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專頁

2021/1/21 - 21:15

帶鐳射筆、索帶就入獄? 247 宗藏有物品案數據:定罪率近半 判刑程度不一

鐳射筆、剪刀、六角匙、士巴拿⋯⋯ 這些物品幾乎可以在五金舖或文具店買到。不過,從 2019 年中反送中運動爆發,小至一個鎖匙扣,大如一枝棒球棍,都可以被指為「非法用途工具」或「攻擊性武器」,更成為多人入獄的原因。
以鐳射筆為例,它既是常見工具,也有裁判官認為它是具殺傷力的「武器」。換句話說,被告罪成與否,是否完全根據法庭推論?
由此而起的「藏有非法用途工具/攻擊性武器」罪名,一旦被判罪成,有人被輕判社會服務令,但亦有人因藏一支鐳射筆被判監禁 8 個月,甚至因為藏有 48 條索帶而被判囚 5 個半月。同一條罪名,究竟判刑距離可以相差多遠?
另一方面,同樣是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有向中大同學揮刀、高唱國歌的內地生,獲律政司簽保守行為、不留案底方式處理;被控藏有伸縮棍的中五學生,律政司就堅持控告到底,為何律政司對兩人有全然不同處理?
 
 
藏 2 支噴漆
判囚 4.5 個月
裁判官
鄭紀航
示威者往往用噴漆噴上充滿仇恨及宣揚暴力字句,破壞及分化社會
 
23 歲實驗室技術員
藏 1 支噴漆
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
張天雁
被告負責準備科學實驗用具,有合理用途
 
藏 1 支鐳射筆
判囚 8 個月
裁判官
王詩麗
鐳射筆有一定的危險性及殺傷力,對警員眼睛造成傷害
 
藏 1 支鐳射筆
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
林子勤
常見文具,鐳射筆亦非改裝,在特定距離內才造成傷害
 
藏 48 條索帶
判囚 5.5 個月
裁判官
鄭紀航
索帶可快速輕易接駁加長、綑綁鐵欄,用作武裝衝突、毆鬥傷人
 
藏 79 條索帶
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
梁少玲
法庭推論被告有意圖堵路,但證據不足
 
《立場新聞》透過法庭組記者採訪及綜合其他傳媒報道,統計由 2019 年 6 月至 2020 年 12 月 11 日,共有 247 宗案件與藏有物品有關,123 人被判罪成,佔整體案件的 48%。
當中判刑差距甚大,有人被判社會服務令,亦有人被判監禁,最嚴重的案件被判監禁 2 年多。
另外,被控物品種類繁多,當中被控最多次的物品為常在法庭上被質疑其攻擊性的鐳射筆,涉及 45 宗案件,其次為士巴拿、刀、噴漆、索帶等。
物品控罪統計
 
註:統計數字以物件逐樣計算,如一宗案件涉及多過一件物件,該案件即會重覆計算。數據截至 11/12。*「汽油彈」包括裝有天拿水的玻璃樽
同樣是索帶,有人因藏有 48 條而被判監禁,亦有人因裁判官接納索帶有合法用途,而獲判無罪。被控同一罪行、同一物品,判刑何以有分別?
* * * *
什麼罪名?
與藏有物品有關的控罪,一般可分為三種,分別為「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17 條)」、「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公安條例》第 33 條)」及「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及損壞財產罪(《刑事罪行條例》第 62 條)」。
1.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17 條): 「任何人管有任何腕銬或其他為束縛人身而製造的工具或物件,或管有任何手銬、指銬、攻擊性武器、撬棍、撬鎖工具、百合匙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意圖將其作任何非法用途使用,可處罰款 $5,000 或監禁 2 年。」
2.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公安條例》第 33 條): 「任何人在出席公眾集會或公眾遊行時,如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攜有攻擊性武器,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2級罰款及監禁 2 年。」
3.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及損壞財產罪(《刑事罪行條例》第 62 條): 「任何人保管或控制任何物品,意圖在無合法辯解的情況下使用或導致他人使用或准許他人使用該物品,以摧毀或損壞屬於另一人的財產,或相當可能會危害另一人的生命,一經定罪可處監禁 10 年。」
反送中案件,以上三項控罪各有多少人被控?警方回覆《立場》查詢,指沒有備存相關數字。而經《立場》統計,從 2019 年 6 月 9 日至 2020 年 12 月 11 日,至少 80 人被控「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96 人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以及 67 人被控「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及損壞財產」罪。
* * * *
《立場》統計數據顯示,有關藏有工具的案件,當中少於一半(48%)定罪(認罪及罪成)。此外,罪名成立的案件中,刑罰亦大有不同。
藏有物品控罪檢控結果
 
