變,追溯至去年六月反修例運動。基於正職是專題記者,去年至今我都幾乎所有時間都投放在這場運動上,包括訪問在這場運動付出的各類人 — 記者、和理非、消防、醫護、家長、以至手足。

以往每天留意的足球消息換成了示威消息,哪裡有堵路、哪裡有人被捕;以往周末必然關注的足球直播換成示威直播,哪區發生甚麼事、警察又如何失控。記得 10 月 2 日,拜仁歐聯大炒熱刺,但前一天,其實有中學生被警員近距離開槍。當憤怒、哀傷都未減退,面前有多精彩的戲碼,此刻也看之無味,還會有心情嗎?過去一年,有很多日子都徘徊在這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情緒中。

廣告

當你的地方受影響,你身在其中,你只想為這個地方付出甚至捍衛,有多本來你認為很重要事情,那刻其實都變得渺小,甚至不再重要。

當然我知道這裡仍有些少影響力,加上自己有時不吐不快,自己也不介意忙碌中維持有限度更新,但內容都幾乎將社運、警暴扣上。

廣告

明白未必每一位讀者都樂見,甚至有些人只希望在繃緊的日子裡看場球賽、看些非社運新聞調劑一下、放鬆一陣,但我認為,政治跟任何事包括足球,都是息息相關,不可劃分,而作為有影響力的人,必然需要有些少社會責任,不一定是表態,而是讓你的讀者群知多一點,就像我的足球 page 宗旨:重點不是足球,而是足球背後引伸出的故事。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直到年初,各國聯賽因疫症暫停,更新 page 的密度更加減少,加上自己在工作上有些少轉型,這段日子比以往更加多接觸社會民生議題,例如安老問題、退休保障問題、劏房問題、露宿問題、以至今時今日的防疫基金問題,如何影響各行各業。

早前,我訪問了一位港超足球員及一位全職足球教練,了解他們在疫症有何改變、政府有何政策和措施協助。

從訪談中你知道,

原來很多足球員因為疫症下「失業」,由以往用腳踢波,現在卻轉型用手送外賣;

原來足球員的薪金由十年前鳳凰計劃至今依然不升不跌;

原來足球員在生活保障以至球圈發展依然未有改善;

原來政府所講的專才,只適用於精英主義制度下,那群在高等學府考取證書的知識人士;

原來防疫基金給予足球教練的津貼($7,500)也比不上一位保姆($10,000);

原來津貼只適用於有註冊教練,但有些運動項目政府沒有開課程,根本沒有教練牌照能考取;

原來政府口講重視體育,但其實在任何配套、設施、保障方面都是毫不重視;

就算很多事情都是已知的事實,但從當事人口中講出的每一番說話,都比以往我寫任何一篇足球文章,更加寫實、更加有內容。

很多轉變,很多覺醒,都是累積而成,先由政治、再到民生。在我眼中,反送中只是一條導火線,讓本來迂腐、敗壞的政權、制度、民生,一次過浮現在大家眼前,使我們不該做沉睡的奴隸。

然而,在血汗之中為自由付出的背後,我們每一個人也目睹生靈塗炭的傷痛、見識頹垣敗瓦的悽苦、見證司法制度的崩壞、感受到指鹿為馬的憤怒。過去一年,我們笑過、哭過;暖過、冷過;怨過、恨過。我們由初夏,就快又走到初夏,回想過去一整年得到的和失去的,你可會後悔嗎?若重來一次,你又會否選擇同一做法嗎?

今天 5 月 6 日,是「足球說故事」開 page 的 7 週年。過去每年的今天,我都會留低一句:「我希望會繼續寫落去,每年都與各位一起傾波經。」但我今天想轉一轉:「我希望會繼續寫落去,與大家一起迎接光復香港的一天。」

最後我想用 16 隻字,作為我這個 7 週年的紀念: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