註:統計數字以控罪計算,一人可被控多於一項控罪。
每宗案件有獨特之處,包括物品數量、類型、被告年紀不同,難以直接比較。因此《立場》嘗試以只涉一項物品的案件作比較。
大部分物品所涉的案件罪成率僅 4 成,而且判刑程度相距甚遠。同樣是鐳射筆,有裁判官直稱為「普通文具」,亦有裁判官認為它有殺傷力,是針對警員的傷人器具,因此重判被告監禁 8 個月。
至於 19 宗涉及索帶的案件,大部分獲准簽保守行為,僅有 1 宗判監。該被告因藏 48 條索帶被判囚 5 個半月。裁判官指涉案索帶雖然只有 6 吋長,但可快速輕易串連接駁加長,綑綁鐵欄或雜物製作成大型組合成,及用作武裝衝突、毆鬥傷人或阻塞交通等非法用途。
相同物品,不同判刑
僅藏有鐳射筆的控罪有 30 項,其中 8 人准簽保守行為, 11 人罪名成立,他們的判刑包括...
 

入更生中心

感化令

社會服務令

簽保守行為

判囚

8個月

6個月

18 個月

160 小時

6個月

4個月

學生

用雷射筆

照警車

判囚8個月

 
僅藏有士巴拿的控罪有 16 項,其中 6 人准簽保守行為, 5 人罪名成立,他們的判刑包括...
 

簽保守行為

入更生中心

感化令

社會服務令

判囚

12個月

200小時

建築工人

藏士巴拿

判囚6個月

220小時

 
僅藏有噴漆的控罪有 30 項,其中 8 人准簽保守行為,8 人罪名成立,,他們的判刑包括...
 

入更新中心

判囚

簽保守行為

感化令

社會服務令

24個月

60小時

120小時

設計師

藏兩支噴漆

判囚4.5個月

3個月

12個月

120小時

 
僅藏有索帶的案件共有 19 宗,除了一人被重判監禁接近 6 個月,及一人判入勞教中心,其他案件都以簽保守行為了事。
 

入勞教中心

判囚

簽保守行為

地產經紀

藏48條索帶

判囚5.5個月

 
* * * *
同一控罪、同一物品,有裁判官認為犯案意圖並非唯一推論,亦有裁判官認為肯定用作傷人。
裁判官審理案件時,需要考慮證人證供、環境證供,每一宗案件有獨特性,固然無法一概而論。不過《立場》嘗試找出案件之間的共通點,從而比較判刑差距。
三宗同樣藏有六角匙的案件...
同樣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並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罪
去年 11 月 13 日「三罷」期間,有示威者在青衣堵路,警方驅散時追截拘捕 18 歲男生,並在其褲袋搜出六角匙
裁判官彭亮廷
被告案發時戴口罩、全黑打扮,與堵路人士衣著一樣,可見他有備而來、打算堵路
涉案六角匙從被告褲袋中搜出,可見他刻意放在可觸及地方,意圖隨時使用
被告管有六角匙意圖傷人
罪名成立
判入更生中心
 
去年 11 月 11 日「三罷」期間,21 歲中文大學女生在觀塘遭搜出 8 條六角匙
裁判官梁少玲
根據被告當日裝束,她以黑色面巾蒙面,面巾之下另戴有口罩,可推斷為示威者
法庭推論被告有意圖堵路,但證據上並不足以支持法庭作出唯一推論
築路障不屬「侵入住宅」、不涉束縛人身或傷害人身的非法用途
罪名不成立
 
 
去年 11 月 13 日「三罷」期間,晚上有人在東九龍走廊堵路,20 歲男學生被指在附近遊樂場管有一組內有 8 條六角匙
裁判官葉啟亮
被告用黑色面巾蒙面,用於掩飾身份;面罩、手套亦是一般示威者常用裝備
六角匙可有合法用途,為一般家庭工具
被告被捕位置與堵路位置有距離,不能確定他是堵路一份子,堵路者亦只用膠馬等,不能證明被告以六角匙開啟圍欄
罪名不成立
 
 
三人同樣被指蒙面、藏用六角匙,為何結果截然不同?
三宗案件是由不同裁判官審理,大律師蕭志文指關鍵是裁判官在推論過程當中,是否斷定案中被告示威者,並有意圖堵路。
「大部分控罪都需要證明犯罪意圖,由於意圖不能直接看到,法庭會憑被告的行為對其意圖作出推斷。」
裁決關鍵往往是在於裁判官唯一、毫無疑點的推論。例如上述案件當中,有裁判官認為被告被捕位置與堵路位置有一定距離,認為不能證明六角匙開啟圍欄堵路。
蕭志文處理過不少示威及社會活動案件,指裁判官有權以個人常識、生活經驗、司法理解對案件作出推論。
至於相似案情,為何不同裁判官有不同結論?他認同現時有些裁判官的推論確是「令人費解」,又質疑若大部分人都不認同該推論,其是否仍屬一個合理推斷。「如果全世界的『合理』,跟你的『合理』不同,正正代表社會充斥矛盾。」
外界聲音一直憂慮裁判官審理案件時有政治考慮,蕭志文認為裁判官可藉判詞解釋清楚,雖則不需列出所有心路歷程,但關鍵處要寫清楚,讓社會明白那些行為是法例所不容,這亦是法庭應有的責任,「話畀社會知宜家把尺去到邊度,法例不可能快速修改,但法庭可在法例演繹上跟隨道德、社會情況而轉變,當(社會標準)有變化,但在法例未作出修訂前,理應在判詞作出解釋。」
上述三宗案件均以「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即《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17 條)起訴。蕭志文指《簡易程序治罪條例》是「土產法例」,並非由英國引入,以前用作處理「濕碎」的破壞秩序情況,例如小偷、公眾衞生問題,「以前冇咁多高樓大廈,條例亦用來處理排泄物運送、小販阻街、未經批准下舞龍舞獅等」。
如今「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卻成為示威案件中常見控罪,蕭志文質疑律政司運用這條例檢控「用得好盡」。他指三條有關管有物品的條例中,這條控罪門檻最低,「係萬能 Key,條例標題雖然係『管有攻擊性武器』,其實涵蓋任何工具而不限於武器,而罪行涉及的意圖,則是任何非法用途。」
至於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及損壞財產罪,蕭志文指應用限制較多,控方要證明的除了被告管有物品外,還要他有意圖摧毀他人財產。蕭以噴漆為例,如有人管有一樽噴漆,聲稱會在屬於自己的橫額噴上政治口號,這不屬破壞他人財產,因此沒有違反三條有關管有物品的條例中的後兩條。
「就檢控來說,『非法用途的工具罪』門檻最低、『最易中』,因『意圖』較闊,像螺絲批、鐳射筆等常見工具本身不屬於攻擊性武器,但現時已經常用這條法例檢控。」
* * *
什麼用途
不少裁定被告無罪的裁判官曾指出,涉案物品其實只是普通工具,或是工作之用。
三人脫罪,工具與職業有關...
職業:設計師
被指去年 11 月18 日,在旺角西洋菜南街及水渠街交界,管有鎅刀、剪刀、螺絲批、六角匙及一卷尼龍釣魚絲。
管有攻擊性武器或其他適合作非法合途的工具罪
裁判官劉淑嫻
控方須證明物品是束縛人身或爆竊用途,惟釣魚絲不能束縛人身,六角匙不能爆竊
涉案物品並非特製或改裝,能有普遍用途
袋內同時搜出拉尺及魚絲等物品
罪名不成立
 
 
職業:裝修工人
去年 11 月 13 日,在吐露港公路管有鐵棒、六合匙和士巴拿。
管有攻擊性武器或其他工具並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罪
裁判官李志豪
涉案物品是尋常裝修工作物品
非法用途並非唯一合理推論
罪名不成立
 
 
職業:工程師
被指去年 11 月 2 日港島區集會期間,在灣仔管有噴漆、模板及手套。
管有仼何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裁判官何俊堯
用作其他用途,如製作「文宣」
法庭未能作出唯一合理推論
罪名不成立
 
 
因「工作之用」脫罪例子眾多,但亦有人不獲裁判官接納,因藏有兩支噴漆而入獄。
廣告設計師張俊文被指去年 11 月 2 日,在中環用雨傘打警察頭盔及藏有兩支噴漆,被裁判官鄭紀航裁定罪名成立。就襲警罪,張俊文被判監禁 45 日,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及損壞財產兩罪成,分別被判監禁 45 日,以及 4 個月零 15 日。
「我哋唔熟悉法律,都知道襲警一定係較嚴重罪行,襲警判 45 日,之後再講噴漆(判 4 個月零 15 日),聽到個腦空白咗,真係無諗過係咁樣。」張俊文的未婚妻 Bella(化名)接受《立場》訪問時憶起當日判決,還是會落淚。
張俊文自辯時稱,當日原本打算參與集會,但遇上警方施放催眼彈,有路人遞上一個紅色膠袋,給他水及生理鹽水清洗面部,袋內有兩支噴漆。因從事廣告設計,他保留了該兩支、仍有大半顏料的噴漆,待日後為設計圖樣初稿上色。其後他步行中環一帶,有全副武裝的警員手持警棍衝向他,他覺得害怕,下意識逃跑,未幾遭對方撲低,過程中根本沒有襲擊警員。
裁判官鄭紀航庭上嚴厲斥責張俊文「謊話連篇」,企圖用噴漆塗鴉,「行為自私、令人厭惡,令香港井井有條的街道,變得塗鴉處處。」鄭又批評,示威者往往噴上充滿仇恨及宣揚暴力字句,破壞及分化社會。
「無諗過一件合理事情,演變成佢(鄭官)口中的『講大話』。」Bella 說俊文是廣告設計師,隨身帶上噴漆,本來是平常事,「佢哋畀客戶色板去配對,就咁攞色卡會好細張,用噴漆噴上版,最快即時睇到效果同上色,一定無色差。」
Bella 坦言對法庭已失信心,「唔係講理據幾強、律師有幾好,係你抽中邊個官。」
* * * *
大律師:簽保守行為處理 律政司變審慎
《立場》統計,藏有物品案件獲簽保守行為比率達 27% ,例如 25 歲青年被指攜有一個金屬鎖匙扣,控方開審前表示不提證供起訴及撤銷控罪,裁判官批准簽保守行為。
所謂「簽保守行為」,通常是干犯輕微罪行的初犯者,控方可能會在被告同意簽保守行為(Bind-Over)下,願意不提證供起訴,即只要求被告在一段時間內遵守法紀及行為良好,不會留案底。
大律師蕭志文指如涉及較輕控罪及案情,以往去信律政司協商,一般可獲簽保守行為撤控,但現時律政司似乎遠較以往審慎,獲撤控機會已大幅減少。
不過亦有例外。
中大內地生李丹石 2019 年 11 月在校內畢業禮期間,向遊行同學揮刀,原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控方同意以簽保守行為處理。署理主任裁判官溫紹明多次質疑,指案情嚴重,「點都嚴重過鐳射筆,危險好多。鐳射筆簽保都要考慮吓」。又指案件實屬「稀有」,最後接受控方申請,內地生李丹石獲准以 2,000 元簽保、守行為 24 個月。
其後裁判官溫紹明處理 17 歲中五男學生藏伸縮棍案時,建議控辯雙方積極商討處理方式,期間提到中大內地生案。他稱:「中大揮刀嗰個係大學生,律政司都認為可以放佢一馬;我就覺得呢單案,更多原因值得放」。
他又表示:「法庭唔係話單單都要 bind over (簽保守行為),今次被告 clear record(無案底),睇唔到有咩原因唔值得過嗰單囉」,希望控方向律政司反映法庭意見。惟控方堅持起訴,辯方向法庭申請永久擱置聆訊,案件押後審理。
內地生向同學揮刀 管武罪獲撒控 律師:難以令人信服
一名不願具名的律師表示,律政司撤控原因一般為推論不足及案情非最嚴重。中大內地生在校內畢業禮期間,向遊行同學揮刀,卻獲律政司撤銷控罪,律師認為做法不公平及離譜,「案情同其他 case 差好遠,(被告)揮埋刀,唔明點解會撤控」。律師又指律政司此舉難以令人信服,亦容易讓人感覺針對香港年輕人。
律師指律政司在《檢控守則》下,基於一般公眾利益,必須進行檢控。他稱部分反送中運動案件,律政司「揸得好緊」,但未必需要逢案必告,「如果唔係(基於)公眾利益,可以畀一個機會年輕人,好多時候可以網開一面」。
他指裁判官無權左右檢控決定,而裁判官溫紹明在處理上述學生藏伸縮棍案件時主動提出建議,律師認為裁判官每日處理大量案件,有其自身經驗,「呢個離譜啲佢先出聲啫」。
至於撤銷獲簽保守行為的基礎、準則,為何在內地生揮刀一案容許撒控守行為,律政司回《立場》查詢時指不評論個別案件,又指就個別人士對法律條文的理解,律政司不適宜作出評論。
廣告